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媛第十九

作者:刘义庆撰

【题解】贤媛,指有德行有才智有美貌的女子。本篇所记述的妇女,或有德,或有才,或有貌,而以前两种为主。目的是要依士族阶层的伦理道德观点褒扬那些贤妻良母型的妇女,以之为妇女楷模。

有一些妇女,德行可嘉,能从伦理道德方面考虑并处理问题,例如第10则记王经之母深明大义,第23 则记谢公夫人顾虑到,恐伤盛德”。或者识大体,刚强正直,不搞歪门斜道,例如第20 则记陶侃母斥责儿子贪公家便宜,第3 则记班捷好不做诅咒之事。还有第30 则所记的“清心玉映”,都是对品行的描写。至于第26 则记述谢夫人鄙薄丈夫,那也是从恨铁不成钢的角度来说的。

有一些妇女,才智过人,她们有的目光敏锐,观察入微,善于识别、品评人物,如第11、12 则所述山涛妻、王浑妻事。有的见识卓越,善于辨析、判断,深明事理,例如第6、7、8 则所写的许允妇对时势、对丈夫、对儿子的正确认识等事。有的机智,应变能力强,例如第9 则记诸葛诞女对丈夫的反驳,第22 则记庾玉台子妇一语救全家。

至于美貌,似乎并没有看成贤媛的一个独立的标准,所以在记叙貌美的同时,总涉及德行或才智。例如第2 则记“王明君姿容甚”丽”的同时,点出她“志不苟求”。

士族阶层所维护的封建门阀观念,也必然会反映到妇女身上。例如第18则记庶族出身的络秀为“门户计”,自愿去贵族家做妾,还恳求儿子要跟娘家认亲戚。又如第29 则记都嘉宾妻坚持从一而终,都不过是要维护门阀等级制度,保持士族门第的尊严。

(1)陈婴者,东阳人,少修德行,著称乡党①。秦未大乱,东阳人欲奉婴为主,母曰:“不可!自我为汝家妇,少见贫贱,一旦富贵,不祥。不如以兵属人②。事成,少受其利;不成,祸有所归。”

【注释】①“陈婴”句:据《史记·项羽本纪》载,陈婴原是东阳县的书吏。陈涉起义后,东阳人杀了县令,聚集几千人,强立陈婴为首领;遭陈母反对,才依附项梁。乡党:乡里。②属(zhǔ):交付。

【译文】陈婴是东阳县人,从小就注意加强道德品行的修养,在乡里中很有名望。秦代未年,天下大乱,东阳人想拥护陈婴做首领,陈母对陈婴说:“不行!自从我做了你家的媳妇后,从年轻时起就遇到你家贫贱,一旦暴得富贵,不吉利。不如把军队交给别人。事成了,可以稍为得些好处;失败了,灾祸自有他人承担。”

(2)汉元帝宫人既多,乃令画工图之。欲有呼者,辄披图召之。其中常者,皆行货赂①。王明君姿容甚丽,志不苟求,工遂毁为其状②。后匈奴来和,求美女于汉帝,帝以明君充行。既召见而惜之,但名字已去,不欲中改,于是遂行。

【注释】①货赂:贿赂。

②王明君:王昭君。晋人因避晋文帝司马昭讳改称为王明君。

【译文】汉元帝的宫女既然很多,于是就派画工去画下她们的模样,想要召唤她们时,就翻看画像按图召见。宫女中相貌一般的人,都贿赂画工。王昭君容貌非常美丽,不愿用不正当的手段去乞求,画工就丑化了她的容貌。后来匈奴来媾和,向汉元帝求赐美女,元帝便拿昭君当做皇族女嫁去。召见以后又很舍不得她,但是名字已经告诉了匈奴,不想中途更改,于是昭君终于去了匈奴。

(3)汉成帝幸赵飞燕,飞燕谗班婕好祝诅,于是考问①。辞曰:“妾闻死生有命,富贵在天②。修善尚不蒙福,为邪欲以何望!若鬼神有知,不受邪佞之诉;若其无知,诉之何益!故不为也。”

【注释】①赵飞燕:入宫后得宠,后来许皇后废,立她为皇后。班婕妤(jié yú):婕妤是后宫妃嫔的称号。班婕妤初选入宫时也得到宠幸,立为婕妤。祝(zhòu)诅:诅咒。祝,通咒。考问:拷问。②辞:供词。“死生”句:语出《论语·颜渊》。

【译文】汉成帝很宠爱赵飞燕,飞燕诬陷班婕妤祈求鬼神加祸于她,于是拷问班婕妤。班的供词说:“我听说死生由命运来决定,富贵随天意去安排。做好事尚且不一定得福,起邪念又想得到什么呢!如果鬼神有知觉,就不会接受那种邪恶谄佞的祷告;如果鬼神没有知觉,向它祷告又有什么好处!所以我是不做这种事的。”

