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作者:干宝

风伯雨师
【原文】
风伯、雨师,星也。风伯者,箕星也。雨师者,毕星也。郑玄谓:司中、司命,文星第四,第五星也。雨师:一曰屏翳,一曰号屏,一曰玄冥。

【译文】
风伯、雨师,都是星宿。风伯,是箕宿。雨师,是毕宿。郑玄说:司中、司命分别是文昌第四星和第五星。雨师又叫屏翳,或叫屏号,或叫玄冥。

灌坛令太公望
【原文】
文王以太公望为灌坛令,期年,风不鸣条。文王梦一妇人,甚丽,当道而哭。问其故。曰:“吾泰山之女,嫁为东海妇,欲归,今为灌坛令当道有德,废我行;我行,必有大风疾雨,大风疾雨,是毁其德也。”文王觉,召太公问之。是日果有疾雨暴风,从太公邑外而过。文王乃拜太公为大司马①。

【注释】
①大司马:官名。

【译文】
周文王任命太公望做灌坛令,一周年,风调雨顺。文王梦见一个女人,长得很美丽,在路中间啼哭,问她为什么哭。她说:“我是泰山神的女儿,嫁给东海神做妻子。现在要出嫁,因为灌坛令当政而有德政,使我不能过去;我走动必定有急风暴雨,急风暴雨是会损坏他的德政的。”文王梦醒,召太公望来询问这件事。这一天果然有急风暴雨从太公望的灌坛邑外边经过。文王于是拜太公望为大司马。

胡母班传书
【原文】
胡母班,字季友,泰山人也。曾至泰山之侧,忽于树间,逢一绛衣驺①呼班云:“泰山府君召。”班惊楞,逡巡未答。复有一驺出,呼之。遂随行数十步,驺请班暂瞑②,少顷,便见宫室,威仪甚严。班乃人阁拜谒,主为设食,语班曰:“欲见君,无他,欲附书与女婿耳。”班问:“女郎何在?”曰:“女为河伯妇。”班曰:“辄当奉书,不知缘何得达?”答曰:“今适河中流,便扣舟呼青衣,当自有取书者。”班乃辞出。昔驺复令闭目,有顷,忽如故道。
遂西行,如神言而呼青衣。须臾,果有一女仆出,取书而没。少顷,复出。云:“河伯欲暂见君。”婢亦请瞑目。遂拜谒河伯。河伯乃大设酒食,词旨殷勤。临去,谓班曰:“感君远为致书,无物相奉。”于是命左右:“取吾青丝履来!”以贻班。班出,瞑然忽得还舟。
遂于长安经年而还。至泰山侧,不敢潜过,遂扣树自称姓名,从长安还,欲启消息。须臾,昔驺出,引班如向法而进。因致书焉。府君请曰:“当别。”再报班,语讫,如厕,忽见其父着械徒,作此辈数百人。班进拜流涕问:“大人何因及此?”父云:“吾死不幸,见遣三年,今已二年矣。困苦不可处。知汝今为明府所识,可为吾陈之。乞免此役。便欲得社公耳。”班乃依教,叩头陈乞。府君曰:“生死异路,不可相近,身无所惜。”班苦请,方许之。于是辞出,还家。
岁余,儿子死亡略尽。班惶惧,复诣泰山,扣树求见。昔驺遂迎之而见。班乃自说:“昔辞旷拙,及还家,儿死亡至尽。今恐祸故未已,辄来启白,幸蒙哀救。”府君拊掌大笑曰:“昔语君:死生异路,不可相近故也。”即敕外召班父。须臾至,庭中问之:“昔求还里社,当为门户作福,而孙息死亡至尽,何也?”答云:“久别乡里,自忻得还,又遇酒食充足,实念诸孙,召之。”于是代之。父涕泣而出。班遂还。后有儿皆无恙。

