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二

作者:干宝

五气变化论
【原文】
天有五气,万物化成:木清则仁,火清则礼,金清则义,水清则智,土清则思:五气尽纯,圣德备也。木浊则弱,火浊则淫,金浊则暴,水浊则贪,土浊则顽:五气尽浊,民之下也。
中土多圣人,和气所交也。绝域多怪物,异气所产也。苟禀此气,必有此形;苟有此形,必生此性。
故食谷者智能而文,食草者多力而愚,食桑者有丝而蛾,食肉者勇橄而悍,食土者无心而不息,食气者神明而长寿,不食者不死而神。
大腰无雄,细腰无雌;无雄外接,无雌外育。三化之虫,先孕后交;兼爱之兽,自为牝牡。
寄生因夫高木,女萝托乎茯苓,木株于土,萍植于水,鸟排虚而飞,兽跖实而走,虫土闭而蛰,鱼渊潜而处。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本乎时者亲旁:各从其类也。千岁之雉,入海为蜃;百年之雀,入海为蛤;千岁龟鼋,能与人语;千岁之狐,起为美女;千岁之蛇,断而复续;百年之鼠,而能相卜:数之至也。春分之日,鹰变为鸠;秋分之日,鸠变为鹰:时之化也。故腐草之为萤也,朽苇之为蛬也,稻之为虫也,麦之为蝴蝶也;羽翼生焉,眼目成焉,心智在焉:此自无知化为有知,而气易也。
雀之为獐也,蛇之为鳖也,蛬之为虾也,不失其血气,而形性变也。若此之类,不可胜论。应变而动,是为顺常;苟错其方,则为妖眚。故下体生于上,上体生于下:气之反者也。人生兽,兽生人:气之乱者也。男化为女,女化为男:气之贸者也。
鲁,牛哀,得疾,七日化而为虎,形体变易,爪牙施张。其兄启户而入,搏而食之。方其为人,不知其将为虎也;方有为虎,不知其常为人也。
故晋,太康中,陈留阮士瑀,伤于虺①,不忍其痛,数嗅其疮,已而双虺成于鼻中。
元康中,历阳纪元载客食道龟,已而成瘕,医以药攻之,下龟子数升,大如小钱,头足壳备,文甲皆具,惟中药已死。
夫妻非化育之气,鼻非胎孕之所,享道非下物之具。从此观之,万物之生死也,与其变化也,非通神之思,虽求诸已,恶识所自来。然朽草之为萤,由乎腐也;麦之为蝴蝶,由乎湿也。尔则万物之变,皆有由也。农夫止麦之化者,沤之以灰;圣人理万物之化者,济之以道:其然与;不然乎?