(4)魏武帝崩,文帝悉取武帝宫人自侍。及帝病困,卞后出看疾①;太后入户,见直侍并是昔日所爱幸者。太后问:“何时来邪?”云:“正伏魄时过②。”因不复前而叹曰:“狗鼠不食汝余,死故应尔③!”至山陵,亦竟不临。

【注释】①卞后:卞王后,是魏武帝曹操的王后,魏文帝曹丕的母亲。魏文帝登帝位后,尊为皇太后。②伏魄:同“复魄”。人快死时,拿他平时穿的衣服到门外招魂,让魂魄回来,这叫复魄。这里指曹操将死之时。

③“狗鼠”句:比喻被人所轻贱,不如禽兽。

【译文】魏武帝曹操死后,文帝曹丕把武帝的宫女全都留下来侍奉自己。到文帝病重的时候,他母亲卞后去看他的病;卞太后一进内室,看见值班、侍奉的都是从前曹操所宠爱的人。太后就问她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她们说:“正在招魂时过来的。”太后便不再往前去,叹息道:“狗鼠也不吃你吃剩的东西,确是该死呀!”一直到文帝去世,太后竟也不去哭吊。

(5)赵母嫁女,女临去,敕之曰:“慎勿为好①!”女曰:“不为好,可为恶邪?”母曰:“好尚不可为,其况恶平!”

【注释】①慎勿为好:按:古代有以为做好事,会受到好人的妒忌,因为人们不喜欢别人超过自己。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以为,“盖古之教女者之意,特不愿其遇事表暴,斤斤于为善之名,以招人之妒嫉,而非禁之使不为善也。”

【译文】赵母嫁女儿,女儿临出门时,她告诫女儿说:“千万不要做好事!”女儿问道:“不做好事,可以做坏事吗?”母亲说:“好事尚且不能做,何况是坏事呢!”

(6)许允妇是阮卫尉女,德如妹,奇丑①。交礼竟,允无复入理,家人深以为忧。会允有客至,妇令婢视之,还答曰:“是桓郎。”桓郎者,桓范也。妇云:“无忧,桓必劝入。”桓果语许云:“阮家既嫁丑女与卿,故当有意,卿宜察之。”许便回入内,既见妇,即欲出。妇料其此出无复入理;便捉裾停之②。许因谓曰:“妇有四德,卿有其几③?”妇曰:“新妇所乏唯容尔。然士有百行,君有几④?”许云:“皆备。”妇曰:“夫百行以德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谓皆备!”允有惭色,遂相敬重。

【注释】①阮卫尉:阮共,字伯彦,在魏朝官至卫尉卿。

②据:衣服的大襟,也指衣服的前后部分。

③四德:即妇德、妇言、妇容、妇功。

④百行:指各种好的品行。

【译文】许允的妻子是卫尉卿阮共的女儿,阮德如的妹妹,长相特别丑。新婚行完交拜礼,许允不可能再进新房去,家里人都十分担忧。正好有位客人来看望许允,新娘便叫婢女去打听是谁,婢女回报说:“是桓郎。”桓郎就是桓范。新娘说:“不用担心,桓氏一定会劝他进来的。”桓范果然劝许允说:“阮家既然嫁个丑女给你,想必是有一定想法的,你应该体察明白。”许允便转身进入新房,见了新娘,即刻就想退出。新娘料定他这一走再也不可能进来了,就拉住他的衣襟让他留下。许允便问她说;“妇女应该有四种美德,你有其中的那几种?”新娘说:“新妇所缺少的只是容貌罢了。可是读书人应该有各种好品行,您有几种?”许允说:“样样都有。”新娘说:“各种好品行里头首要的是德,可是您爱色不爱德,怎么能说样样都有!”许允听了,脸有愧色,从此夫妇俩便互相敬重。

(7)许允为吏部郎,多用其乡里,魏明帝遣虎贲收之①。其妇出诫允曰:“明主可以理夺,难以情求。”既至,帝核问之。允对曰:“‘举尔所知’②,臣之乡人,臣所知也。陛下检校为称职与不,若不称职,臣受其罪。”既检校,皆官得其人,于是乃释。允衣服败坏,诏赐新衣。初,允被收,举家号哭,阮新妇自若,云:“勿忧,寻还。”作粟粥待。顷之,允至。

【注释】①虎贲(bēn):官名,负责侍卫君主和保卫王宫。宫廷卫戍部队的将领叫虎贲中郎将,主管虎贲郎。

②举尔所知:语出《论语·子路》,孔子的学生仲弓问孔子怎么样去识别优秀人才并把他们提拔上来,孔子便说了上面这句话。

【译文】许允担任吏部郎的时候,大多任用他的同乡,魏明帝知道后,就派虎贲去逮捕他。许允的妻子跟出来劝诫他说:“对英明的君主只可以用道理去取胜,很难用感情去求告。”押到后,明帝审查追究他。许允回答说:“孔子说‘提拔你所了解的人’,臣的同乡,就是臣所了解的人。陛下可以审查、核实他们是称职还是不称职,如果不称职,臣愿受应得的罪。”查验以后,知道各个职位都用人得当,于是就释放了他。许允穿的衣服破旧,明帝就叫赏赐新衣服。起初,许允被逮捕时,全家都号哭,他妻子阮氏却神态自若,说:“不要担心,不久就会回来。”并且煮好小米粥等着他。一会儿,许允就回来了。

