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

作者:干宝

孙登医治病龙
【原文】
晋魏郡亢阳,农夫祷于龙洞,得雨,将祭谢之。孙登见曰:“此病龙,雨,安能苏禾稼乎?如弗信,请嗅之。”水果腥秽。
龙时背生大疽,闻登言,变为一翁,求治,曰:“疾痊,当有报。”不数日,果大雨。见大石中裂开一井,其水湛然①,龙盖穿此井以报也。

【注释】
①湛(zhàn)然:清澈貌。

【译文】
晋朝时魏郡大旱,农民在龙洞中祈祷,求到了雨,将要去祭祀感谢那条龙。孙登看见了说:“这是有病之龙降下的雨,哪能使庄稼复苏呢?如果你们不相信,请闻闻这雨水。”大家一闻,雨水果然非常腥气肮脏。
这条龙当时背上生了大毒疮,听见孙登的话后,就变成一个老头,求他为其治疗,说:“如果我的病痊愈了,一定有报答。”没过几天,果然下了大雨。人们还看见大石头中间裂开成一口井,井里的水十分清澈。那条龙大概是打了这口井来作为对孙登的报答吧。

苏易为虎接生
【原文】
苏易者,庐陵妇人,善看产,夜忽为虎所取,行六七里,至大圹,厝①易置地,蹲而守,见有牝虎当产,不得解,匍匐欲死,辄仰视。易怪之,乃为探出之,有三子。生毕,牝虎负易还,再三送野肉于门内。

【注释】
①厝(cuò):安置。

【译文】
苏易是庐陵郡的一个村妇,擅长为产妇接生孩子,一天夜晚,她忽然被老虎咬住,老虎拖着她走了六七里路后,来到了一个大墓中。老虎把苏易丢在地上后,就蹲在一边看守着。这时,苏易看见一只母虎正在产仔,但一直不能生下来,母虎趴在地上痛得死去活来,但它的眼睛却总是向上看着。苏易明白,这是母虎在向人求助,于是,苏易走到母虎身边为它助产,苏易从母虎的肚腹里一共掏出三只虎仔。生完虎仔后,母虎就把苏易驮着送回了家。后来,这只母虎还几次送野味到苏易的家门口。

玄鹤报恩
【原文】
哙参,养母至孝,曾有玄雀,为弋人所射,穷而归参,参收养,疗治其疮,愈而放之。后雀夜到门外,参执烛视之,见雀雌雄双至,各衔明珠,以报参焉。

【译文】
哙参是个孝子,对母亲非常孝顺。曾有一只玄鹤,被射鸟的人射伤后不能飞行,就来向哙参求救。哙参把它收留下来,并精心为它治疗创伤,当玄鹤伤势痊愈后就把它放走了。后来,在一个夜晚,玄鹤又飞回到哙参的家门外,哙参拿着烛火去看玄鹤,只见雌雄玄鹤双双站在门边,口中各含衔着一个明珠,原来,玄鹤是用明珠来报答哙参的救命之恩来了。

黄衣少年
【原文】
汉时,弘农杨宝,年九岁时,至华阴山北,见一黄雀,为鸱枭所搏,坠于树下,为蝼蚁所困。宝见,愍之,取归置巾箱中,食以黄花,百余日,毛羽成,朝去,暮还。
一夕,三更,宝读书未卧,有黄衣童子,向宝再拜曰:“我西王母使者,使蓬莱,不慎,为鸱枭所搏。君仁爱,见拯,实感盛德。”乃以白环四枚与宝曰:“令君子孙洁白,位登三事,当如此环。”

【译文】
杨宝是汉代弘农郡人,九岁时,杨宝在华阴山北边,看见一只黄雀被鸱枭击伤后坠落在树下,一群蚂蚁将受伤的黄雀围困起来。杨宝怜悯黄雀,就把它带回家,放置在一个小木箱里,每天用菊花来喂养它。过了一百多天,黄雀的伤养好了,羽毛也长全了,它每天早上飞出去,晚上又飞回来。
有一天晚上,夜过三更,杨宝还在读书尚未睡觉。忽然,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少年来向杨宝再三拜礼,他对杨宝说:“我是西天王母娘娘的使者,奉命到蓬莱仙山出使,不小心被鸱枭击伤。承蒙您怜爱救助,非常感谢您的大恩大德。”说完,黄衣少年送给杨宝四枚白玉环,并说:“让您的子孙像这白玉一样品行高洁,位居三公。”

