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作者:干宝

熊渠子射石
【原文】
楚熊渠子夜行见寝石,以为伏虎,弯弓射之。没金,铩羽。下视,知其石也。因复射之,矢摧,无迹。
汉世复有李广,为右北平太守,射虎,得石,亦如之。
刘向曰:“诚之至也,而金石为之开,况于人乎!夫唱而不和,动而不随,中必有不全者也。夫不降席而匡①天下者,求之己也。”

【注释】
①匡:匡正。

【译文】
楚国熊渠子夜间巡行,看见横卧着的石头,以为是趴在地上的老虎,便拉弓射它,箭头陷没在石头里边,箭杆上的羽毛都掉下来了。他下马仔细一看,才知道那是石头,接着又射它,箭被折断了,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汉代又有个李广,任右北平太守,他以为自己是在射老虎,结果射到的却是石头。也像熊渠子那样。
刘向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更何况是人!你倡议而别人不响应,你行动而别人不追随,那么你内心深处一定有不完善的地方。不离开座席而能匡正天下,是因为以身作则的缘故啊。”

由基更羸善射
【原文】
楚王游于苑,白猿在焉;王令善射者射之,矢数发,猿搏矢而笑;乃命由基,由基抚弓,猿即抱木而号。
及六国时,更羸谓魏王曰:“臣能为虚发而下鸟。”魏王曰:“然则射可至于此乎?”羸曰:“可。”有顷闻雁从东方来,更羸虚发而鸟下焉。

【译文】
楚王在园林游猎,遇见一只白猿。楚王命令好射手射击它,一连射了好几箭,被白猿用手抓着箭发笑。楚王于是命令百步穿杨的神射手养由基射击白猿,养由基拿起弓箭,白猿就抱着树枝哭叫起来。
到战国时候,更羸对楚王说:“我能够虚拉弓,不放箭,飞鸟就会掉下来。”魏王说:“难道射技可以达到这种精湛的水平吗?”更羸说:“能。”一会儿,听到大雁从东方飞来的声音,更羸虚拉一下弓,一只大雁就从天上掉下来。

古冶子杀鼋
【原文】
齐景公渡于江、沅之河,鼋衔左骖,没之。众皆惊惕;古冶子于是拔剑从之,邪行五里,逆行三里,至于砥柱之下,杀之,乃鼋也,左手持鼋头,右手拔左骖,燕跃鹄踊而出,仰天大呼,水为逆流三百步。观者皆以为河伯也。

【译文】
齐景公渡黄河,有一只大鼋咬着他马车左边的马,拖进河里,大家都惊慌害怕。古冶子于是拔出宝剑去追赶大鼋,他斜着追赶了五里,又逆水追赶了三里,来到中流砥柱的石岛。古冶子杀死它,才知道它是一只大鼋。他左手提着鼋头,右手挟着那匹边马,像燕子、天鹅一样飞出水面来。他仰头朝天大吼一声,河水被震动得倒流了三百步,观看的人都以为他是河伯。

三王墓
【原文】
楚干将莫邪为楚王作剑,三年乃成,王怒,欲杀之。剑有雌雄,其妻重身①,当产,夫语妻曰:“吾为王作剑,三年乃成;王怒,往,必杀我。汝若生子,是男,大,告之曰:‘出户,望南山,松生石上,剑在其背。’”于是即将雌剑往见楚王。王大怒,使相之,剑有二一雄,一雌,雌来,雄不来。王怒,即杀之。
莫邪子名赤,比后壮,乃问其母曰:“吾父所在?”母曰:“汝父为楚王作剑,三年乃成,王怒,杀之。去时嘱我:‘语汝子:出户,往南山,松生石上,剑在其背。’”于是子出户,南望,不见有山,但睹堂前松柱下石砥之上,即以斧破其背,得剑。日夜思欲报楚王。
王梦见一儿,眉间广尺,言欲报雠。王即购之千金。儿闻之,亡去,入山,行歌。客有逢者。谓:“子年少。何哭之甚悲耶?”曰:“吾干将莫邪子也。楚王杀吾父,吾欲报之。”客曰:“闻王购子头千金,将子头与剑来,为子报之。”儿曰:“幸甚。”即自刎,两手捧头及剑奉之,立僵。客曰:“不负子也。”于是尸乃仆。客持头往见楚王,王大喜。客曰:“此乃勇士头也。当于汤镬②煮之。”王如其言。煮头三日,三夕,不烂。头踔出汤中,踬目大怒。客曰:“此儿头不烂,愿王自往临视之,是必烂也。”王即临之。客以剑拟王,王头随堕汤中;客亦自拟己头,头复堕汤中。三首俱烂,不可识别。乃分其汤肉葬之。故通名三王墓。今在汝南北宜春县界。

