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三

作者:干宝

泰山澧泉
【原文】
泰山之东,有澧泉,其形如井,本体是石也。欲取饮者,皆洗心志,跪而挹①之,则泉出如飞,多少足用,若或污漫,则泉止焉。盖神明之尝志者也。

【注释】
①挹:舀。

【译文】
泰山的东边有澧泉,它的形状像口井,它的本体是石头。想要取这泉水饮用的人,都必须清洗思想,跪着去舀它,那么这泉水就会飞也似地喷出来,数量足够你用的了。如果心地肮赃,那么这泉水就不冒出来了。这大概是神灵用来试探人心的东西吧。

樊山致雨
【原文】
樊东之口,有樊山,若天旱,以火烧山,即至大雨。今往有验。

【译文】
樊口的东面有座樊山。如果天旱,就放火烧山,立即就会天降大雨。至今都灵验。

孔窦清泉
【原文】
空桑之地,今名为孔窦,在鲁南,山之穴外,有双石,如桓楹起立,高数丈。鲁人弦歌祭祀,穴中无水,每当祭时,洒扫以告,辄有清泉自石间出,足以周事。既已,泉亦止。其验至今存焉。

【译文】
空桑这个地方,现在叫孔窦,在鲁国南山的山洞里。它外面有一对山石,像房屋的石柱一样竖立在那里,高达数丈,鲁国人在这里歌舞祭祀。山洞里面没有水,但每到祭祀的时候,洒扫清洁,祷告神明之后,便有清澈的泉水从山石间溢出,足够祭祀活动使用。祭祀结束,泉水就自然停止了。这种灵验,至今依然存在。

龟化城
【原文】
秦惠王二十七年,使张仪筑成都城,屡颓①。忽有大龟浮于江,至东子城东南隅而毙。仪以问巫。巫曰:“依龟筑之。”便就,故名龟化城。

【注释】
①颓:倒塌。

【译文】
战国时,秦惠文王二十七年,惠文王派大臣张仪去筑成都城。筑了多次,城墙都倒塌了。一天,忽然有一只大乌龟浮在江面上,但游到城东的子城东南角就死了。张仪为这事去询问巫师,巫师回答说:“按照乌龟的外形筑城。”依其言,城果然筑成了。所以这座城叫做“龟化城”。

城沦为湖
【原文】
由拳县,秦时长水县也。始皇时童谣曰:“城门有血,城当陷没为湖。”有妪闻之,朝朝往窥。门将欲缚之。妪言其故。后门将以犬血涂门,妪见血,便走去。忽有大水,欲没县。主簿令干入白令,令曰:“何忽作鱼?”干曰:“明府亦作鱼。”遂沦为湖。

【译文】
由拳县,是秦代的长水县。秦始皇时,有童谣唱道:“城门有血,城当陷没为湖。”有个老妇人听到后,就天天到城门来悄悄观看。守城的将吏要抓她,于是老妇人就说明了前来偷看的原因。后来,守城将吏就将狗血涂在城门上。老妇人看到城门上果真有血,就跑开了。一天,忽然涨大水,县城即将被淹没。县里的主簿派主管府吏去报告县令。县令看见前来报告的府吏,问道:“你怎么忽然变成鱼的样子了?”府吏说:“大人,您也变成鱼的样子了!”就这样,这个县陷落成湖泊了。

丹砂井
【原文】
临沅县有廖氏,世老寿。后移居,子孙辄残折①。他人居其故宅,复累世寿。乃知是宅所为。不知何故。疑井水赤。乃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数十斛;丹汁入井,是以饮水而得寿。

【注释】
①残折:夭折。

【译文】
临沅县有一户姓廖的人家,世世代代都长寿。后来,这家人移居别处,子孙的寿命缩短了。别的人家迁到廖家老宅居住,也是世代长寿。这才知道是这个宅院使人长寿,但不清楚具体原因。怀疑与井水是红色的有关,于是挖掘井房左右两边,发现有古人埋藏的几十斛朱砂。朱砂经水浸湿的汁液渗入井里,所以饮用这口井水的人就能长寿。

江东馀腹
【原文】
江东名“馀腹”者:昔吴王阖闾江行,食脍,有余,因弃中流,悉化为鱼;今鱼中有名“吴王脍馀”者,长数寸,大者如箸,犹有脍形。

【译文】
江东有一种名叫“馀腹”的鱼,是从前吴王阖闾巡游长江宴饮时,丢弃到江里的剩余生鱼片变化而成的。现在有一种名叫“吴王脍馀”的鱼,长约几寸,像筷子一样大小,还可见生鱼片的形状。

蜾蠃①
【原文】
土蜂,名曰“蜾蠃”,今世谓“”,“细腰”之类。其为物雄而无雌,不交,不产;常取桑虫或阜螽子育之,则皆化成己子。亦或谓之“螟蛉”。《诗》曰:“螟蛉有子,果蠃负之”,是也。

【注释】
①蜾蠃(guǒ luǒ):寄生蜂的一种。亦名蒲卢。腰细,体青黑色,长约半寸,以泥土筑巢于树枝或壁上,捕捉螟蛉等害虫,为其幼虫的食物,古人误以为收养幼虫。

【译文】
有一种野蜂,名叫蜾蠃,现在叫做,属于细腰蜂一类。作为生物,它却只有雄虫,没有雌虫,不交配,不产子。它常常捕捉桑虫或阜螽的幼虫来养育,把它们都当做自己产的幼虫。也有人称它们为“螟蛉”。《诗经》上说“螟蛉有子,果蠃负之”(螟蛉有了幼虫,蜾蠃来喂养),就是指这事。

木蠹①
【原文】
木蠹,生虫,羽化为蝶。

【注释】
木蠹(dù):蛀蚀木头的虫子。

【译文】
木头被蛀蚀,生成虫子,虫子长出翅膀变化成蝴蝶。

柯亭笛
【原文】
蔡邕尝至柯亭,以竹为椽,邕仰盼之,曰:“良竹事。”取以为笛,发声辽亮。一云,邕告吴人曰:“吾昔尝经会稽高迁亭,见屋东间第十六竹椽可为笛。”取用,果有异声。

【译文】
蔡邕曾经来到柯亭,那里的人用竹子做屋椽。蔡邕抬头打量那竹椽,说:“好竹子啊!”便拿来把它做成了笛子,这笛子吹奏起来发音嘹亮。一种说法是,蔡邕对吴郡的人说:“我过去曾经路过会稽郡高迁亭,看见房子东头第十六根竹椽可以做笛。拿下来做成了笛子,果然能吹出奇异的音质。” [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2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阿房宫赋

唐代杜牧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不知乎 一作:不知其;西东 一作:东西)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见者,三十六年。(有不见者 一作:有不得见者)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渔家傲·秋思

宋代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使至塞上

唐代王维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扫描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描关注

诗词秀公众号

© 2019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