【注释】
①驺(zōu):古代贵族的骑马的侍从。
②瞑:闭眼。

【译文】
胡母班,字季友,是泰山人。他曾到泰山边上,忽然在树林里遇到一个穿红大衣的骑士,招呼他说:“泰山府君召见你。”胡母班感到惊奇,迟疑没有回答。又有一个骑士出来呼唤他。他就随着他们走了几十步路,骑士请胡母班暂时闭上眼睛,一会儿,睁开眼就看见一座宫殿,仪仗十分威严。胡母班便进宫拜见主人,主人为他摆上宴席,对他说:“想见你,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捎封信给女婿罢了。”胡母班问:“女儿在哪里?”泰山府君说:“女儿是河伯的妻子。”胡母班说:“我马上就带信去,不知怎样才能送到?”泰山府君说:“今天你乘船到了黄河的中央,就敲船呼唤‘青衣’,自然会有人来取信。”胡母班就告辞出来。先前的骑士又叫他闭上眼睛,一会儿他又回到原路上。
于是胡母班往西走,按照泰山神的话乘船到黄河的中央呼唤“青衣”。一会儿,果然有一个女仆出水来,取了信就没入水中。一会儿,她又出水来,说:“河伯想见一见你。”女仆也请胡母班闭上眼睛。胡母班就去拜见了河伯。河伯大设酒席款待他,说话十分客气。临别时,河伯对胡母班说:“感谢你远道给我送信来,没有什么东西赠送你。”于是命令左右的人:“取我的青丝鞋来。”把鞋送给了胡母班。胡母班走出来,闭上眼睛,忽然就回到了船上。
胡母班于是到长安过了一年才回家。他来到泰山边上,不敢悄悄地走过,就敲着树干,自报姓名说:“我从长安回来,想禀报情况。”不一会儿,先前那个骑士出来,引着胡母班按原来的方法进宫殿。胡母班叙述了送信的经过。泰山府君道谢说:“我会另外再报答你。”胡母班说完话,去上厕所,忽然看见他父亲戴着刑具在服劳役,这样的人有几百个。胡母班流泪,上前拜见父亲,问:“老人家为什么到这里来了?”他父亲说:“我不幸死亡,被罚罪三年,现在已经两年了,这里困苦难以忍受。知道你与泰府山君结识,可以替我向他陈述,免掉这个劳役。并且我想去做乡里的土地神。”胡母班就依照父亲的吩咐,叩头向泰山府君陈述请求。府君说:“生死不同路,不能互相接近,我不能可怜他。”胡母班苦苦哀求,府君才答应了。于是告辞出来回家。
一年多以后,胡母班的儿子一个一个都死光了。胡母班惊慌害怕,再到泰山去敲树干求见。原先的骑士就迎接他去见泰山府君。胡母班说:“过去我言辞太粗疏,回家以后儿子都死光了,现在担心灾祸还没有完结,就前来禀报,希望您怜悯和拯救。”府君拍手大笑说:“先前我告诉你‘生死不同路,不能互相接近’的缘故。”他立即传令外边召胡母班的父亲来。不一会儿,胡母班的父亲来到庭院。府君问他:“过去你请求回社里,就应当为家里造福,但是你的儿孙都死亡了,是什么原因?”胡母班的父亲回答说:“久别故乡,我高兴能够回去,又遇到酒食充足,实在想念孙子们,把他们召来了。”于是泰山府君派人去代替他。胡母班的父亲哭着出去了。胡母班于是回家。后来他有了儿孙,都平安无事。

冯夷为河伯
【原文】
宋时弘农冯夷,华阴潼乡堤首人也。以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天帝署①为河伯。又五行书曰:“河伯以庚辰日死,不可治船远行,溺没不返。”

【注释】
①署:任命。

【译文】
宋朝时候,弘农郡的冯夷,是华阴县潼乡河堤边上的人。他在八月上旬的庚日横渡黄河时被淹死了。天帝安排他当河伯。另外,《五行书》也说:“河伯死在庚辰日。这一天不可以开船到远处去,如果去,就会沉没回不来。”