【注释】
①重身:怀孕。
②汤镬(huò):煮着滚水的大锅。古代常作刑具,用来烹煮罪人。

【译文】
楚国的干将、莫邪夫妇给楚王铸造宝剑,三年才铸成。楚王生气了,想杀死他们。宝剑有雌雄二剑,当时干将的妻子身怀有孕,将要分娩,丈夫对妻子说:“我替楚王铸剑,三年才铸成;楚王会生气,我去见他,他一定会杀我。你如果生的是男孩,长大了,就告诉他:‘出门望着南山,看见一棵松树长在石头上,宝剑就在那树的背上。’”于是干将就带着雌剑去见楚王。楚王非常生气,叫人仔细察看,说:“宝剑共有两把,一把雄剑,一把雌剑,雌剑送来了,雄剑还没有送来。”楚王发怒了,立即杀死了干将。
莫邪的儿子名叫赤,等到他长大了,他就问母亲:“我的父亲在哪里?”他母亲说:“你父亲给楚王铸剑,三年才铸成,楚王发怒把他杀了。他离家时嘱咐我:‘告诉我儿子:出门望着南山,看见一棵松树长在石头上,宝剑就在那树的背上。’”于是儿子走出门来,向南望,不见有山,只看见堂前有一根松木檐柱,立在石砥上面。儿子便用斧头劈破松柱的背,得到了宝剑。他日思夜想,要向楚王报仇。
楚王梦见一个男孩,两条眉毛之间宽一尺,说要报仇。楚王就悬赏千金捉拿他。男孩听到消息,急忙逃走,躲进深山,他一边走着一边悲哀地唱歌。有一个侠客遇见他,问他:“你年纪还小,为什么哭得这样悲伤呢?”男孩说:“我是干将、莫邪的儿子。楚王杀死了我的父亲,我要向他报仇!”侠客说:“听说楚王悬赏千金要你的脑袋,把你的宝剑和脑袋拿来,我为你报仇。”男孩说:“太好了!”他就割下自己的头,两只手捧着头和宝剑交给侠客,身子僵硬地站立着。侠客说:“我不会辜负你。”于是男孩的尸体才倒下去。
侠客带着人头去见楚王,楚王十分高兴。侠客说:“这是勇士的头颅,应当用大汤锅来煮它。”楚王依照他的话去做。男孩的头煮了三天三夜,没有煮烂,头在滚水中跳出水面,瞪着眼睛,充满愤怒。侠客说:“这个小孩的头煮不烂,希望大王亲自到汤锅边去察看,这样一定能够煮烂。”楚王就走到汤锅边上去看。侠客用宝剑向楚王的头砍去,楚王的脑袋随即掉进滚水中。侠客也挥剑砍断自己的头,他的头也掉进滚水中。三颗人头都煮得稀烂,无法分别出是谁的人头。于是,只好把那锅里的汤肉分成三份埋葬,所以统称为“三王墓”。如今这墓在汝南郡北宜春县境内。

断头而语
【原文】
渤海太守史良,好一女子,许嫁而不果,良怒,杀之,断其头而归,投于灶下。曰“当令火葬。”头语曰:“使君我相从,何图当尔!”后梦见曰:“还君物。”觉而得昔所与香缨金钗之属。

【译文】
渤海郡太守史良和一个女子相好,女子许诺嫁给他,后来却没有兑现。史良生气了,把女子杀死,砍下她的头带回家,扔到灶下,说:“我要用火烧毀你。”女子的头说:“使君,我和你相好,哪里想到会是这样!”后来史良梦见女子说:“还给你东西。”他醒来看见他以前赠予女子的香缨、金钗之类的东西。

东方朔灌酒消患
【原文】
汉武帝东游,未出函谷关,有物当道,身长数丈,其状象牛,青眼而曜睛,四足,入土,动而不徙。百官惊骇。东方朔乃请以酒灌之。灌之数十斛,而物消。帝问其故。答曰:“此名为患,忧气之所生也。此必是秦之狱地,不然,则罪人徒作之所聚。夫酒忘忧,故能消之也。”帝曰:“吁!博物①之士,至于此乎!”