【注释】
①虺(huǐ):古书上说的一种毒蛇。

【译文】
天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元气,万物由此变化产生。木气纯净就产生仁爱,火气纯净就产生礼节,金气纯净就产生正义,水气纯净就产生聪明,土气纯净就产生诚实。五气都纯净,圣人的品德就具备了。木气混浊就产生虚弱,火气混浊就产生淫秽,金气混浊就产生暴虐,水气混浊就产生贪婪,土气混浊就产生顽固。五气都混浊,就成为下流之人。
中原地区有很多圣人,是因为中和之气互相交融。边远地区有很多怪物,是因为怪异之气所产生。如果秉承某种元气,一定具有某种形体;如果具有某种形体,一定产生某种性质。
所以吃谷物的聪明而有文采,吃草类的力大而愚昧,吃桑叶的吐丝而变成蛾虫,吃肉类的勇猛而强悍,吃泥土的没有心思而不休息,吃元气的圣明而长寿,不吃东西的人不死而成为神仙。
龟鼍类动物没有雄性,蜂类动物没有雌性;没有雄性的与其他动物交配,没有雌性的由其他动物生育。蚕类虫子,先产卵然后交配;香髦类野兽,自身存在两种性器官。
寄生依附于高树,女萝托身于茯苓,树木长在土里,浮萍生在水中,鸟翅凌空能飞翔,兽足厚实能奔跑,虫潜伏在泥土里冬眠,鱼躲在深渊中居住。来源于天的亲附天上,来源于地的亲附地下,来源于时令的亲附依傍之物:是依从各自的种类。千年的雉,进入海里成为蜃;百年的雀,进入海里成为蛤;千年的龟鼋,能够与人说话;千年的狐狸,能够变成美女;千年的蛇,身子断了又能接上;百年的老鼠,能够占卜吉凶:是气数已经达到。春分的时候,鹰变成鸠;秋分的时候,鸠变成鹰:是时令的变化。所以腐烂的草变成萤火虫,朽坏的芦苇变成蟋蟀,稻子变成黑虫,麦子变成蝴蝶;生出羽毛翅膀,长出眼睛,有心灵存在:这是从无知觉变为有知觉而元气变化了。
鹤变成獐,蛇变成鳖,蟋蟀变成虾,没有失去它的血气,而形体性质变化了。像这一类事物,多得说不尽。根据变化而行动,这是顺应自然规律;如果违背了它的规律,就会成为妖祸。因此身体的下部长在上部,上部长在下部,是元气的逆反;人生出兽,兽生出人,是元气的紊乱;男人变为女人,女人变为男人,是元气的变易。
鲁人牛哀生病,七天后变成虎,身体发生变化,长出虎爪虎牙。他哥哥开门进去,被老虎咬死吃掉。当他是人的时候,不知道他要变成虎;当他是虎的时候,不知道他曾经是人。
因此晋武帝太康年间,陈留人阮士瑀被虺虫毒伤,忍受不了虫毒的痛苦,多次嗅毒疮,后来发现有两条虺虫长在鼻子里。
晋惠帝元康年间,历阳人纪元载,吃了得道的神龟,后来生了瘕病,医生用药给他治病,排泄出几升小乌龟,一个个有小铜钱那样大,头、脚、浮甲齐备,浮甲上都有花纹和角质层,只是中了药性已经死了。
夫妇不是化育的元气,鼻子不是怀胎受孕的场所,祭神的东西不是一般人可以吃的。由此观之,万物的生死及其变化,如果不是神奇的思维,即使从它自身去推究,怎么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呢?然而朽烂的草变成萤火虫,是由于草腐烂;麦子变成蝴蝶,是由于土地潮湿。那么万物的变化,都是有原因的。农夫制止麦子的变化,用灰去沤它;圣人治理万物的变化,用“道”去接济它。难道不是这样吗?

穿井得羊
【原文】
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尼,曰:“吾穿井其获狗,何耶?”仲尼曰:“以丘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夔①、‘魍魉。’水中之怪,龙、‘罔象②’。土中之怪曰‘贲羊③。’”夏鼎志曰:“‘罔象’如三岁儿,赤目,黑色,大耳,长臂,赤爪。索缚,则可得食。”王子曰:“木精为‘游光’,金精为‘清明’”也。

【注释】
①夔:古代传说中的一种龙形异兽。
②罔象:古代传说中的水怪。
③贲羊:古代传说中的土怪。

【译文】
季桓子挖井,得到一个像瓦器那样的东西,那里面有只羊,他就派人去问孔子,说:“我挖井得到一只狗,这是为什么呢?”孔子说:“依我的见识,那应该是羊。我听说,树木、石头中的精怪,是夔、魍魉;水中的精怪,是龙、罔象;泥土中的精怪,叫做贲羊。”《夏鼎志》记载说:“罔象,像三岁的小孩,红眼睛,黑颜色,大耳朵,长臂膀,红色的脚爪。用绳子把它缚住就可以吃它了。”王子说:“木精是游光,金精是清明。”