隋侯珠
【原文】
隋县溠水侧,有断蛇丘。隋侯出行,见大蛇被伤,中断,疑其灵异,使人以药封之,蛇乃能走,因号其处“断蛇丘”。
岁余,蛇衔明珠以报之。珠盈径寸,纯白,而夜有光,明如月之照,可以烛室。故谓之“隋侯珠”,亦曰“灵蛇珠”,又曰“明月珠”。
邱南有隋季梁大夫池。

【译文】
隋县溠水河畔,有个地方名叫断蛇丘。先前,隋国国君隋侯出宫巡游,看见一条大蛇被砍伤断成两截。隋侯疑心这条蛇有神灵附体,就叫人用药给它医治,经过医治后,蛇又能行走了。于是,人们就把这个地方叫做“断蛇丘”。
一年之后,大蛇衔着一颗巨大的明珠来报答隋侯。这颗明珠的直径有一寸多,通体纯白,夜晚可以发光,发出的光像月亮一样的明亮,可以照亮屋子。这颗明珠就叫“隋侯珠”,也叫“灵蛇珠”或“明月珠”。
在断蛇丘的南边,还有隋国大夫季梁的一个水池。

孔愉放龟
【原文】
孔愉,字敬康,会稽山阴人,元帝时以讨华轶功,封侯。
愉少时尝经行余不亭,见笼龟于路者,愉买之,放于余不溪中。龟中流左顾者数过。及后,以功封余不亭侯,铸印,而龟钮左顾,三铸,如初,印工以闻,愉乃悟其为龟之报,遂取佩焉。
累迁尚书左仆射,赠车骑将军。

【译文】
孔愉,字敬康,会稽郡山阴县人。晋元帝时期,孔愉在讨伐华轶的战争中立下战功被封为侯。
孔愉年少时,有事路过余不亭,看见有人把乌龟装在笼子里在路上叫卖,孔愉买下乌龟,然后将乌龟放生到余不溪水中,乌龟游到溪水中心后,从左边回头向孔愉站着的岸边看了好几次。后来,孔愉因战功显赫被封为余不亭侯,铸官印时,龟形的印钮总是出现从左边回头看的姿势,经过三次改铸,龟形印钮还是保持着最初的样子。铸印的工匠将这事向孔愉作了汇报,此时,孔愉才明白,这是乌龟对他的报恩,于是,孔愉就将龟形印钮带在身上。
后来,孔愉的官职不断升迁,一直升到尚书左仆射。孔愉死后,被追封为车骑将军。

古巢老伛
【原文】
古巢,一日江水暴涨,寻复故道,港有巨鱼,重万斤,三日乃死,合郡皆食之。一老姥独不食。忽有老叟①曰:“此吾子也。不幸罹此祸,汝独不食,吾厚报汝。若东门石龟目赤,城当陷。”姥日往视。有稚子讶之,姥以实告。稚子欺之,以朱傅龟目;姥见,急出城。有青衣童子曰:“吾龙之子。”乃引姥登山,而城陷为湖。

【注释】
①老叟:老头。

【译文】
有一天,古巢县中长江水猛涨,上涨的江水漫过了河床,随后又退回到原来的河道。江水退去后,与长江相通的一条小河湾里留下了一条大鱼,这条大鱼有一万多斤重,在河湾里挣扎了三天后才死去。后来,这条死去的大鱼被全郡的人分来吃了,只有一个老婆婆没有去分吃鱼肉。忽然有一天,出现了一个老头,这个老头对老婆婆说:“那条大鱼是我的儿子,在这次灾祸中遭遇不幸。全郡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吃他,为此,我将要重重地报答你。你记住,县城东门石龟的眼睛如果变红了,县城就会塌陷。”
以后,老婆婆每天都到东门去观察石龟,有一个小孩看见后感到奇怪,老婆婆就给他讲了实情。小孩子为了作弄老婆婆,就将石龟的眼睛涂抹成红色。老婆婆看见石龟眼睛红了,就急忙跑出城去,这时,一个身穿青衣的童子对老婆婆说:“我是龙的儿子。”说完,青衣童子带着老婆婆登上了高山,很快,县城就塌陷下去变成了湖泊。