【注释】
①博物:通晓众物。

【译文】
汉武帝在东方巡游,还没有走出函谷关,就有一个怪物挡在路上。怪物身长好几丈,它的形状像一头牛,青色的眼睛,眼珠闪耀,光彩夺目,四只脚伸进地里,脚动而没有走开。随行的百官都感到惊奇害怕。东方朔于是请求用酒来灌它。灌了它几十斛酒,这个怪物就不见了。汉武帝问是什么缘故,东方朔回答:“这个怪物名叫患,是忧郁之气所产生的。这个地方一定是秦朝的监狱,不然,就是犯罪人集中服劳役的场所。酒能忘忧,所以能用酒消除它。”汉武帝说:“啊!知识渊博的人,才有这样的本事呀!”

谅辅以身祈雨
【原文】
后汉,谅辅,字汉儒,广汉新都人,少给佐吏,浆水不交,为从事,大小毕举,郡县敛手。时夏枯旱,太守自曝中庭,而雨不降;辅以五官掾出祷山川,自誓曰:“辅为郡股肱①,不能进谏,纳忠,荐贤,退恶,和调百姓;至令天地否隔,万物枯焦,百姓喁喁,无所控诉,咎尽在辅。今郡太守内省责己②,自曝中庭,使辅谢罪,为民祈福;精诚恳到,未有感彻,辅今敢自誓:若至日中无雨,请以身塞无状。”乃积薪柴,将自焚焉。至日中时,山气转黑,起雷,雨大作,一郡沾润。世以此称其至诚。

【注释】
①股肱:得力助手。
②内省责己:反省自己,责备自己。

【译文】
东汉谅辅,字汉儒,是广汉郡新都人,他年轻时供职佐吏,为官清廉,浆水不受。后来任从事,大小事情都办得妥当,郡县的人都钦佩他、敬重他。
当时夏天干旱,太守在庭院中让太阳暴晒自己来求雨,还是没有下雨;谅辅以五官掾的身份出去祷告山水,他发誓说:“我谅辅身为郡守的得力助手,不能劝谏上司接纳忠言,推荐贤才摒退坏人,调和阴阳,致使天地隔绝不通,万物干枯,百姓抬头望雨,没有控诉的地方,罪过全在我谅辅。如今郡太守自己反省,责备自己,在庭院中暴晒自己来求雨,让我谅辅来认罪,为百姓求福;诚心诚意,恳切真挚,尚未感通神明,我现在敢自己发誓:如果到了中午还不下雨,请让我用自己的身体来抵罪。”于是他堆积木柴,准备自焚。到了中午,山上的云气变黑,响起雷声,下起大雨来,一郡的地方都得到滋润。当世的人因此称赞谅辅是最诚信、实在的人。

何敞消灾
【原文】
何敞,吴郡人,少好道艺,隐居,里以大旱,民物憔悴,太守庆洪遣户曹掾致谒,奉印绶,烦守无锡。敞不受。退,叹而言曰:“郡界有灾,安能得怀道!”因跋涉①之县,驻明星屋中,蝗蝝消死,敞即遁去。后举方正博士,皆不就,卒于家。

【注释】
①跋涉:在泥水之中艰难行走。指旅途艰苦。

【译文】
何敞,吴郡人,年轻时喜欢道术,隐居。乡里因为大旱,老百姓生活非常贫困,郡太守庆洪派遣户曹掾送上名帖,拿着印章绶带,请他任无锡县令。何敞不接受,告退,他叹息说:“郡中有灾荒,我怎么能够怀有道术不用?”于是他步行到县里,用道术将太白金星停留在屋子里,蝗虫死亡消灭,何敞就悄悄离开了。后来选举他做方正、博士,他都没有去任职,老死在家里。

