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搜神记)

作者:干宝

应妪见神光
【原文】
后汉中兴初,汝南有应妪者,生四子,而尽见神光照社。妪见光,以问卜人。卜人曰:“此天祥也。子孙其兴乎!”乃探得黄金。自是子孙宦学,并有才名。至玚,七世通显。

【译文】
东汉中兴的初年,汝南郡有一个叫应妪的人,生了四个孩子便成了寡妇。有一天,她看见一道神光射进土地庙。应妪看见了这光,便去问占卜的人。占卜的人说:“这是上天降下的好兆头啊。你的子孙大概要兴隆了吧!”于是她就在那神光照射处掏到了黄金。从此以后,她的子孙做官治学,都很有才华名声。到玚的时候,前后七代人,都官位高、名声大。

冯绲绶笥有蛇
【原文】
车骑将军巴郡冯绲,字鸿卿,初为议郎,发绶笥①,有二赤蛇,可长二尺,分南北走。大用忧怖。许季山孙宪,字宁方,得其先人秘要,绲请使卜。云:“此吉祥也。君后三岁,当为边将,东北四五里,官以东为名。”后五年,从大将军南征,居无何,拜尚书郎,辽东太守,南征将军。

【注释】
①绶笥(shòu sì):盛印绶的箱子。

【译文】
车骑将军巴郡人冯绲,字鸿卿。当初他任议郎,他打开装印绶的箱子,发现里面有两条赤色的蛇,约二尺长,分别往南、北方向爬走。他相当忧虑害怕。许季山的孙子许宪,字宁方,掌握前辈方术的秘诀要义,冯绲请他占卜。他说:“这是吉祥的征兆。你过后三年会任驻守边关的将领,在东北方四五千里的地方,官名用东字称呼。”过后五年,冯绲随同大将军南征。之后,拜为尚书郎、辽东太守、南征将军。

张氏传钩
【原文】
京兆长安有张氏,独处一室,有鸠自外入,止于床。张氏祝曰:“鸠来,为我祸也,飞上承尘;为我福也,即入我怀。”鸠飞入怀。以手探之,则不知鸠之所在,而得一金钩。遂宝之。自是子孙渐富,资财万倍。蜀贾至长安,闻之,乃厚赂婢,婢窃钩与贾。张氏既失钩,渐渐衰耗!而蜀贾亦数罹①穷厄,不为己利。或告之曰:“天命也。不可力求。”于是赉钩以反张氏,张氏复昌。故关西称张氏传钩云。

【注释】
①罹:遭遇。

【译文】
京兆长安有一个张氏,独自居住在一间屋子里,有一只鸠鸟从外面飞进来,停在床上。张氏祷告说:“鸠飞来,给我带来灾祸,就飞上天花板去;给我带来福运,就立即飞进我怀里。”鸠鸟飞进他怀里。他用手去摸,却不知道鸠鸟哪里去了,而摸到一只金钩。于是把金钩当做宝贝。从此,他的子孙逐渐富裕,财富增加万倍。蜀郡一个商人来到长安,听说这事后,就拿很多钱财贿赂张氏的婢女,婢女把金钩偷给商人。张氏因为丢失了金钩,家业逐渐衰败。而蜀郡那个商人也遭到穷困,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有人告诉商人说:“这是天命,不可强求。”于是商人带着金钩去还给张氏。张氏又重新昌盛起来。因此关西地方有“张氏传钩”的传说。

何比干得符策
【原文】
汉征和三年三月,天大雨,何比干在家,日中,梦贵客车骑满门。觉,以语①妻。语未已,而门有老妪,可八十余,头白,求寄避雨。雨甚,而衣不沾渍。雨止,送至门,乃谓比干曰:“公有阴德,今天锡君策,以广公之子孙。”因出怀中符策,状如简,长九寸,凡九百九十枚,以授比干,曰:“子孙佩印绶者,当如此算。”

【注释】
①语:告诉。

【译文】
汉武帝征和三年三月,有一天下大雨,何比干在家里,中午,他梦见贵客车马来挤满家门。醒来把这个梦告诉妻子,话没有说完,门口有一个老太婆,大约八十多岁,白发苍苍,请求进屋避雨。雨很大,她的衣服没有沾上雨水。雨停了,何比干送她到门口。她对何比干说:“你有阴德,现在老天赐予你符策,使你的子孙兴旺发达。”于是她拿出怀里的符策,形状如竹简,有九寸长,共九百九十枚,交给何比干,说:“你的子孙佩戴印绶的,会像符策预测的一样。”

贾谊《鸟赋》
【原文】
贾谊为长沙王太傅,四月庚子日,有鸟飞入其舍,止于坐隅,良久,乃去。谊发书占之,曰:“野鸟入室,主人将去。”谊忌之,故作《鸟赋》,齐死生而等祸福,以致命定志焉。