蚁王报恩
【原文】
吴富阳县董昭之,尝乘船过钱塘江,中央,见有一蚁,着一短芦,走一头,回复向一头,甚惶遽。昭之曰:“此畏死也。”欲取着船。船中人骂:“此是毒螫物,不可长,我当跆杀之。”昭意甚怜此蚁,因以绳系芦,着船,船至岸,蚁得出。其夜梦一人,乌衣,从百许人来,谢云:“仆是蚁中之王。不慎,堕江,惭君济活。若有急难,当见告语。”
历十余年,时所在劫盗,昭之被横录为劫主,系狱余杭。昭之忽思蚁王梦,缓急当告,今何处告之。结念之际,同被禁者问之。昭之具以实告。其人曰:“但取两三蚁。着掌中,语之。”昭之如其言。夜,果梦乌衣人云:“可急投余杭山中,天下既乱,赦令不久也。”于是便觉。蚁啮械已尽。因得出狱,过江,投余杭山。旋遇赦,得免。

【译文】
董昭之是吴国地区富阳县人,有一次,董昭之乘船过钱塘江,船行到江心,董昭之看见江中有一截短短的芦苇,上面爬着一只蚂蚁,蚂蚁从芦苇的这端爬到那端,又从那端爬回来,不断爬来爬去,样子十分恐慌。董昭之说:“蚂蚁害怕被淹死。”于是,董昭之就想把蚂蚁救上船来,但船上有人骂道:“蚂蚁有毒害,不能救它,你把它弄上来,我就要踩死它。”但董昭之怜悯这只蚂蚁,就用绳子将芦苇系在船边,船靠岸后,蚂蚁也得以从江中爬上岸去。当天晚上,董昭之梦见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带领一百多人前来致谢。黑衣人说:“我是蚁王,由于不小心堕入江中,感谢你把我从江中救出。以后,你如果遇到什么危难之事,可以告诉我。”
十多年以后,董昭之所住的地区闹盗贼,董昭之遭人诬陷被定为盗贼首领,关押在余杭县牢房中。此时,董昭之忽然想起蚁王在梦中所说的话,今后遇到什么危难之事,可以告诉它,但现在到哪里去找蚁王呢?见董昭之久久地愁思不语,关押在同一牢房的人就上前询问,董昭之就把实情全都给他说了。这个人对董昭之说:“你只需找到两三只蚂蚁,放在手掌上对它们说一说。”董昭之照他说的方法做了,果然,晚上董昭之又在梦中见到了黑衣人,黑衣人对他说:“你赶快逃到余杭山里去,现在,天下已经非常混乱,过不了多久,朝廷就会发布赦令。”董昭之醒后,蚂蚁已将枷锁咬断,董昭之便从牢房逃了出去,渡过钱塘江一直逃进余杭山中,不久,朝廷大赦天下,董昭之也得以免罪。

义犬墓
【原文】
孙权时李信纯,襄阳纪南人也,家养一狗,字曰黑龙,爱之尤甚,行坐相随,饮馔之间,皆分与食。
忽一日,于城外饮酒,大醉。归家不及,卧于草中。遇太守郑瑕出猎,见田草深,遣人纵火爇之。信纯卧处,恰当顺风,犬见火来,乃以口拽纯衣,纯亦不动。卧处比有一溪,相去三五十步,犬即奔往入水,湿身走来卧处,周回以身洒之,获免主人大难。犬运水困乏,致毙于侧。
俄尔信纯醒来,见犬已死,遍身毛湿,甚讶其事。睹火踪迹,因尔恸哭。闻于太守。太守悯之曰:“犬之报恩,甚于人,人不知恩,岂如犬乎!”即命具棺椁衣衾葬之,今纪南有义犬墓,高十余丈。