(8)许允为晋景王所诛,门生走入告其妇①。妇正在机中,神色不变,曰:“蚤知尔耳!”门人欲藏其几,妇曰:“无豫诸儿事。”后徙居墓所,景王遣钟会看之,若才流及父,当收②。儿以咨母,母曰:“汝等虽佳,才具不多,率胸怀与语,便无所忧③。不须极哀,会止便止④。又可少问朝事。”儿从之。会反,以状对,卒免。

【注释】①“许允”句:魏齐玉曹芳时,辅军大将军司马师(即晋景王)辅政,借故杀了李丰、夏侯玄。许允和李丰、夏侯玄一向很友好,受到怀疑,也被害。

②才流:才能品级,指品级的高下。流,流品。

③才具:才能;才干。率:顺着。

④止:指哭泣停止。按礼节钟会慰问家属时当哭。

【译文】许允被晋景王杀害了,他的门生跑进来告诉他的妻子。他妻子正在织机上织布,听到消息,神色不变,说:“早就知道会这样的呀!”门生想把许允的儿子藏起来,许允妻子说:“不关孩子们的事。”后来全家迁到许允的墓地里住,景王派大将军府记室钟会去看他们,并吩咐说,如果儿子的才能流品比得上他父亲,就应该逮捕他们。许允的儿子知道这些情况,去和母亲商量,母亲说:“你们虽然都不错,可是才能不大,可以怎么想就怎么和他谈,这样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也不必哀伤过度,钟会不哭了,你们就不哭。又可以稍为问及朝廷的事。”她儿子照母亲的吩咐去做。钟会回去后,把情况回报景王,许允的儿子终于免祸。

(9)王公渊娶诸葛诞女①,入室,言语始交,王谓妇曰:“新妇神色卑下,殊不似公休。”妇曰:“大丈夫不能仿佛彦云,而令妇人比踪英杰②!”【注释】①王公渊:王广,字公渊,有风度、才学,名声很大。他父亲王凌,字彦云。诸葛诞:字公休,在魏朝曾任御史中丞、尚书,后又为镇东大将军。

②比踪:指德行事迹并列、相当。

【译文】王公渊娶诸葛诞的女儿为妻,进入新房,夫妻刚交谈,王公渊就对妻子说:“新妇神态不高贵,很不像你父亲公休。”他妻子说:“大丈夫不能像你父亲彦云,却要求妇人和英雄豪杰并驾齐驱!”

(10)王经少贫苦,仕至二千石①,母语之曰:“汝本寒家子,仕至二千石,此可以止乎!”经不能用。为尚书,助魏,不忠于晋,被收②。涕泣辞母曰:“不从母敕,以至今日!”母都无戚容,语之曰:“为子则孝,为臣则忠;有孝有忠,何负吾邪!”

【注释】①王经:王经初为江夏太守,后升为二州刺史、司隶校尉。高贵乡公曹髦即位后,任尚书。甘露五年(公元260 年)魏帝因为相国司马昭权倾帝室,召侍中王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共谋讨伐司马昭,王沈、王业连忙跑去向司马昭告密,并叫王经一起去,王经不肯。接着魏帝被杀,王经和家属也被害。二千石:职官的等级以年俸米石的多少来定高低,司隶校尉、州牧、郡太守等都是二千石,即月俸百二十斜。

②不忠于晋:按:王经是魏朝人,当时还没有晋朝,记事者是后代人,所以这样说。【译文】王经年少时家境贫苦,后来做官做到二千石的职位时,他母亲对他说:“你本来是贫寒人家的子弟,现在做到二千石这么大的官,这就可以止步了吧!”王经不能采纳母亲的意见。后来担任尚书,帮助魏朝,对晋司马氏不忠,被逮捕了。当时他流着泪辞别母亲说:“没有听从母亲的教导,以至有今天!”他母亲一点愁容也没有,对他说:“做儿子就能够孝顺,做臣子就能够忠君;现在你有孝有忠,有什么对不起我呢!”