掘地得犬
【原文】
晋惠帝元康中,吴郡娄县怀瑶家忽闻地中有犬声隐隐。视声发处,上有小窍,大如螾穴。瑶以杖刺之,入数尺,觉有物。乃掘视之,得犬子,雌雄各一,目犹未开,形大于常犬。哺之,而食。左右咸往观焉。长老或云:“此名‘犀犬,’得之者,令家富昌,宜当养之。”以目未开,还置窍中,覆以磨砻①,宿昔发视,左右无孔,遂失所在。瑶家积年无他祸福。
至太兴中,吴郡太守张懋,闻斋内床下犬声。求而不得。既而地坼,有二犬子,取而养之,皆死。其后懋为吴兴兵沈充所杀。
尸子曰:“地中有犬,名曰‘地狼’;有人,名曰‘无伤’。”夏鼎志曰:“掘地而得狗,名曰‘贾’;掘地而得豚,名曰‘邪’;掘地而得人,名曰‘聚’。‘聚’无伤也。”此物之自然,无谓鬼神而怪之。然则“贾”与“地狼”名异,其实一物也。淮南毕万曰:“千岁羊肝,化为‘地宰’;蟾蜍得‘苽’,卒时为‘鹑’。”此皆因气化以相感而成也。

【注释】
①磨砻(lóng):磨石。

【译文】
晋惠帝元康年间,吴郡娄县人怀瑶家里,忽然听见地下有隐隐约约的狗叫声。去看狗叫声发出的地方,地上有一个小孔,像蚯蚓的洞穴那样大。怀瑶用木棍刺进小孔,插进地下几尺,感觉里面有东西,就挖开来看。得到小狗雌雄各一只,眼睛还没有睁开,形体比平常的小狗大。喂给它东西它就吃,左右邻居都来观看。地方长老有人说:“这狗叫犀犬,得到它的会使家里富裕昌盛,最好把它饲养起来。”因为小狗眼睛还没有睁开,怀瑶把它放回洞穴中,用石磨盖上。过了一天,打开石磨来看,到处都没有洞穴,于是不知道它们去哪里了。怀瑶家多年也没有什么祸福。
到东晋元年太兴年间,吴郡太守张懋听见书房床下有狗叫声,到处寻找却没有找到。接着地下裂开,里面有两条小狗。他取出小狗来饲养,都死掉了。后来张懋被吴兴叛军沈充杀死。
《尸子》说:“地下有狗,名叫‘地狼’;地下有人,名叫‘无伤’。”《夏鼎志》说:“挖掘地下得到狗,名叫‘贾’;挖掘地下得到猪,名叫‘邪’;挖掘地下得到人,名叫‘聚’。聚,就是无伤。”这是事物的自然存在,不要说是鬼神而奇怪它。然而“贾”和“地狼”,名称不同,它们实际上是一种东西。《淮南毕万》说:“千年的羊肝,变成‘地神’;蟾蜍得到‘菇菌’,最终变成‘鹌鹑’。”这都是因为元气变化互相感应而生成的。

池阳小人景①
【原文】
王莽建国四年,池阳有小人景,长一尺余,或乘车,或步行,操持万物,大小各自相称,三日乃止。莽甚恶之。自后盗贼日甚,莽竟被杀。
管子曰:“涸泽数百岁,谷之不徙,水之不绝者,生‘庆忌’。‘庆忌’者,其状若人,其长四寸,衣黄衣,冠黄冠,戴黄盖,乘小马,好疾驰,以其名呼之,可使千里外一日反报。”然池阳之景者,或“庆忌”也乎。
又曰:“涸小水精,生‘蚳’。‘蚳’者,一头而两身,其状若蛇,长八尺,以其名呼之,可使取鱼鳖。”

【注释】
①景:同“影”。

【译文】
王莽建国四年,池阳宫有小人的影子出现,长一尺多,有的乘车,有的步行,他们拿着各种东西,东西的大小与各个小人相称,三天以后才消失。王莽十分厌恶这件事。那以后盗贼一天比一天厉害,王莽竟然被他们杀死了。
《管子》说:“水泽干竭要经过几百年,山谷不迁徙,水分不断绝的,就会产生庆忌。庆忌,它的模样像人,身长四寸,穿黄衣,戴黄帽,顶着黄头盖,骑着小马,喜欢飞快地奔驰。用它的名字呼唤它,可以使它到千里之外去,一天就回来报告情况。”那么池阳宫的影子,或许就是庆忌么?
《管子》又说:“干涸的小水泽有精灵,生成蚳。蚳,一个头两个身子,它的样子像蛇,长八尺。用它的名字呼唤它,可以叫它到水里去捕捉鱼鳖。”