河伯招婿
【原文】
吴余杭县南,有上湖,湖中央作塘。有一人乘马看戏,将三四人,至岑村饮酒,小醉,暮还时,炎热,因下马,入水中枕石眠。马断走归,从人悉追马,至暮不返。眠觉,日已向晡,不见人马。见一妇来,年可十六七,云:“女郎再拜,日既向暮,此间大可畏,君作何计?”因问:“女郎何姓?那得忽相闻?”复有一少年,年十三四,甚了了,乘新车,车后二十人至,呼上车,云:“大人暂欲相见。”因回车而去。道中绎络,把火见城郭邑居。既入城,进厅事,上有信幡,题云:“河伯信。”俄见一人,年三十许,颜色如画,侍卫烦多,相对欣然,敕行酒,笑云:“仆有小女,颇聪明,欲以给君箕帚①。”此人知神,不敢拒逆。便敕:备办会就郎中婚。承白:已办。遂以丝布单衣,及纱袷绢裙,纱衫裨履屐,皆精好。又给十小吏,青衣数十人。妇年可十八九,姿容婉媚,便成。三日,经大会客拜阁,四日,云:“礼既有限,发遣去。”妇以金瓯麝香囊与婿别,涕泣而分。又与钱十万,药方三卷,云:“可以施功布德。”复云:“十年当相迎。”此人归家,遂不肯别婚,辞亲出家作道人。所得三卷方:一卷脉经,一卷汤方,一卷丸方。周行救疗,皆致神验。后母老,兄丧,因还婚宦。

【注释】
①箕帚:借指妻妾。

【译文】
吴地余杭县南边有一个上湖,湖中间筑有堤岸。有一个人骑马去看戏,带着三四个人去岑村喝酒,有点醉了,傍晚才回去。当时天气炎热,于是他下马到湖中的堤岸上,枕着一块石头睡觉。马缰绳断了,往回跑,跟随的人都去追马,到天晚没有回来。这个人睡醒来,天已经快黑了,不见人马。他看见一个女子走来,年纪约十六七岁,女子说:“小女子再次向你致礼。天已经快黑了,这里很可怕,你有什么打算?”这个人就问:“你姓什么?我们怎么会忽然相遇?”又来了一个少年,年纪约十三四岁,很聪明伶俐,坐着新车,车后跟着二十个人。一到那里,就叫这个人上车,说:“我父亲想和你见一下面。”于是转车往回走。路上有人一个接一个举着火把,照见城市房屋。进城以后,来到官府办公的地方,那里有一面旗帜,上面写着“河伯信”。不久看见一个人,年纪三十多岁,脸色像画上的一样,侍卫很多。见面很高兴,下令摆上酒肉招待,他说:“我有一个女儿,很聪明,想要给你做妻子。”这个人知道他是河神,不敢拒绝。河伯就命令准备各种东西,马上与新郎举行婚礼。他下面的人来报告已经准备好了。就拿丝布单衣和纱夹衣、绢裙、纱衫裤、鞋子给这个人,都是精美的东西。又拨给他十个仆人、几十个婢女。妻子年纪约十八九岁,相貌漂亮,他们就成了婚。婚后三天,设宴大会宾客拜门,第四天,河伯说:“婚礼既然有规定,就打发他回家去。”告别的时候,妻子拿金盆、麝香囊给丈夫,哭泣着分手。又给丈夫十万个钱、三卷药方,说:“可以用这些东西施功布德。”又说:“十年后会去接你。”这个人回到家,不肯再结婚,告别亲人,出家做了道人。他所得的三卷药方是:脉经一卷、汤方一卷、丸方一卷。他到处治病救人,药方都很灵验。后来他母亲年老,哥哥死了,于是还俗婚娶。

华山使者
【原文】
秦始皇三十六年,使者郑容从关东来,将入函关,西至华阴,望见素车①白马,从华山上下。疑其非人,道住止而待之。遂至,问郑容曰:“安之?”答曰:“之咸阳。”车上人曰:“吾华山使也。愿托一牍书,致镐池君所。子之咸阳,道过镐池,见一大梓,有文石,取款梓,当有应者。”即以书与之。容如其言,以石款梓树,果有人来取书。明年,祖龙死。

