卷十七

作者:干宝

鬼怪骗人
【原文】
陈国张汉直到南阳,从京兆尹延叔坚学《左氏传》。行后,数月,鬼物持其妹,为之扬言曰:“我病死。丧在陌上,常苦饥寒。操二三量‘不借’,挂屋后楮①上。傅子方送我五百钱,在北墉下,皆亡取之。又买李幼一头牛,本券在书箧中。”往索取之,悉如其言。妇尚不知有此,妹新从婿家来,非其所及。家人哀伤,益以为审。父母诸弟衰经到来迎丧,去舍数里,遇汉直与诸生十余人相追。汉直顾见家人,怪其如此。家见汉直,谓其鬼也。怅惘②良久。汉直乃前为父拜说其本末。且悲且喜。凡所闻见,若此非一。得知妖物之为。

【注释】
①楮:楮树。
②怅惘:惆怅迷惘。

【译文】
陈国的张汉直到南阳去,跟随京兆尹延笃学习《左氏传》。他走了几个月以后,妖怪挟持他的妹妹,通过他妹妹的口扬言道:“我病死了,尸体还在路上,魂儿还常常受到饥饿与寒冷的困扰。我过去打好的两三双草鞋,挂在屋后的楮树上;傅子方送给我五百文钱,放在北墙下面。这些东西我都忘记拿了。还有我向李幼买了一头牛,凭证放在书箱中。”大家去找这些东西,都像他妹妹说的那样。连他的妻子都还不知道有这些东西,他妹妹刚从丈夫家里来,也不是张汉直所能碰到的。所以家里人十分悲伤,更加认为张汉直的死是确定无疑的了。于是父母兄弟,都穿了丧服来接丧。离学府还有几里地,他们却碰上张汉直和十几个同学一起走着。张汉直看见了家里人,奇怪他们穿戴成这个样子。家里人看见张汉直,以为他是鬼,惆怅迷惘了很长时间。张汉直就上前向父亲行了礼。他父亲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说了,父子俩真是悲喜交集。凡是我所听到看到的,像这样的事情并非只有一件,所以我才知道这是妖怪造成的。

贞节先生
【原文】
汉,陈留外黄范丹,字史云,少为尉,从佐使檄谒督邮,丹有志节,自恚①为厮役小吏,乃于陈留大泽中,杀所乘马,捐弃②官帻,诈逢劫者。
有神下其家曰:“我史云也。为劫人所杀。疾取我衣于陈留大泽中。”家取得一帻。
丹遂之南郡,转入三辅,从英贤游学十三年,乃归。家人不复识焉。陈留人高其志行,及没,号曰贞节先生。

【注释】
①恚(huì):怨恨。
②捐弃:抛弃。

【译文】
范丹,字史云,汉代陈留郡外黄县人。青年时代,范丹任尉从佐使,为奉送官府檄文曾晋见过督邮。范丹志向远大,他怨恨自己只是一个干粗杂活的小吏,于是,在陈留郡的一个大沼泽里,范丹杀死了自己所骑的马,把官帽和头巾丢在地上,造成一种遭强盗抢劫的假象。
一个神灵降临到范丹的家里对他的家人说:“我是史云,路上遭遇抢劫被强盗杀死,赶快到陈留郡的一个大沼泽中去领取我的衣服。”家里的人立即赶到那里,找到了范丹的一块头巾。
范丹离开陈留郡后去了南郡,随后又转入三辅地区,他拜能人贤士为师,十三年后才返回家乡,家里的人已经不认识他了。对范丹的志向行为,陈留郡的人非常敬佩,范丹死后,人们把他称为贞节先生。