【译文】
三国东吴孙权当政时,襄阳纪南城中有个人叫李信纯,他家养了一条狗,名叫“黑龙”。李信纯特别喜欢这条狗,走哪里都把它带在身边,吃饭、喝酒都要分食给它。
有一天,李信纯在城外喝酒喝得大醉,不能赶回家,就睡在郊外的草丛中。这天,刚好遇到太守郑瑕出城打猎,郑瑕见郊外的荒草太深了,就叫人放火焚烧荒草。李信纯睡的地方正是顺风方向,狗看见火烧过来了,就用嘴巴去扯李信纯的衣服,但李信纯动都不动一下。距李信纯睡觉三五十步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溪,见李信纯不动,狗立即跑到小溪,跳进水里将自己的身体打湿,然后又跑到李信纯睡觉的地方,将自己身上的水洒在主人的周围,使主人免遭于难。狗就这样来回疲于奔命,最后累死在主人身边。
当李信纯醒来时,狗已经死了,李信纯看见狗全身都是湿的,感到非常奇怪。当他仔细观察大火燃烧的踪迹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李信纯不停地大声痛哭。后来,这件事传到太守耳中,太守对这条狗非常怜悯,说:“狗的报恩超过了人,人如果不知报恩,怎么能与狗相比?”随后,太守叫人给狗准备棺材衣服,并把狗埋葬了。如今,在纪南城外,有一座高达十余丈的义犬墓。

华隆家犬
【原文】
太兴中,吴民华隆,养一快犬,号“的尾”,常将自随。隆后至江边伐荻,为大蛇盘绕,犬奋咋蛇,蛇死。隆僵仆无知,犬彷徨涕泣,走还舟,复反草中。徒伴怪之,随往,见隆闷绝。将归家。犬为不食。比隆复苏,始食。隆愈爱惜,同于亲戚。

【译文】
晋朝太兴年间,吴地有个叫华隆的人养了一条狗,这条狗跑得非常快,名叫“的尾”,华隆常常将它带在自己身边。一天,华隆到江边砍伐荻秸时被一条大蛇缠住,狗为护主奋力与蛇搏斗,最后终将蛇咬死,但此时华隆已失去知觉,手脚僵硬地睡在地上。狗围绕着华隆哭泣,然后,狗不停地从江边跑上船,又从船上跑到江边草丛中。华隆的同伴感到奇怪,就随着狗来到江边,发觉华隆已经昏死过去,大家就将他抬回家。华隆昏睡期间,狗一直不吃东西,直到华隆清醒过来,狗才开始进食。自此之后,华隆对这条狗更加钟爱,把它看成亲戚一样地对待。

蝼蛄神
【原文】
庐陵太守太原庞企,字子及,自言其远祖,不知几何世也,坐事系狱,而非其罪,不堪拷掠,自诬服之,及狱将上,有蝼蛄虫行其左右,乃谓之曰:“使尔有神,能活我死,不当善乎。”因投饭与之。蝼蛄食饭尽,去,顷复来,形体稍大。意每异之,乃复与食。如此去来,至数十日间,其大如豚。
及竟报,当行刑,蝼蛄夜掘壁根为大孔,乃破械,从之出。去久,时遇赦,得活。于是庞氏世世常以四节祠祀之于都衢处。
后世稍怠,不能复特为馔,乃投祭祀之余以祀之,至今犹然。

【译文】
庐陵太守太原庞企,字叫子及,他说自己很久以前的祖先,不知道多少世了,因为牵扯到一桩案件里面而被抓进监狱,并非是他的罪过,但是经不住严刑拷打,屈打成招,关在监狱中准备上报,有只蝼蛄虫在他身边爬行,对他说:“你能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救回来,这不是一件善事吗?”于是他就拿饭给蝼蛄虫吃,蝼蛄虫吃完饭就走了,过了一会又回来了,他的体形稍微大了一些。他的祖先就很惊奇,就又拿饭给他吃。就这样来来去去,反反复复,经过了几十天,蝼蛄虫已经跟猪一样大了。
等到上面案件的批文下来,要行刑的时候。蝼蛄虫趁晚上把监狱的墙根挖了个大孔,于是祖先打破刑具,跟着蝼蛄虫出去了。逃出去很久过后,得到赦免,于是得以存活。于是庞家祖先世世代代于都衢处以四节祠祭祀蝼蛄虫。
后来子孙有些怠慢了,不再专门祭祀蝼蛄虫,只是把祭祀剩下的东西来祭祀蝼蛄虫,到现在都是这样。