【注释】
①素车:白车。

【译文】
秦始皇三十六年(公元前211年),使者郑容从关东过来,将要进函谷关去,他向西走到华阴县,远远望见白车白马从华山顶上下来。他怀疑那车中坐的不是人,就在路上停住了,待在那里等车马过来。一会儿,那车子就到了他眼前,里面的人问郑容道:“你到哪里去?”郑容回答说:“到咸阳。”车上的人说:“我是华山神的使者。我想托你带一封信,送到镐池君那里。您到咸阳,将路过镐池,在镐池你会看见一棵大梓树,那树下有一块带有花纹的石头,你拿它敲梓树,就会有接应的人出来,你就把信交给他。”郑容按照他的话,用那石头敲那棵梓树,果然有人来拿信。第二年,秦始皇便死了。

张璞二女
【原文】
张璞,字公直,不知何许人也。为吴郡太守,征还,道由庐山,子女观于祠室,婢使指像人以戏曰:“以此配汝。”其夜,璞妻梦庐君致聘曰:“鄙男不肖,感垂采择,用致微意。”妻觉怪之。婢言其情。于是妻惧,催璞速发。中流,舟不为行。阖①船震恐。乃皆投物于水,船犹不行。或曰:“投女,则船为进。”皆曰:“神意已可知也。以一女而灭一门,奈何?”璞曰:“吾不忍见之。”乃上飞庐,卧,使妻沈女于水。妻因以璞亡兄孤女代之。置席水中,女坐其上,船乃得去。璞见女之在也,怒曰:“吾何面目于当世也。”乃复投己女。及得渡,遥见二女在下。有吏立于岸侧,曰:“吾庐君主簿也。庐君谢君。知鬼神非匹。又敬君之义,故悉还二女。”后问女。言:“但见好屋,吏卒,不觉在水中也。”

【注释】
①阖:全。

【译文】
张璞,字公直,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任吴郡太守。朝廷征召回京城,路过庐山。他的女儿到庐山神庙游览,婢女指着一个神像开玩笑说:“拿这一个做你的丈夫。”那天夜里,张璞的妻子梦见庐山神送来订婚的聘礼,说:“我的儿子不成器,感谢你们选择他做女婿,送上这点聘礼表示微薄的心意。”张璞的妻子醒来,很奇怪这件事。婢女把当时的情况告诉她,她于是害怕起来,催促张璞赶快开船。到了河中央,船走不动了,全船的人都震惊害怕,于是都往水里投东西,但是船还是不动。有人说:“把女儿投进水里,船就能走了。”众人都说:“神的意思已经可以知道了,为一个女儿害死一家人,那怎么样?”张璞说:“我不忍心看见女儿投下水。”他就爬到船舱上的小楼里躺下,让妻子把女儿投进水里。他妻子拿他死去的哥哥的女儿代替自己的女儿,在水面上放一张席子,让那女孩坐在席子上。船这才能够开动了。
张璞起来看见自己的女儿还在,大怒说:“我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于是又把自己的女儿投进水里。等船快到下一个渡口,他们远远望见两个女孩在渡口下面。有一个官吏站在岸边,说:“我是庐山神的主簿。庐山神向你道歉,他知道鬼神不能和人婚配,又敬佩你的仁义,因此送还两个女儿。”后来询问女儿,她们说:“只看见漂亮的房子和官吏士卒,不觉得是在水里面。”

宫亭湖庙神
【原文】
南州人有遣吏献犀簪于孙权者,舟过宫亭庙而乞灵焉。神忽下教曰:“须汝犀簪。”吏惶遽不敢应。俄而①犀簪已前列矣。神复下教曰:“俟汝至石头城,返汝簪。”吏不得已,遂行,自分失簪,且得死罪。比达石头,忽有大鲤鱼,长三尺,跃入舟。剖之,得簪。

【注释】
①俄而:一会儿。

【译文】
南州有个人派小吏给孙权进献犀牛角制成的簪子,船经过彭泽湖边的宫亭庙,这小吏就到庙中乞求神灵保佑。可那神灵忽然传话说:“我要你的犀牛角簪子。”这小吏惊恐万状,不敢答应。过了一会儿,他已经把犀牛角簪子放到神像的前面了。那神灵又传话说:“等你到了石头城,我把簪子还给你。”这小吏也无可奈何,就怏怏不乐地走了。他自料丢了这簪子,将会被判处死刑。哪知等他的船到了石头城,忽然有一条大鲤鱼,长三尺,跳进船里。他把鱼肚剖开,使得到了这簪子。