【译文】
贾谊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四月庚子那天,有一只鸟飞进他的房里,停在座位的旁边,很久才飞走。贾谊打开符书来占卜,说:“野鸟飞进房内,主人将要死去。”贾谊很忌讳此事,所以他写了《鸟赋》,把死和生看作是相同的事情,把祸与福看作是相等的东西,即使舍弃生命,也要坚定志向。

狗啮鹅群
【原文】
王莽居摄,东郡太守翟义,知其将篡汉,谋举义兵。兄宣,教授诸生,满堂。群鹅雁数十在中庭,有狗从外入,啮之,皆死。惊救之,皆断头。狗走出门,求,不知处。宣大恶之。数日,莽夷①其三族。

【注释】
①夷:杀。

【译文】
王莽摄政,东郡太守翟义知道他要篡夺汉朝政权,计划兴起义兵讨伐他。翟义的哥哥翟宣,是传道授业的先生,弟子很多。他家里有几十只鹅,养在庭院中,有一条狗从外面进来,把鹅都咬死了。家里人慌忙去救鹅,鹅都被咬断了头。狗跑出门去,找不到它去了哪儿。翟宣感到非常厌恶。几天后,王莽诛灭了他家三族。

公孙渊数怪
【原文】
魏司马太傅懿平公孙渊,斩渊父子。先时,渊家数有怪:一犬着冠帻①,绛衣,上屋。欻有一儿,蒸死甑中。襄平北市,生肉,长围各数尺,有头、目、口、喙,无手、足,而动摇。占者曰:“有形不成,有体无声,其国灭亡。”

【注释】
①帻:古代的头巾。

【译文】
魏大将军太傅司马懿平定公孙渊,斩杀公孙渊父子。先前,公孙渊家里屡次出现怪事:一条狗穿戴着帽子、头巾、红衣服,爬上房屋。忽然有一个小孩蒸死在甑子里。襄平县北面集市生出肉团来,周长各有几尺,有头,有眼睛,有嘴巴,没有手脚却会摇动。占卜的人说:“有人形却不成人,有身体却没有声音,这个国家将要灭亡。”

诸葛恪被杀
【原文】
吴诸葛恪征淮南,归,将朝会之夜,精爽扰动,通夕不寐。严毕趋出,犬衔引其衣。恪曰:“犬不欲我行耶?”出,仍入坐,少顷,复起,犬又衔衣。恪令从者逐之。及入,果被杀。其妻在室,语使婢曰:“尔何故血臭?”婢曰:“不也。”有顷,愈剧。又问婢曰:“汝眼目瞻视,何以不常?”婢蹶然起跃,头至于栋,攘臂切齿而言曰:“诸葛公乃为孙峻所杀。”于是大小知恪死矣。而吏兵寻至。

【译文】
东吴诸葛恪征伐淮南郡回来,将要朝见君王的头一天晚上,精神不安,整夜睡不着觉。他穿戴好衣帽出门,狗衔着他的衣服拖住他。诸葛恪说:“这狗不想让我走。”出门又回家去坐下。一会儿再起身,狗又衔住他的衣服。诸葛恪命令随从人员把狗赶走。等到他进入宫廷,果然被杀死。
他的妻子在房间里,对婢女说:“你身上怎么有血腥气味?”婢女说:“没有呀。”过了一会儿,血腥气味更浓。她又问婢女:“你眼睛东张西望,怎么不同平常?”婢女一下子跳起来,头冲到屋梁上,捏着手臂咬牙切齿地说:“诸葛公竟然被孙峻杀死了。”于是,一家大小都知道诸葛恪死了,来收捕的官吏和士兵不久就到了。

邓喜射人头
【原文】
吴戍将邓喜杀猪祠神,治毕,悬之。忽见一人头,往食肉。喜引弓射中之,咋咋①作声,绕屋三日。后人白喜谋叛,合门被诛。

【注释】
①咋咋:象声词。形容呼叫声、咬牙声等。

【译文】
东吴戍将邓喜,杀猪祭祀庙神,把猪收拾好悬挂起来。忽然看见一个人头,去吃猪肉。邓喜拉弓放箭射去,射中那个人头,人头发出“咋咋”的感叹声,这声音环绕房屋,响了三天三夜,后来有人告发邓喜谋反,他全家都被诛杀了。