猿猴母子
【原文】
临川东兴有人入山,得猿子,便将归,猿母自后逐至家。此人缚猿子于庭中树上以示之。其母便抟颊向人欲乞哀,状直谓口不能言耳。此人既不能放,竟击杀之。猿母悲唤,自掷而死。此人破肠视之,寸寸断裂。未半年,其家疫病,灭门。

【译文】
临川郡东山县有一个人进山打猎,捕获了一只小猿仔,这人就把小猿仔带回了家,母猿也随着追到了这人的家。于是,这个人就当着母猿的面,把小猿仔绑在院中的树上。母猿对着人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好像是在向人哀求,只是口里不能说出话来。但是,这个人不但没有释放小猿仔,反而当着母猿的面把小猿仔打死了。母猿悲痛地大声呼叫,自己撞地而死。这个人就把母猿的肚腹剖开,只见肠子一寸一寸地断裂成数节。不到半年,这人家中突然遭遇瘟疫,一家人全都死光了。

虞荡射麈①
【原文】
冯乘虞荡夜猎,见一大麈,射之。麈便云:“虞荡!汝射杀我耶!”明晨,得一麈而入,实时荡死。

【注释】
①麈(zhǔ):古书上指鹿一类的动物。

【译文】
虞荡是冯乘县人,一天夜里,虞荡去打猎,发现了一只大麈,虞荡就用箭去射它。这只大麈就向虞荡喊道:“虞荡,你把我射死了!”第二天早晨,虞荡把猎获的这只大麈带回家,随即,虞荡就死了。

华亭大蛇
【原文】
吴郡海盐县北乡亭里,有士人陈甲,本下邳人,晋元帝时寓居华亭,猎于东野大薮①,欻见大蛇,长六七丈,形如百斛船,玄黄五色,卧冈下。陈即射杀之,不敢说。
三年,与乡人共猎,至故见蛇处,语同行曰:“昔在此杀大蛇。”其夜梦见一人,乌衣,黑帻,来至其家,问曰:“我昔昏醉,汝无状杀我。我昔醉,不识汝面,故三年不相知;今日来就死。”其人即惊觉。明日,腹痛而卒。

【注释】
①薮(sǒu):生长着很多草的湖泽。

【译文】
吴郡海盐县北乡亭中,有一个士人叫陈甲。陈甲本来是下邳人,在晋武帝时期,他在华亭客居。一天,他到华亭东边的荒野去打猎,忽然,他发现大沼泽中有一条六七丈长的大蛇,形状就像一艘能装百斛粮食的大船,这条蛇身上有着黑黄五色花纹,它安静地卧伏在土冈下面。陈甲立即拔箭将它射死,由于害怕,陈甲一直不敢对人说。
过了三年,陈甲和同乡一起去打猎,又来到原先发现蛇的地方。陈甲对同伴说:“以前,我在这里杀死了一条大蛇。”当天晚上,陈甲在梦中见到了一个戴着黑头巾,穿着黑衣服的人,这人来到陈甲家,向他问道:“我那天昏醉不醒,你毫无道理地将我杀死。那时我醉了,没有看清你的面目,因此,三年来,一直不知道是你,今天,你是来找死。”陈甲一惊,立即从梦中醒来。第二天,陈甲腹痛难忍,很快就死了。

邛都陷落
【原文】
邛都县下有一老姥,家贫,孤独,每食,辄有小蛇,头上戴角,在床间,姥怜而饴之。食后稍长大,遂长丈余。令有骏马,蛇遂吸杀之,令因大忿恨,责姥出蛇。姥云:“在床下。”令即掘地,愈深愈大,而无所见。令又迁怒,杀姥。
蛇乃感人以灵言,嗔①令:“何杀我母?当为母报仇。”此后每夜辄闻若雷若风,四十许日,百姓相见,咸惊语:“汝头那忽戴鱼?”是夜,方四十里,与城一时俱陷为湖,土人谓之为陷湖,唯姥宅无恙,讫今犹存。渔人采捕,必依止宿,每有风浪,辄居宅侧,恬静②无他。风静水清,犹见城郭楼橹畟然③。今水浅时,彼土人没水,取得旧木,坚贞光黑如漆。今好事人以为枕,相赠。