青洪君婢
【原文】
庐陵欧明,从贾客①,道经彭泽湖,每以舟中所有多少投湖中,云:“以为礼。”积数年后,复过,忽见湖中有大道,上多风尘,有数吏,乘车马来候明,云:“是青洪君使要。”须臾,达见,有府舍,门下吏卒。明甚怖。吏曰:“无可怖!青洪君感君前后有礼,故要君,必有重遗君者。君勿取,独求‘如愿’耳。”明既见青洪君,乃求“如愿。”使逐明去。如愿者,青洪君婢也。明将归,所愿辄得,数年,大富。

【注释】
①贾客:商人。

【译文】
庐陵郡的欧明,跟随贩运货物的商人路过彭泽湖,总是把船里的东西或多或少地丢一点到湖里,说:“把它作为我的礼物吧。”这样一直过了几年,后来他又经过彭泽湖,忽然看见湖中有一条大路,路上尘土很多。有几个小吏,乘着车、骑着马来迎接欧明,说是青洪君派他们来邀请他的。一会儿欧明便到了那里边,只看见有官府房屋,门口还有差役把持,欧明很害怕。那小吏说:“没有什么可害怕的。青洪君感激您前前后后赠送礼品,所以邀请您。他肯定有贵重的物品送给您,可您别拿,独独求个如愿就行了。”欧明见了青洪君,就向他要如愿,青洪君就让如愿跟着欧明走了。如愿,是青洪君的婢女。欧明带着如愿回家,他的愿望总是能实现,几年下来,他就极其富裕了。

樊道基显神
【原文】
永嘉中,有神见兖州,自称樊道基。有妪①,号成夫人。夫人好音乐,能弹箜篌②,闻人弦歌,辄便起舞。

【注释】
①妪:老妇人。
②箜篌(kōng hóu):一种拨弦乐器。

【译文】
永嘉年间(公元307—312年),有个神仙出现在兖州,自称是樊道基。有个妇女,号称成夫人。成夫人喜欢音乐,会弹箜篌,她听见别人奏乐歌唱,马上就跳起舞来。

戴文谋疑神
【原文】
沛国戴文谋,隐居阳城山中,曾于客堂,食际,忽闻有神呼曰:“我天帝使者,欲下凭君,可乎?”文闻甚惊。又曰:“君疑我也。”文乃跪曰:“居贫,恐不足降下耳。”既而洒扫设位,朝夕进食,甚谨。后于室内窃言之。妇曰:“此恐是妖魅凭依耳。”文曰:“我亦疑之。”及祠飨①之时,神乃言曰:“吾相从方欲相利,不意有疑心异议。”文辞谢之际,忽堂上如数十人呼声,出视之,见一大鸟,五色,白鸠②数十随之,东北入云而去,遂不见。

【注释】
①飨(xiǎng):祭祀。
②鸠(jiū):鸟,鸠鸽科部分种类的统称。

【译文】
沛国人戴文谋,在阳城山中隐居。有一次在客堂吃饭的时候,忽然听见有神呼唤说:“我是天帝的使者,想降下来依附于你,可以吗?”戴文谋听了非常吃惊。神又说:“你怀疑我吗?”戴文谋跪下说:“我家境贫寒,恐怕不值得你降下罢了。”随后打扫屋子,设立神位,早晚祭献食品,十分小心。后来,他和妻子在内室悄悄议论这件事。妻子说:“这恐怕是妖怪来依附罢了。”戴文谋说:“我也怀疑它。”到了祭献食物的时候,神就说:“我来依附你,正准备给你好处,没想到你们有疑心。”戴文谋连忙表示道歉,忽然客堂屋上像有几十个人的呼喊声。他出来一看,见一只五彩羽毛的大鸟,有几十只白鸠跟随着,往东北方向飞去,钻进云里,终于看不见了。