(11)山公与嵇、阮一面,契若金兰①。山妻韩氏,觉公与二人异于常交,问公。公曰:“我当年可以为友者,唯此二生耳!”妻曰:“负羁之妻亦亲观狐、赵,意欲窥之,可乎②?”他日,二人来,妻劝公止之宿,具酒肉;夜穿墉以视之,达旦忘反。公入曰:“二人何如?”妻曰:“君才致殊不如,正当以识度相友耳。”公曰:“伊辈亦常以我度为胜。”

【注释】①契若金兰:比喻情意相投。

②“负羁”句:据《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载,晋公子重耳逃亡国外时,狐偃、赵衰等人随从。在曹国,曹大夫僖负羁的妻子经过观察,认为狐偃、赵衰等随从都是能辅助晋公子回国做国君的好帮手。

【译文】山涛和嵇康阮籍见一次面,就情意相投。山涛的妻子韩氏,发现山涛和两人的交情不一般,就问山涛。山涛说:“我从前可以看成朋友的人,只有这两位先生罢了!”他妻子说:“僖负羁的妻子也曾亲自观察过狐偃和赵衰,我心里也想偷着观察一下他们,行吗?”有一天,他们两人来了,山涛的妻子就劝山涛留他们住下来,并且准备好酒肉;到夜里,就在墙上挖个洞来察看他们,看到天亮也忘了回去。山涛进来问道:“这两个怎么样?”他妻子说:“您才能、情趣根本比不上他们,只能靠见识、气度和他们结交罢了。”山涛说:“他们也常常认为我的气度优越。”

(12)王浑妻钟氏生女令淑,武子为妹求简美对而未得①。有兵家子,有俊才、欲以妹妻之,乃白母。曰:“诚是才者,其地可遗,然要令我见②。”武子乃令兵儿与群小杂处,使母帷中察之。既而母谓武子曰:“如此衣形者,是汝所拟者非邪?”武子曰:“是也。”母曰:“此才足以拔萃,然地寒,不有长年,不得申其才用③。观其形骨,必不寿,不可与婚。”武子从之。兵儿数年果亡。

【注释】①令淑:指令姿淑德。武子:王济,字武子,王浑的儿子。求简:选求。简,选择。②地:门第。遗:抛开。

③才用:才能;才干。

【译文】王浑的妻子钟氏生了个容貌美丽、品德善良的女儿,王武子想给妹妹挑选一个好配偶,还没有找到。有个军人的儿子,才能出众,武子想把妹妹嫁给他,就向母亲说明。他母亲说:“如果确实是有才能,对他的门第可以不计较,可是要让我看一看。”武子便叫那个军人的儿子和平民百姓混在一起,让母亲在帷幕里观察他。事后他母亲对武子说:“穿着这么样的衣服、长着这么样的相貌的,就是你所考虑的那个人吗?”武子说:“是的。”他母亲说:“这个人,才能足以拔尖儿,可是门第寒微,如果没有高寿,就不能发挥他的才能。可是看他的形貌气质,一定不能长寿,不能和他结亲。”武子依从了母亲的意见。几年后,那个军人的儿子果然死了。

(13)贾充前妇,是李丰女,丰被诛,离婚徙边①。后遇赦得还,充先己取郭配女。武帝特听置左右夫人②。李氏别往外,不肯还充舍。郭氏语充,欲就省李,充曰:“彼刚介有才气,卿往不如不去。”郭氏于是盛威仪,多将侍婢③。既至,入户,李氏起迎,郭不觉脚自屈,因跪再拜。既反,语充,充曰:“语卿道何物!”

【注释】①“贾充”句:公元254 年,大将军司马师辅政,疑中书令李丰与魏帝议论自己,借故杀了李丰。李丰女也受牵连,被流放。公元265 年晋武帝即帝位,才遇赦回来。②“武帝”句:贾充前妻李氏所生女儿为齐王司马攸妃(齐王谥献,又称齐献王),所以会特诏两妻并立。后郭氏女为皇太子妃(即后来登位的晋惠帝的皇后),武帝又下令贾充与李氏不得往来。③威仪:指仪仗、随从。

【译文】贾充的前妻是李丰的女儿,在李丰被杀后,离了婚流放到边远地区。后来遇到大赦得以回来,可是贾充早先已经娶了郭配的女儿。晋武帝特别准许他两个妻子都留下,分别为左夫人和右夫人。李氏另外住在外面,不肯回到贾充的住宅。郭氏告诉贾充说,想去探望李氏,贾充说:“她性格刚强正直,很有才华,你去不如不去。”郭氏于是带了一个规模盛大的仪仗队伍和随从,还带了很多侍婢去。到了李氏家,进入内室,李氏站起迎接,郭氏不觉腿脚自然弯屈,便跪下行再拜礼。回家后,告诉了贾充,贾充说:“我告诉你什么来着!”

(14)贾充妻李氏作《女训》行于世。李氏女,齐献王妃;郭氏女,惠帝后。充卒,李、郭女各欲令其母合葬,经年不决。贾后废,李氏乃祔,葬遂定①。

【注释】①“贾后”句:贾充于公元283 年死。到290 年太子司马衷即位,以妃贾氏为皇后。贾氏性妒、狠毒,又想干预朝政,于是废太后,杀太傅、太宰、太保。到300 年赵王司马伦废贾后,并杀了她。祔(fù),合葬。

【译文】贾充的妻子李氏写了《女训》一书,流传当代。李氏的女儿是齐献王王妃;郭氏的女儿是晋惠帝的皇后。贾充死后,李氏、郭氏的女儿各自都想让自己的母亲和贾充合葬,连年也解决不了。后来贾后被废,李氏才能合葬,葬事终于确定下来。