落头民
【原文】
秦时,南方有“落头民”,其头能飞。其种人部有祭祀,号曰“虫落”,故因取名焉。吴时,将军朱桓,得一婢,每夜卧后,头辄飞去。或从狗窦①,或从天窗中出入,以耳为翼,将晓,复还。数数如此,傍人怪之,夜中照视,唯有身无头,其体微冷,气息裁属。乃蒙之以被。至晓,头还,碍被不得安,两三度,堕地。噫咤甚愁,体气甚急,状若将死。乃去被,头复起,傅颈。有顷,和平。桓以为大怪,畏不敢畜,乃放遣之。既而详之,乃知天性也。
时南征大将,亦往往得之。又尝有覆以铜盘者,头不得进,遂死。

【注释】
①狗窦:狗洞。

【译文】
秦朝时候,南方有一个“落头民”,他的头能飞起来。这种人的部落有一种祭祀,叫做“虫落”,所以由此取名。
三国东吴时,将军朱桓得到一个婢女,每天晚上睡下后,她的头就飞起来。或者从狗洞,或者从天窗中进出,用耳朵做翅膀,快要天亮,头又飞回来了,常常是这样。旁边的人觉得奇怪,夜里点灯去照看,那婢女只有身子没有头,她的身体稍微有一点凉,呼吸勉强接得上。于是他们用被子把婢女的身体蒙住。到天亮时婢女的头飞回来,被被子阻碍,不能回到身体上安接,两三次掉在地上,很忧愁地叹息,身体的气息也很急促,像要死去的样子。人们才去掉被子,婢女的头又飞起来,附接在颈子上,过了一会儿,气息就和畅平稳了。朱桓觉得太奇怪了,感到害怕,不敢收留这个婢女,就打发人遣送她走了。后来仔细了解,才知道那是她的天性。
当时去南方征伐的大将也常常得到这种人。又曾经有人用铜盘去覆盖在飞走头的身体上,头不能进去附接到身体上,人终于死了。

人化虎
【原文】
江,汉之域,有“人”,其先,廪君之苗裔也,能化为虎。长沙所属蛮县东高居民,曾作槛捕虎,槛发,明日众人共往格之,见一亭长,赤帻,大冠,在槛中坐。因问:“君何以入此中?”亭长大怒曰:“昨忽被县召,夜避雨,遂误入此中。急出我。”曰:“君见召,不当有文书耶?”即出怀中召文书。于是即出之。寻视,乃化为虎,上山走。
或云:“,虎化为人,好着紫葛衣,其足无踵①,虎,有五指者,皆是。”

【注释】
①踵:脚后跟。

【译文】
长江汉水流域,有一种人。他们的祖先是禀君巴务相的后代。他们能变成老虎。长沙郡所属的蛮县东高口的居民,曾经做木笼捕捉老虎。木笼的机关被击发了,第二天大家一齐去打老虎,却看见一个亭长,包着红头巾,戴着大帽子,坐在木笼里。便问他:“你怎么落进这个木笼里面了呢?”亭长很生气地说:“昨天忽然被县里召唤,晚上躲雨,就误走进这里面了。赶快放我出来!”大家说:“你被召唤,不是应该有文书吗?”亭长当即从怀里取出召唤的文书。于是就把他放了。过了一会儿,再看他,竟变成老虎,往山上跑了。
有人说:“虎变成人,喜欢穿紫色葛衣,他的脚没有后跟。老虎当中有五个脚趾的,都是虎。”

越地冶鸟
【原文】
越地深山中有鸟,大如鸠,青色,名曰“冶鸟”,穿大树,做巢,如五六升器,户口径数寸;周饰以土垭,赤白相分,状如射侯①。伐木者见此树,即避之去;或夜冥不见鸟,鸟亦知人不见,便鸣唤曰:“咄咄上去!”明日便宜急上;“咄咄下去!”明日便宜急下;若不使去,但言笑而不已者,人可止伐也。若有秽恶及其所止者,则有虎通夕来守,人不去,便伤害人。此鸟,白日见其形,是鸟也;夜听其鸣,亦鸟也;时有观乐者,便作人形,长三尺,至涧中取石蟹;就火炙之,人不可犯也。越人谓此鸟是“越祝”之祖也。