麇竺遇天使
【原文】
麋竺,字子仲,东海朐人也。祖世货殖,家赀①巨万。常从洛归,未至家数十里,见路次有一好新妇,从竺求寄载。行可二十余里,新妇谢去,谓竺曰:“我天使也。当往烧东海麇竺家,感君见载,故以相语。”竺因私请之。妇曰:“不可得不烧。如此,君可快去。我当缓行,日中,必火发。”竺乃急行归,达家,便移出财物。日中,而火大发。

【注释】
①赀:同“资”。

【译文】
麋竺,字子仲,东海郡朐县人。他祖祖辈辈经商,家中有财产数万。有一次他从洛阳回家,在离家还有几十里的地方,在路上碰到一个漂亮的新娘,向他请求搭车。麋竺让她上车后,走了大约二十多里,新娘向他告别,对麋竺说:“我是天使。要去烧掉东海郡麋竺的家,感激您让我搭了车,所以把这个消息告诉你。”麋竺听了后就向她求情。那新娘说:“不烧是不可能的。这样吧,你可以赶快回去。我就慢慢地走来,但到中午一定要烧起来了。”麋竺就急忙赶回家,到家后,就搬出所有的财物。到了中午,大火就熊熊地燃烧起来了。

阴子方祀灶
【原文】
汉宣帝时,南阳阴子方者,性至孝。积恩,好施。喜祀灶。腊日,晨炊,而灶神形见。子方再拜受庆,家有黄羊,因以祀之。自是已后,暴至巨富。田七百余顷,舆①马仆隶,比于邦君。子方尝言:“我子孙必将强大。”至识三世,而遂繁昌。家凡四侯,牧守数十。故后子孙尝以腊日祀灶,而荐黄羊焉。

【注释】
①舆:车。

【译文】
汉宣帝的时候,南阳郡有个阴子方,非常孝顺,常常施舍积德,喜欢祭灶。他腊日那天早上做饭,灶神显形。阴子方再三拜谢庆贺,他家里有一条黄羊,于是拿来祭祀灶神。从此以后,他家很快变得非常富有。有田土百多顷,有车马奴仆,比得上地方长官。阴子方曾说:“我的子孙必定会兴旺发达。”到三代孙阴识时,他家就昌盛了。一家有四个人封侯,有几十个州郡长官。后来他的子孙经常在腊日那天祭灶,供奉黄羊。

张成见蚕神
【原文】
吴县张成,夜起,忽见一妇人立于宅南角,举手招成曰:“此是君家之蚕室。我即此地之神。明年正月十五,宜作白粥,泛膏于上。”以后年年大得蚕。今之作膏糜像此。

【译文】
吴县的张成,有一天夜里起床,忽然看见一个女子站在他住宅的南边,挥着手招呼张成说:“这是你们家的养蚕房,我就是这里的神仙。明年正月十五,你应该煮一些白米粥,在这养蚕房上涂一层米膏。”以后张成每年都在那里获得很多的蚕。现在人们做糯米膏也像这样。[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1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五郊乐章。送神

唐代佚名

春末冬暮,徂夏杪秋。土王四月,时季一周。
黍稷已享,笾豆宜收。送神有乐,神其赐休。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大田

先秦佚名

大田多稼,既种既戒,既备乃事。以我覃耜,俶载南亩。播厥百谷,既庭且硕,曾孙是若。

既方既皂,既坚既好,不稂不莠。去其螟螣,及其蟊贼,无害我田稚。田祖有神,秉畀炎火。

有渰萋萋,兴雨祈祈。雨我公田,遂及我私。彼有不获稚,此有不敛穧,彼有遗秉,此有滞穗,伊寡妇之利。

曾孙来止,以其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来方禋祀,以其骍黑,与其黍稷。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祀九宫贵神乐章。雍和

唐代佚名

俎豆有践,黄流在尊。九宫之祀,三代莫存。
乐变六宫,坛开八门。圣皇昭对,祐我黎元。
复制
© 2018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