(15)王汝南少无婚,自求郝普女①。司空以其痴,会无婚处,任其意,便许之。既婚,果有令姿淑德。生东海,遂为王氏母仪②。或问汝南何以知之,曰:“尝见井上取水,举动容止不失常,未尝忤观,以此知之。”

【注释】①王汝南:王湛,官至汝南内史。青少年时少说话,不喜交游,大家都认为他傻。父亲王昶,官至司空。王湛事,可参看《赏誉》第17 则。

②东海:指王湛的儿子王承,曾任东海太守。母仪:做母亲们的典范。

【译文】汝南内史王湛年轻时没人提亲,便自己提出向郝普的女儿求亲。他父亲王昶因为他痴呆,一定无处求婚,便随他的心意,答应了他。婚后,郝氏果真美貌贤淑。后来生了王承,终于成了王家母亲们的典范。有人问王湛怎么了解她的,王湛说:“我曾经看见她上水井打水,举止仪容不失常态,也没有不顺眼的地方,因此了解了她。”

(16)王司徒妇,钟氏女,太傅曾孙,亦有俊才女德①。钟、郝为娣姒,雅相亲重②。钟不以贵陵郝,郝亦不以贱下钟。东海家内,则郝夫人之法;京陵家内,范钟夫人之礼③。

【注释】①王司徒妇:王浑的妻子(见本篇第12 则),是魏朝太傅钟繇的曾孙。王浑袭父爵为京陵侯(故下文说及京陵家),官升至司徒。

②郝:指前面第15 则所述郝普的女儿。郝氏嫁给王湛,王湛是王浑的弟弟。娣姒(dì sì):妯娌。

③“东海”两句:东海指郝氏之子王承,代表王湛世系。京陵指钟氏丈夫王浑这一世系。则,效法。范,做榜样。

【译文】司徒王浑的妻子是钟家的女儿,太傅钟繇的曾孙女,也有超群的文才、女性的美德。钟氏和郝氏是妯娌,两人非常亲密又互相敬重。钟氏并不因为自己门第高贵而欺负郝氏,郝氏也不因为自己门第卑微而屈从钟氏。在王承一家里,都恪守郝夫人的规矩,在王浑一家里,都遵从钟夫人的礼法。

(17)李平阳,秦州子,中夏名士,于时以比王夷甫①。孙秀初欲立威权②,咸云:“乐令民望不可杀,减李重者又不足杀③。”遂逼重自裁。初,重在家,有人走从门入,出髻中疏示重④;重看之色动,入内示其女,女直叫“绝”,了其意,出则自裁。此女甚高明,重每咨焉。

【注释】①李平阳:李重,曾任平阳太守。他父亲李景,曾任秦州刺史。按:《资治通鉴》卷八十三,赵王司马伦于公元300 年杀了贾后,阴谋篡位,便想收买人心,选用名流,于是任李重为相国左长史。李重知赵王伦有异志,忧愤成病而死。与这一则所述不同。

③孙秀:孙秀是赵王伦所宠信的人,赵王伦自任相国后,用孙秀为中书令,使他威权日重。

③乐令:乐广,当时任河南尹,后来代王戎为尚书令。

④疏:书信。

【译文】平阳太守李重是秦州刺史李景的儿子,是中原名士,在当时,人们把他和名望很高的王夷甫并称。起初孙秀想树立自己的威望和权力,到处说:“乐令众望所归,不可杀,不如李重的人又不值得杀。”于是就逼李重自杀。事先,李重在家,有人从门外跑进来,从发髻里拿出一封信给李重看;李重看了就脸上变色,拿到内室给他女儿看,他女儿只是喊叫说:“完了”,李重明白她的意思,出来就自杀了。李重这个女儿见解非常高明,李重遇事经常跟她商量。

(18)周浚作安东时,行猎,值暴雨,过汝南李氏①。李氏富足,而男子不在。有女名络秀,闻外有贵人,与一婢于内宰猪羊,作数十人饮食,事事精办,不闻有人声。密觇之,独见一女子,状貌非常②;浚因求为妾,父兄不许。络秀曰:“门户殄瘁,何惜一女③!若连姻贵族,将来或大益。”父兄从之。遂生伯仁兄弟。络秀语伯仁等:“我所以屈节为汝家作妾,门户计耳。汝若不与吾家作亲亲者,吾亦不惜余年④!”伯仁等悉从命。由此李氏在世,得方幅齿遇⑤。