朱诞身边的给使
【原文】
吴孙皓世,淮南内史朱诞,字永长,为建安太守。诞给使妻有鬼病,其夫疑之为奸;后出行,密穿壁隙窥之,正见妻在机中织,遥瞻桑树上,向之言笑。给使仰视树上,有一年少人,可十四五,衣青衿袖,青幧头①。给使以为信人也,张弩射之,化为鸣蝉,其大如箕,翔然飞去。妻亦应声惊曰:“噫!人射汝。”给使怪其故。
后久时,给使见二小儿在陌上共语曰:“何以不复见汝?”其一,即树上小儿也。答曰:“前不幸为人所射,病疮积时。”彼儿曰:“今何如?”曰:“赖朱府君梁上膏以傅之,得愈。”
给使白诞曰:“人盗君膏药,颇知之否?”诞曰:“吾膏久致梁上,人安得盗之?”给使曰:“不然。府君视之。”诞殊不信,试为视之,封题如故。诞曰:“小人故妄言,膏自如故。”给使曰:“试开之。”则膏去半。为掊刮,见有趾迹。诞因大惊。乃详问之。具道本末。

【注释】
①幧头:古代男子束发的头巾。

【译文】
朱诞,字永长,三国东吴孙皓朝代淮南内史,后任建安太守。朱诞身边有一个给使,他的妻子被鬼缠上,给使便怀疑她与人通奸。后来,给使假装外出,然后悄悄返家凿穿木板墙的缝隙偷偷观看。这时,妻子正在织布机上织布,只见她远远地望着桑树,并不停地向着桑树上面说笑。给使抬头仰望,看见桑树上面有一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身穿青布衣衫,头戴青布头巾。给使真以为是人,就张弓搭箭向他射去。少年人变成簸箕大的一只鸣蝉,在空中盘旋而去。随着弓箭声响,给使的妻子发出一声惊叫:“噫,有人用箭射你?”对妻子的举动,给使感到奇怪。
过了很久,给使在路上听见两个小孩谈话,一个小孩问道:“怎么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见你?”另一个小孩,也就是桑树上那个少年回答说:“前段时间,我被人用箭射伤,生疮病了一段时间。”那个小孩又问道:“你的病现在怎么样了?”桑树上的少年回答:“全靠朱府君屋梁上的药膏,我用它来敷疮,现在已经痊愈了。”
给使便向朱诞禀告说:“您是否知道,有人盗窃了您的药膏?”朱诞说:“我的药膏已在梁上放了很久了,谁人能够偷到它?”给使说:“不一定,您可以去看一看。”朱诞根本就不相信,但还是去看了看,药膏的包封还是原来的老样子。朱诞说:“这是小人故意散布谣言,药膏原封未动。”给使说:“你把它打开看看。”朱诞试着把包封打开,里面的药膏已经少了一半,药膏是被刮掉的,上面还留着脚趾的痕迹。朱诞非常吃惊,便详细询问,给使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向朱诞做了解释。

倪彦思家魅
【原文】
吴时,嘉兴倪彦思居县西埏里,忽见鬼魅入其家,与人语,饮食如人,惟不见形。彦思奴婢有窃骂大家者。云:“今当以语。”彦思治之,无敢詈①之者。
彦思有小妻,魅从求之,彦思乃迎道士逐之。酒觳既设,魅乃取厕中草粪,布着其上。道士便盛击鼓,召请诸神。魅乃取伏虎于神座上吹作角声音。有顷。道士忽觉背上冷,惊起解衣,乃伏虎也。于是道士罢去。
彦思夜于被中窃与妪语,共患此魅。魅即屋梁上谓彦思曰:“汝与妇道吾,吾今当截汝屋梁。”即隆隆有声。彦思惧梁断,取火照视,魅即灭火。截梁声愈急。彦思惧屋坏,大小悉遣出,更取火视,梁如故。魅大笑,问彦思:“复道吾否?”
郡中典农闻之曰:“此神正当是狸物耳。”魅即往谓典农曰:“汝取官若干百斛谷,藏着某处,为吏污秽,而敢论吾!今当白于官,将人取汝所盗谷。”典农大怖而谢之。自后无敢道者。三年后,去,不知所在。