【注释】
①射侯:箭靶。

【译文】
越地的深山中有一种鸟,像鸠鸟那么大,青色羽毛,名叫“冶鸟”。它穿通大树做窝,像容积五六升的器皿,出口直径几寸;周围用白色涂饰,红白两色相间隔,图案跟箭靶一样。伐木的人见到这种树,就避开它走了。有时天黑看不见冶鸟,冶鸟也知道人看不见它,便叫唤说:“咄,咄,上去!”第二天就应该赶快到上面去伐木。它叫唤说:“咄,咄,下去!”第二天就应该赶快到下面去伐木。如果它不叫唤,只是笑个不停的,人就要停止伐木。若是有污秽不干净,以及它叫停止伐木时,就会有老虎通宵来看守,伐木的人不离开,老虎就会伤害他。这种鸟白天看它的形状,是一只鸟;夜晚听它的叫声,也是一只鸟。间或有喜欢看热闹的,它就变成人形,长三尺,到水涧中去捕捉螃蟹,放在火上烧烤,人们不可以去侵犯它。越地的人说这种鸟是越地巫祝的祖先。

南海鲛人①
【原文】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注释】
①鲛(jiāo)人:神话传说中的人鱼。

【译文】
南海郡外的大海里有一种鲛人,住在水中生活,像鱼一样,但是没有放弃织布绩麻。他们的眼睛哭泣时,就会流出珍珠来。

大青小青
【原文】
庐江睆,枞阳二县境,上有大青小青黑居山野之中,时闻哭声多者至数十人,男女大小,如始丧者。邻人惊骇,至彼奔赴,常不见人。然于哭地,必有死丧。率声若多,则为大家;声若小,则为小家。

【译文】
庐江郡睆县、枞阳县两县境内,有大青、小青,居住在山野之中。有时听见哭声,哭声多的时候达到几十人,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小孩,像是刚刚死了人。附近居住的人惊慌害怕,跑到那里去看,却常常没有看见人。然而在发出哭声的地方一定有尸体。大概哭声如果多的,就是大户人家死了人,哭声如果少的,就是小户人家死了人。

廖姓蛇蛊
【原文】
荥阳郡有一家,姓廖,累世①为蛊,以此致富。后取新妇,不以此语之。遇家人咸出,唯此妇守舍,忽见屋中有大缸,妇试发之,见有大蛇,妇乃作汤灌杀之。及家人归,妇具白其事,举家惊惋。未几,其家疾疫,死亡略尽。

【注释】
①累世:接连几代。

【译文】
荥阳郡有一家人姓廖,几代人都畜养蛊物,靠了这一行当发了财。后来他家娶了个新娘子,没有把这事告诉她。有一次,碰巧家里的人都出去了,只有这媳妇看家。她忽然看见屋子里有只大缸,就好奇地把它打开了,看见那缸里有大蛇,她就烧了开水,把蛇浇死了。等到家里的人回来,媳妇把这件事情全说了,全家的人都十分吃惊惋惜。没过多久,这一家人遭到瘟疫,差不多死光了。[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2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享隐太子庙乐章。诚和

唐代佚名

道閟鹤关,运缠鸠里。门集大命,俾歆嘉祀。
礼亚六瑚,诚殚二簋。有诚颙若,神斯戾止。
收藏
下载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仪坤庙乐章。永和

唐代徐彦伯

猗若清庙,肃肃荧荧。国荐严祀,坤兴淑灵。
有几在室,有乐在庭。临兹孝享,百禄惟宁。
收藏
下载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登歌

唐代佚名

止笙磬,撤豆笾。廓无响,窅入玄。主在室,神在天。
情馀慕,礼罔愆。喜黍稷,屡丰年。
收藏
下载
复制

扫描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描关注

诗词秀公众号

© 2019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