【注释】①周浚:汝南郡安城人,曾任扬州刺史,后加安东将军。过:过访,探望。②觇(chān):偷看。

③门户:门第。殄瘁(tiǎncuì):衰微。

④亲亲:亲戚。

⑤方幅:正规;公正。齿遇:同等待遇。

【译文】周浚任安东将军时,外出打猎,正碰上下暴雨,就去探望汝南李氏。李氏家境富有,只是男人不在家。这家有个女儿,名叫络秀,听说外面来了贵人,就和一个婢女在后院杀猪宰羊,准备几十人的饮食,事事都做得很精到,却没听见有人声。周浚觉得奇怪,就去偷看一下,只看见一个女子,相貌不同一般;过后,周浚就请求娶她为妾,女方的父兄不答应。络秀说:“我们家门第衰微,为什么舍不得一个女儿!如果和贵族连姻,将来也许好处很大。”父兄就顺从了她。后来生了周伯仁几兄弟。络秀对伯仁兄弟说:“我降低身分给你家做妾的原因,只是为我家门第作想罢了。你们如果不肯和我家做亲戚,我也不会吝惜晚年!”伯仁兄弟全都听从母亲的吩咐,因此,李氏在生前,得到公正的礼遇。

(19)陶公少有大志,家酷贫,与母湛氏同居①。同郡范逵素知名,举孝廉,投侃宿。于时冰雪积日,侃室如悬磬,而逵马仆甚多②。侃母湛氏语侃曰:“汝但出外留客,吾自为计。”湛头发委地,下为二髲,卖得数斛米③。斫诸屋柱,悉割半为薪,剉诸荐以为马草④。日夕,遂设精食,从者皆无所乏。逵既叹其才辩,又深愧其厚意。明旦去,侃追送不已,且百里许⑤。逵曰:“路已远,君宜还。”侃犹不返。逵曰:“卿可去矣。至洛阳,当相为美谈。”侃乃返。逵及洛,遂称之于羊晫、顾荣诸人,大获美誉⑥。

【注释】①陶公:陶侃,鄱阳人,早年为寻阳县吏,鄱阳孝廉范逮曾去探望他。后升至大将军、太尉。②悬磬:比喻空无所有,很贫穷。

③髲(bì):假发。

④斫(zhuó):砍;削。剉(cuò):铡碎。荐:草垫。

⑤追送:跟随送行。

⑥羊晫、顾荣:羊晫是豫章国郎中令,是陶侃的同乡,顾荣是中书郎。

【译文】陶侃年少时就有大志,家境却非常贫寒,和母亲湛氏住在一起。同郡人范逵一向很有名望,被举荐为孝廉,有一次到陶侃家找··地方住宿。当时,冰雪满地已经多日了,陶侃家一无所有。可是范逵车马仆从很多。陶侃的母亲湛氏对陶侃说:“你只管到外面留下客人,我自己来想办法。”湛氏头发很长,拖到地上,她剪下来做成两条假发,换到几担米。又把每根柱子都削下一半来做柴烧,把草垫子都剁了做草料喂马。到傍晚,便摆上了精美的饮食,随从的人也都不欠缺。范逵既赞赏陶侃的才智和口才,又对他的盛情款待深感愧谢。第二夭早晨,范逵告辞,陶侃送了一程又一程,快要送到百里左右。范逵说:“路已经走得很远了,您该回去了。”陶侃还是不肯回去。范逵说:“你该口去了。我到了京都洛阳,一定给你美言一番。”陶侃这才回去。范逵到了洛阳,就在羊晫、顾荣等人面前称赞陶佩,使他广泛地得到了好名声。(20)陶公少时作鱼梁吏,尝以坩 饷母①。母封 付使,反书责侃曰:“汝为吏,以官物见饷,非唯不益,乃增吾忧也。”

【注释】①鱼梁:在水中筑的捕鱼的堰。按:(晋书·列女传)载,陶侃任寻阳县吏时,曾监管鱼梁。坩(gān):陶器;瓦罐。 (zhǎ):鱼制品,如腌鱼、糟鱼之类。

【译文】陶侃年轻时做监管鱼梁的小吏,曾经送去一罐腌鱼给母亲。他母亲把腌鱼封好交给来人带回去,并且回封信责备陶侃说:“你做官吏,拿公家的东西送给我,这不只没有好处,反而增加了我的忧虑。”

(21)桓宣武平蜀,以李势妹为妾,甚有宠,常著斋后①。主始不知,既闻,与数十婢拔白刃袭之。正值李梳头,发委藉地,肤色玉曜,不为动容②。徐曰:“国破家亡,无心至此;今日若能见杀,乃是本怀。”主惭而退。【注释】①“桓宣武”句:桓温娶晋明帝女甫康长公主力妻。平蜀事见《识鉴》第20 则注①。②委:放下;垂下。曜:光芒。

【译文】桓温平定了蜀地,娶李势的妹妹做妾,很宠爱她,总是把她安置在书斋后住。公主起初不知道,后来听说了,就带着几十个婢女提着刀趁她不备去杀她。到了那里,正遇见李氏在梳头,头发垂下来铺到地上,肤色像白玉一样光采照人,并没有因为公主到来而表情有变。她从容不迫他说道:“我国破家亡,并不情愿到这里来;今天如果能被杀而死,这倒是我的心愿。”公主很惭愧,就退出去了(22)庾玉台,希之弟也;希诛,将戮玉台①。玉台子妇,宣武弟桓豁女也,徒跣求进,阍禁不内②。女厉声曰:“是何小人!我伯父门,不听我前!”因突入,号泣请曰:“庾玉台常因人,脚短三寸,当复能作贼不?”宣武笑曰:“婿故自急。”遂原玉台一门③。