【注释】
①詈(lì):骂。

【译文】
三国东吴人倪彦思,居住在嘉兴县西边一个叫埏里的地方。有一天,倪彦思忽然发现鬼魅进入了他的家,鬼魅可以同人说话,饮食与常人没有区别,只是不能看见它的身影。倪彦思家的奴婢中,有人私下骂主人,鬼魅对他说:“我现在就把你骂人的话告诉主人。”倪彦思知道后,对骂人的奴婢进行了惩罚,此后,再也没人敢在背后骂主人了。
倪彦思家中有一个小妾,鬼魅去纠缠她,倪彦思就把道士请来驱鬼。道士摆上酒菜后,鬼魅就去茅厕中取来草粪,浇洒在酒菜上。道士使劲敲鼓,召请各路神仙。鬼魅就取出一个便壶,在神仙的座位上吹出号角的声音来进行干扰。不一会儿,道士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背上有点发冷,他连忙起身,吃惊地解开自己的衣服,原来,自己的背上居然挂着一个便壶。于是,道士只有无奈地离去。
晚上,倪彦思在被窝里同妻子说悄悄话,他们都为这个鬼魅而感到烦忧。鬼魅在屋梁上对倪彦思说:“你同你的妻子在说我,我马上就折断你家的屋梁。”随即,屋梁上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倪彦思害怕屋梁被折断,就取火点灯来观看,鬼魅立即把灯吹熄。此时,折屋梁的响声越来越大,倪彦思担心房屋垮塌,就把一家老小全都叫出屋外,然后再点灯来照看,发现屋梁并没有变样。鬼魅大声笑着问倪彦思:“看你还说我不?”
郡里的典农校尉听到这件事后说:“这个鬼怪应该是狐狸精。”鬼魅马上来到典农校尉处对他说:“你私自拿了官府几百斛稻谷,现藏在某个地方。你本身是个贪官污吏,居然敢来议论我,我现在去向官府举报,叫他们派人去取你盗窃的那些稻谷。”典农校尉听了十分害怕,急忙向鬼魅道歉。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背后议论鬼魅。三年之后,鬼魅离开倪家,从此不知下落。

庙神度朔君
【原文】
袁绍,字本初,在冀州。有神出河东,号度朔君,百姓共为立庙。庙有主簿大福。陈留蔡庸为清河太守,过谒庙,有子,名道,亡已三十年,度朔君为庸设酒曰:“贵子昔来,欲相见。”须臾子来。度朔君自云:“父祖昔作兖州。”
有一士,姓苏,母病,往祷。主簿云:“君逢天士留待。”闻西北有鼓声,而君至。须臾,一客来,着皂角单衣,头上五色毛,长数寸。去后,复一人,着白布单衣,高冠,冠似鱼头,谓君曰:“昔临庐山,共食白李,忆之未久,已三千岁。日月易得,使人怅然。”去后,君谓士曰:“先来,南海君也。”士是书生,君明通五经,善《礼记》,与士论礼,士不如也。士乞救母病。君曰:“卿所居东,有故桥,人坏之,此桥所行,卿母犯之,能复桥,便差。”
曹公讨袁谭,使人从庙换千疋绢,君不与。曹公遣张邰毁庙。未至百里,君遣兵数万,方道而来。邰未达二里,云雾绕邰军,不知庙处。君语主簿:“曹公气盛,宜避之。”
后苏井邻家有神下,识君声,云:“昔移入湖,阔绝三年。”乃遣人与曹公相闻,欲修故庙,地衰,不中居,欲寄住。公曰:“甚善。”治城北楼以居之。数日,曹公猎得物,大如麂①,大足,色白如雪,毛软滑可爱。公以摩面,莫能名也。夜闻楼上哭云:“小儿出行不还。”公拊掌曰:“此子言真衰也。”晨将数百犬,绕楼下,犬得气,冲突内外。见有物,大如驴,自投楼下。犬杀之。庙神乃绝。