府公斥贾充
【原文】
贾充伐吴时,常屯项城,军中忽失充所在。充帐下都督周勤时昼寝,梦见百余人,录充引入一径。勤惊觉,闻失充,乃出寻索。忽睹①所梦之道,遂往求之。果见充行至一府舍,侍卫甚盛,府公南面坐,声色甚厉,谓充曰:“将乱吾家事者,必尔与荀勖。既惑吾子,又乱吾孙,间使任恺黜汝而不去,又使庾纯詈汝而不改。今吴寇当平,汝方表斩张华。汝之暗戆②,皆此类也。若不悛慎,当旦夕加诛。”充叩头流血。府公曰:“汝所以延日月而名器若此者,是卫府之勋耳。终当使系嗣死于钟虞之间,大子毙于金酒之中,小子困于枯木之下。荀勖亦宜同然。其先德小浓,故在汝后。数世之外,国嗣亦替。”言毕命去。
充忽然得还营,颜色憔悴,性理昏错,经日乃复。至后,谧死于钟下,贾后服金酒而死,贾午考竟用大杖终。皆如所言。

【注释】
①睹:看到。
②暗戆(gàng):愚昧。

【译文】
贾充带兵征伐吴国时,曾屯戍项城。有一天,军营中突然不见贾充的踪迹。贾充帐下都督周勤,当时白天睡觉,梦见百多人捉拿贾充,把他引到一条路上。周勤惊醒过来,听说贾充不见了,就走出军营去寻找。忽然,他看见梦中所见的道路,就往那条路去找。果然看见贾充走到一座官府里去,官府护卫很多,府公坐北朝南,说话的声音和脸色很严厉,他对贾充说:“将要扰乱我家事情的人,一定是你和荀勖。既迷惑我儿子,又扰乱我孙子。前不久让任恺贬斥你,你不离开;又让庾纯责骂你,你却不改过。如今东吴贼寇应当扫平,你却上表要斩杀张华。你的糊涂愚蠢,都像这类事情一样。如果你不小心谨慎,早晚会诛杀你。”贾充于是叩头流出血来。府公说:“你之所以延长寿命并且享有如此的爵号车服,不过是你护卫相府的功劳罢了。最终要使你的后嗣者死在钟虞之间,大女儿死在金酒之中,小女儿死在枯木之下。荀勖也会和你一样。然而他先辈的功德稍重,所以处罚在你之后。几代人之后,封国和后嗣也将废替。”说完话叫贾充回去。
贾充忽然回到军营,脸色憔悴,精神错乱,过了一天才得到恢复。到后来,韩谧死在钟下,贾后服金酒而死,贾午被大杖拷打,死于狱中。都像府公说的一样。

庾亮厕中见怪
【原文】
庾亮,字文康,鄢陵人,镇荆州,豋①厕,忽见厕中一物,如“方相”两眼尽赤,身有光耀,渐渐从土中出。乃攘臂,以拳击之。应手有声,缩入地。因而寝疾。术士戴洋曰:“昔苏峻事公,于白石祠中祈福,许赛其牛。从来未解。故为此鬼所考,不可救也。”明年,亮果亡。

【注释】
①豋:同“登”。

【译文】
庾亮,字文康,是鄢陵人,镇守荆州。他上厕所,忽然看见厕所里有一个怪物,样子像方相那样凶狠可怕,两只眼睛都是红的,身上有闪光,渐渐从泥土里冒出来。庾亮就挽起衣袖,伸出手臂,挥拳击它。随着拳头听见被击打的响声,它就缩进地下去了。因此庾亮生病卧床。术士戴洋说:“这是以前苏峻作乱时候的事,你在白石的祠庙里祈神赐福,许愿用牛报祭,后来一直没有还愿,所以被这个鬼怪惩罚,无法解救。”第二年,庾亮果然死了。

刘宠军败
【原文】
东阳刘宠字道弘,居于湖熟,每夜,门庭自有血数升,不知所从来。如此三四。后宠为折冲将军,见遣北征,将行,而炊(食卞)尽变为虫。其家人蒸炒,亦变为虫。其火愈猛,其虫愈壮。宠遂北征,军败于坛邱,为徐龛所杀。

【译文】
东阳郡人刘宠字道弘,住在湖熟县。每天夜里,他门前的空地上总有几升血,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像这样的事发生了三四次。后来,刘宠任折冲将军,被派往北方打仗。将要出发的时候,烧的饭都变成了虫。他家里的人熬煮沙糖,也都变成了虫,那火愈猛,那虫就愈壮。刘宠就到北方去打仗了,结果部队在坛邱吃了败仗,他被徐龛杀掉了。[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1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大基舞

唐代佚名

猗与祖业,皇矣帝先。翦商德厚,封唐庆延。
在姬犹稷,方晋喻宣。基我鼎运,于万斯年。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国风·郑风·女曰鸡鸣

先秦佚名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释奠武成王乐章。迎神

唐代佚名

卜畋不从,兆发非熊。乃倾荒政,爰佐一戎。
盛烈载垂,命祀惟崇。日练上戊,宿严閟宫。
迎奏嘉至,感而遂通。
复制

诗词秀

关注教你赏诗词

© 2018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