【注释】①“庾玉台”句:庾友,小名玉台,是庾冰的儿子。公元371 年,桓温废晋帝为东海王,立会稽王司马晃为帝。因厦冰家族势力强大,就想消灭他们,于是诬陷他们谋反,害死了庾友的儿个弟弟。庾友的哥哥庾希闻难而逃,后来也被杀害。

②徒跣:光着脚步行。这里形容急忙之状。阍:守门人。内:通“纳”,接纳。③“遂原”句:庾玉台如被杀,全家当不免,所以这样说,原,赦罪。

【译文】庾玉台是庾希的弟弟;庾希被杀以后,将要杀玉台。玉台的儿媳妇,是桓温弟弟桓豁的女儿,她心急得光着脚去求见桓温,掌门官挡着不让进去。她大声斥责说:“这是哪个奴才!我伯父的家。竟敢不让我进去!”说着便冲了进去,哭喊着请求说:“庚玉台的一只脚短了三寸,常常要扶着人才能走路,这还会谋反吗?”桓温笑着说:“侄婿自然会着急。”终于赦免了庾玉台这一家。

(23)谢公夫人帏诸婢,使在前作伎,使太傅暂见,便下帏①。太傅索更开,夫人云:“恐伤盛德。”

【注释】①帏:指设置帷幕,也指帷幕。伎:歌舞。

【译文】谢安的妻子刘夫人挂起帷幕围着众婢女,叫她们在自己面前表演歌舞,也让谢安看了一会,便放下了帷幕。谢安要求再打开帷幕,夫人说:“恐怕会损害你的美德。”

(24)桓车骑不好著新衣。浴后,妇故送新衣与,车骑大怒,催使持去。妇更持还,传语云:“衣不经新,何由而故?”桓公大笑,著之。

【译文】车骑将军桓冲不喜欢穿新衣服。有一次洗完澡,他妻子故意叫仆人送去新衣服给他,桓冲大怒,催仆人把衣服拿走。他妻子又叫人再拿回来,并且传话说:“衣服不经过新的,怎么能变成旧的呢?”桓冲听了大笑,就穿上了新衣。

(25)王右军郗夫人谓二弟司空、中郎曰①:“王家见二谢,倾筐倒庋②;见汝辈来,平平尔。汝可无烦复往。”

【注释】①司空、中郎:指郗愔、郗昙。郗愔在简文帝时拜司空,但辞谢不肯就职,死后追赠司空。郗昙曾任北中郎将。

②二谢:指谢安、谢万兄弟。倾筐倒庋(guǐ):把竹筐、架子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比喻尽其所有,款待丰盛。度,放器物的架子。按:王家,谢家是豪门望族,而祁家原先孤贫,并非士族,故王家以门第观念看不起郗家。【译文】右军将军王羲之妻子郗夫人对两个弟弟说:“王家见谢家兄弟来,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翻出来款待人家;见你们来,不过平平常常罢了。你们可以不必再去了。”

(26)王凝之谢夫人既往王氏,大薄凝之①;既还谢家,意大不说。太傅慰释之曰:“王郎,逸少之子,人身亦不恶,汝何以恨乃尔②?”答曰:“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③;群从兄弟,则有封、胡、遏、未④。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

【注释】①谢夫人:王凝之妻子谢道韫(见《言语》第71 则),是谢安的哥哥谢奕的女儿.王羲之(字逸少)的儿媳妇。

②人身:人品、才学。

③阿大、中郎:阿大不知指谁,疑指谢安的堂兄谢尚。中郎可能指谢安弟弟谢万,他曾任抚军从事中郎。也可能指谢安哥哥、排行第二的谢据(参看《批漏》第5 则)。④群从兄弟:同族的堂兄弟。封、胡、遏、未:封是谢韶,胡是谢朗,遏是谢玄,未是谢渊,这都是小名。四人都是谢家有才学的人。

【译文】王凝之妻子谢夫人到王家后,非常轻视凝之;回到谢家后,心里非常不高兴。太傅谢安安慰、开导她说:“王郎是逸少的儿子,人品和才学也不错,你为什么竟不满意到这个地步?”谢夫人回答说:“同一家的叔父里头,就有阿大、中郎这样的人物;本家兄弟,就有封、胡、遏、未这样的人物。没想到天地之间,竟有王郎这种人!”

(27)韩康伯母隐古几毁坏,卞鞠见几恶,欲易之①。答曰:“我若不隐此,汝何以得见古物!”

【注释】①隐(yìn):倚靠。卞鞠:是韩母的外孙,生活奢靡,平时服用,力求新异,常“以富贵骄人”。按:韩母的回答是对卞鞠的讽刺。

【译文】韩康伯母亲平日靠着的那张旧小桌子坏了,卞鞠看见小桌破旧了,就想换掉它。韩母回答说:“我如果不倚着这个,你又怎么能见到古物!”