【注释】
①嗔:责怪。
②恬静:平静。
③畟(jī)然:清晰的样子。

【译文】
临邛县中有一个孤老婆婆,家中非常贫穷。每当吃饭时,老婆婆的床边总会出现一条头上长着角的小蛇,老婆婆可怜它,就把自己的食物分一些给它吃。就这样,蛇慢慢地长大了,足足有一丈多长。临邛县的县令有一匹骏马,后来被这条蛇吞吃了。县令非常愤怒,责令老婆婆必须把蛇交出来,老婆婆说蛇住在床下,县令就立即派人去挖掘。洞越挖越深,也越挖越大,但始终不见蛇的踪影。于是,县令迁怒老婆婆,就把老婆婆杀了。
这条蛇便把神灵附在人身上,十分愤怒地对县令说:“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母亲,我一定要为我的母亲报仇!”自此之后,每天晚上总是不停地打雷刮风,一连四十多天都是这样。老百姓见面,都惊奇地相互问道:“你怎么头上顶着鱼?”当天晚上,方圆四十多里的地方和县城一下子陷落变成了湖泊。当地人称这个湖泊为“陷湖”。奇怪的是,只有老婆婆原来的住宅完好无损,至今仍然还留存在水面上。渔夫捕鱼捞菜,也一定会到那里去住宿。每当湖上发生风浪,只要把船停靠在老婆婆的住宅旁边,便会风平浪静。而在风静水清的时候,还可以清楚地看见水中的城墙和楼台。在水浅的时候,那些当地人还可以潜入水中,从水下取出一些旧房的木材,这些木材质地坚硬,黑得像漆一样,闪闪发光。现在,一些好事的人把这些木材做成枕头互相赠送。

建业城妇人
【原文】
建业有妇人背生一瘤,大如数斗囊,中有物,如茧栗,甚众,行即有声。恒乞于市。自言:“村妇也,常与姊姒辈分养蚕,己独频年损耗,因窃其姒一囊茧焚之,顷之,背患此疮,渐成此瘤。以衣覆之,即气闭闷;常露之,乃可,而重如负囊。”

【译文】
建业有一个妇女,背上生了一个瘤,大得像放了几斗米的袋子,瘤中长有蚕茧、栗子般的东西,很多,走路时就发出声音。她常常在街市上讨饭,自称是个农村妇女,曾经和姊妹嫂子们分开来养蚕,因为只有她一个人连年亏损,就偷了她嫂子一袋蚕茧把它烧了。顷刻之间,背上就生了这毒疮,渐渐长成了这个瘤,用衣服盖住它,就觉得呼吸不畅憋得慌,一直让它露在外面,才可凑合,但重得就像背了个大袋子。

【评析】
《搜神记》是中国古典名著之一,作者为晋朝人干宝,原本已散,后人从《法苑珠林》《太平御览》等书辑录增益成今本,共二十卷。其文体与一般小说不同,它没有一般小说的情节和主角,也没有章回小说的伏笔和高潮,有的只是一条一条各不相干的记载,是一部用笔记体裁编写的志怪小说集。
《搜神记》体现了志怪小说的最高成就,内容十分丰富,有神仙术士的变幻,有精灵物怪的神异,有妖祥卜梦的感应,有佛道信仰的因果报应,还有人神、人鬼的恋爱等等。大多篇幅短小,情节简单,设想奇幻,极富浪漫主义色彩。其中保留了相当一部分西汉传下来的历史神话传说和魏晋时期的民间故事,优美动人。
《搜神记》不仅内容丰富,而且语言也雅致清峻、曲尽幽情。其艺术成就在两晋志怪中独占鳌头,对后世影响极大。它不但成为了后世志怪小说的模物,又是后人取材之渊薮,传奇、话本、戏曲、通俗小说每每从中选材;至于其中故事被用为典故者,更是不胜枚举,历代长传而不衰。
当然,《搜神记》并不全是有价值的故事,也有宣传神鬼迷信和陈朽思想的糟粕,但大部分还是有价值的,值得读者一阅。[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2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凉州词二首·其一

唐代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次北固山下

唐代王湾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青山外 一作:青山下)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渡荆门送别

唐代李白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扫描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描关注

诗词秀公众号

© 2019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