【注释】
①麂(jǐ):哺乳动物的一属,像鹿,腿细而有力,善于跳跃,皮很软可以制革。通称“麂子”。

【译文】
袁绍,字本初,拥有冀州。那时河东出现了一个神,名叫度朔君,河东的百姓共同给它建了一座神庙,庙里设有主簿,前来祭祀的非常多。清河郡太守蔡庸是陈留人,他来朝拜神庙。蔡庸有一个儿子名叫蔡道,已于三十年前去世。度朔君在庙里摆酒宴请蔡庸,并对蔡庸说:“你儿子早就来到了这里,他想见你。”果然,没有多久,蔡庸的儿子就来了。据度朔君自己讲,他的父亲和祖父以前住在兖州。
有一个姓苏的秀才,因为母亲生病而来到神庙祈祷。神庙的主簿对他说:“度朔君正在会见天神,请稍等片刻。”随着西北方向传来的一阵鼓声,度朔君忽然来到面前。不久,来了一个身穿黑色单衣的客人,这个客人头上的头发有五种颜色,长约三寸。黑衣客人走后,又来了一个身穿白布单衣的人,这个人头戴一顶高帽子,帽子的形状就像鱼头。他对度朔君说:“咱们以前到庐山吃白李,回想起来好像没有过几天,转眼之间就是三千多年了。时光一去不复还,令人感慨惆怅。”这个客人走后,度朔君对苏秀才说:“刚才那个人就是南海君。”度朔君熟读五经,精通《礼记》,苏秀才虽然是读书人,但与度朔君讨论礼仪时,苏秀才自愧不如。苏秀才请求度朔君给母亲治病,度朔君对他说:“你家东边有一座桥年久失修,乡里的人每天都要在桥上行走,如果你能把这座桥修复,你母亲的病也就好了。”
曹操征伐袁谭时,派人到神庙去换取一千匹绢,度朔君不愿意。曹操就派张邰带兵去拆神庙,到了距离神庙不到一百里的地方,度朔君也派了几万神兵迎面赶来。当张邰距离神庙只有两里路远的时候,一团云雾将张邰的军队围绕起来,使他们无法辨识神庙的位置。度朔君对主簿说:“曹操来势凶猛,应该避其锋芒。”
后来,苏秀才的邻居家中来了一个神,从声音中可以听出这个神就是度朔君。度朔君对苏秀才说:“自迁入湖中后,与君分别已三年了。”随后,他派人去向曹操协商说:“想修复原来的神庙,那个地方衰败不堪已无法居住,因此想找一个寄居的地方。”曹操回答说:“可以。”于是就把城北的一座楼给他居住。过了几天,曹操带人去郊外打猎,捕获了一个与幼鹿一般大的怪物,这个怪物的脚很大,周身雪白,毛油滑柔软惹人怜爱,曹操用它来擦脸,没有人能说出这个怪物的名字。晚上,听到楼上有人哭着说:“小儿出去后一直没有回来。”曹操拍着巴掌说:“看来这个怪物真是气数已尽了。”第二天一早,曹操就带着几百只狗围绕在楼下,狗闻到气味,就四处奔跑寻找。一个像驴一般大的怪物从楼上狂奔而下,群狗一拥而上将它咬死,不久,神庙就灭绝了。

釜中白头公
【原文】
东莱有一家姓陈,家百余口,朝炊釜,不沸。举甑①看之,忽有一白头公,从釜中出。便诣师卜。卜云:“此大怪,应灭门。便归,大作械,械成,使置门壁下,坚闭门,在内,有马骑麾盖来扣门者,慎勿应。”
乃归,合手伐得百余械,置门屋下。果有人至,呼。不应。主帅大怒,令缘门人,从人窥门内,见大小械百余,出门还说如此。帅大惶惋②,语左右云:“教速来,不速来,遂无一人当去,何以解罪也?从此北行可八十里,有一百三口,取以当之。”
后十日,此家死亡都尽。此家亦姓陈云。