(28)王江州夫人语谢遏曰:“汝何以都不复进①?为是尘务经心,天分有限②?”

【注释】①王江州:王凝之,曾任江州刺史。他的夫人谢道韫是谢遏(谢玄)的姐姐。“汝何”句:按:《晋书·列女传》载,谢道韫曾责备谢玄学问没有长进。

③为是:还是,表选择的连词。

【译文】江州刺史王凝之夫人问谢遏道:“你为什么一点也不再长进?是一心注意世俗杂务,还是天资有限?”

(29)郗嘉宾丧,妇兄弟欲迎妹还,终不肯归。曰:“生纵不得与郗郎同室,死宁不同穴!”

【译文】郗嘉宾死了,他妻子的兄弟想把妹妹接回去,她却始终不肯返回娘家。

说:“活着虽然不能和郗郎同居一室,死了岂可不和他同葬一穴!”

(30)谢遏绝重其姊,张玄常称其妹,欲以敌之。有济尼者,并游张。

谢二家,人间其优劣。答曰:“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风气;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是闺房之秀①。”

【注释】①林下:竹林之下或树林之下,实指隐士所在之处。按:济尼之言,实际是说顾家妇(张玄妹)不如王夫人(谢道韫)。称赞王夫人有隐士风度,顾家妇不过是妇女中的优秀者而已。

【译文】谢遏非常推重自己的姐姐谢道韫,张玄常常称赞自己的妹妹,想使她和谢遏姐姐并列。有个尼姑叫济尼,和张、谢两家都有交往,别人问她这两个人的高下。她回答说:“王夫人神态风度潇洒爽朗,确实有隐士的风采和气度;顾家媳妇心地清纯,洁白光润,自然是妇女中的优秀者。”

(31)王尚书惠尝看王右军夫人,问:“眼耳未觉恶不①?”答曰:“发白齿落,属乎形骸;至于眼耳,关于神明,那可便与人隔②!”

【注释】①恶:不好,这里指视力、听力衰退。

②神明:精神。隔:隔阂。按;这句是说还没有到眼花耳聋,彼此不通情意的程度。【译文】尚书王惠曾经去看望过右军将军王羲之的夫人,问她说:“眼睛、耳朵还没有觉得不好吧?”她回答说:”头发白了,牙掉了,这是属于身体的衰老;至于视力和听力,关系到精神,哪能就阻碍和别人交往呢!”

(32)韩康伯母殷,随孙绘之之衡阳,于阖庐洲中逢桓南郡①。卞鞠是其外孙,时来问讯。谓鞠曰:“我不死,见此竖二世作贼②!”在衡阳数年,绘之遇桓景真之难也③,殷抚尸哭曰:“汝父昔罢豫章,征书朝至夕发④;汝去郡邑数年,为物不得动,遂及于难,夫复何言!”

【注释】①绘之:是韩康伯的儿子,任衡阳太守。

②“见此”句:竖指小子,是对人的蔑称。二世指桓温和温玄父子。温久怀篡夺之志,事未成而死。桓玄也志在篡夺,公元398 年起兵反帝室; 402 年举兵东下建康,掌管朝政。韩母可能在此期间遇见他。当时卞鞠任桓玄的长史,为他出谋划策。③桓景真:桓亮,字景真,是桓温的孙子,桓玄的侄儿。公元403 年桓玄称帝,次年兵败被杀。到405 年其余党桓亮等分扰荆、湘、江、豫诸州,杀了衡阳前太守韩绘之等。这就是这里说的桓景真之难。

④“汝父”句:韩康伯曾任豫章大守,后人为侍中。

【译文】韩廉伯的母亲殷氏,随着孙子韩绘之到衡阳去,途中在阖庐洲上遇见南郡公桓玄。桓玄的长史卞鞠是殷氏的外孙,当时也来问安。殷氏对卞鞠说:“我不死,就看到了这小子两代人做乱臣贼子!”在衡阳住了几年,绘之在桓景真的叛乱中被害,殷氏抚尸痛哭道:“你父亲以前免去豫章太守时,征调他的文书早晨到了,他傍晚就上路;你免官已经几年了,却为着别人不能动身,终于遭难,这还能说什么呢!”[下一章>>]   [返回目录▲]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太清宫乐章。序入破第一奏

唐代佚名

真宗开妙理,冲教统清虚。化演无为日,言昭有象初。
瑶台肃灵瑞,金阙映仙居。一奏三清乐,长回八景舆。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五郊乐章。舒和

唐代佚名

千里温风飘绛羽,十枝炎景剩朱干。
陈觞荐俎歌三献,拊石摐金会七盘。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祀圜丘乐章。凯安

唐代佚名

昔在炎运终,中华乱无象。酆郊赤乌见,邙山黑云上。
大赉下周车,禁暴开殷网。幽明同叶赞,鼎祚齐天壤。
复制

诗词秀

关注教你赏诗词

© 2018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