【注释】
①甑(zèng):古代蒸饭的一种瓦器。
②惶惋:惶惑惋惜。

【译文】
东莱郡有一户姓陈的人家,全家上下共有一百多口人。一天早上做饭,锅中的水怎么也烧不开,把甑子抬开来看,一个白头公公一下子从锅里冒了出来。陈家便去找巫师卦卜,巫师说:“这个白头公是一个大怪物,它要让你们全家灭绝。你们立即回去大力制造防身的器械,器械制成后,放置在门内的墙壁下面,然后将大门紧闭,全家人都守在家里,如果有车马仪仗来敲门,千万不要答应。”
陈家人回去之后,马上召集众人砍伐竹木制成了一百多件器械,并把这些器械全都放置在门内的屋子下面。不久,果然有大队人马来到门外,喊叫开门无人答应。带队主帅勃然大怒,下令叫手下的人攀门进去。有人透过门缝往里看,只见屋内摆放着大大小小一百多件器械,便急忙向主帅报告,主帅听了惊恐不已,对身边的人训斥说:“叫你们早点赶来,你们不听,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够去抵挡,用什么方法来弥补过失呢?从这里往北走,在大约八十里路远的地方,有一户一百零三口的人家,就拿那家来抵挡。”
十余天后,那一大家子人全都死了,据说,死人的这一家也姓陈。

服留鸟
【原文】
晋惠帝永康元年,京师得异鸟,莫能名。赵王伦使人持出,周旋城邑市,以问人。即日,宫西有一小儿见之,遂自言曰:“服留鸟。”持者还白伦。伦使更求,又见之。乃将入宫。密笼鸟,并闭小儿于户中。明日往视,悉不复见。

【译文】
西晋永康元年,京城有人捕捉到一只奇特的鸟,没有人能说出这只鸟的名字。赵王司马伦派人提着鸟到城里四处向人询问。当天,在皇宫西边,有一个小孩见到这只鸟时,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服留鸟。”提鸟的人回宫后把这件事向司马伦作了汇报。司马伦叫他再去找那个小孩。这人找到小孩后把他带回了宫中。司马伦叫人把鸟关进密笼子里,并把小孩也关在房子里。第二天早上,小孩和鸟都不见了。

蛇入人脑
【原文】
秦瞻,居曲阿彭皇野,忽有物如蛇,突入其脑中。蛇来,先闻臭气,便于鼻中入,盘其头中。觉哄哄。仅闻其脑闲食声咂咂①。数日而出。去,寻复来。取手巾缚鼻口,亦被入。积年无他病,唯患头重。

【注释】
①咂咂:象声词。指嘴在吮吸时发出的响声。

【译文】
秦瞻居住在曲阿县彭皇野外,忽然有一样东西像蛇,一下子钻进了他的脑袋中。这条蛇刚来的时候,先闻闻气味,接着便从秦瞻的鼻孔中钻进去,最后盘绕在他的头颅中,他便觉得轰轰作响,只听见那蛇在脑子里咂咂咂的吃食声,过了几天,蛇就钻出来爬走了。过了不久,蛇又来了,秦瞻马上拿手巾缚住鼻子和嘴巴,但仍然被蛇钻了进去。这样过了好几年他也没有其他毛病,只是感到头很重罢了。[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2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大雅·假乐

先秦佚名

假乐君子,显显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干禄百福,子孙千亿。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旧章。
威仪抑抑,德音秩秩。无怨无恶,率由群匹。受福无疆,四方之纲。
之纲之纪,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祭汾阴乐章。太和

唐代王晙

於穆圣皇,六叶重光。太原刻颂,后土疏场。
宝鼎呈符,歊云孕祥。礼乐备矣,降福穰穰。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题梅妃画真

唐代李隆基

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
霜绡虽似当时态,争奈娇波不顾人。
复制

诗词秀

关注教你赏诗词

© 2018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