葛祚去民累
【原文】
吴时,葛祚为衡阳太守,郡境有大槎①横水,能为妖怪,百姓为立庙,行旅祷祀,槎乃沈没;不者,槎浮,则船为之破坏。祚将去官,乃大具斧斤,将去民累。明日,当至,其夜闻江中汹汹有人声,往视之,槎乃移去,沿流下数里,驻湾中。自此行者无复忧覆之患。衡阳人为祚立碑,曰“正德祈禳,神木为移。”

【注释】
①槎:木筏。

【译文】
三国吴时,葛祚任衡阳太守。郡境内有一根斜砍的大木头横在江上,能兴妖作怪。老百姓给它建立祠庙。过路的人去祷告祭祀,木头就沉入水底;不然的话,木头浮上来,行船就会被它撞坏。葛祚将要辞官的时候,就准备了许多斧头,要为老百姓除掉这个祸害。他们第二天要到江上去。当天夜里他们听见江中有喧哗的人声,到江上去看,木头竟然自己移走,沿江流下几里,停在江湾中。从此以后,行人不再担忧行船翻覆沉没。衡阳的老百姓为葛祚立碑,说是:“端正德行,祈祷消灾,神木因此移走。”

曾子孝感万里
【原文】
曾子从仲尼在楚,而心动,辞归,问母,母曰:“思尔,啮指。”孔子曰:“曾参之孝,精感万里。”

【译文】
曾子跟随孔子在楚国游历,心里有所感应,他告辞回家问候母亲。母亲说:“我想念你的时候,就咬自己的指头。”孔子知道这件事后说:“曾子的孝心,神通万里之外。”

王祥剖冰
【原文】
王祥,字休征,琅邪人,性至孝,早丧亲,继母朱氏不慈,数谮①之,由是失爱于父。每使扫除牛下。父母有疾,衣不解带。母常欲生鱼,时天寒,冰冻,祥解衣将剖冰求之,冰忽自解,双鲤跃出,持之而归。母又思黄雀炙,复有黄雀数十,入其幞,复以供母。乡里惊叹,以为孝感所致。

【注释】
①谮(zèn):说别人的坏话。

【译文】
王祥,字休征,琅邪郡人。生性非常孝顺。他从小死了母亲,继母朱氏不喜欢他,多次说他的坏话,由此他失去了父亲的爱护。每次都叫他去打扫牛棚。父母生病,他日夜侍候,不脱衣睡觉。继母想吃活鱼,当时天寒地冻,王祥脱下衣服,准备破冰去捉鱼。冰忽然自动破开,两条鲤鱼从水中跳出来,王祥拿着鱼回了家。继母想吃烤熟的黄雀肉,又有几十只黄雀飞进王祥的帐子里,他又拿去侍奉母亲。同乡的人都惊奇赞叹,认为这是王祥的孝心感动上天的结果。

楚僚卧冰
【原文】
楚僚,早失母,事后母至孝,母患痈肿,形容日悴,僚自徐徐吮之,血出,迨①夜即得安寝。乃梦一小儿,语母曰:“若得鲤鱼食之,其病即差,可以延寿。不然,不久死矣。”母觉而告僚,时十二月,冰冻,僚乃仰天叹泣,脱衣上冰,卧之。有一童子,决僚卧处,冰忽自开,一双鲤鱼跃出。僚将归奉其母,病即愈。寿至一百三十三岁。盖至孝感天神,昭应如此。此与王祥,王延事同。

【注释】
①迨:等到。

【译文】
楚僚从小死了母亲,侍候后母十分孝顺。后母患痈疽脓肿,形体日渐憔悴,楚僚亲自用嘴给她慢慢吮吸脓疮,吸出脓血,到了晚上,她就能够安稳地睡觉。后母梦见一个小孩子对她说:“如果你得到鲤鱼来吃,你的病马上会好,还可以延长寿命。不然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亡。”后母醒来,把这个梦告诉楚僚。当时是十二月,冰冻天气,楚僚于是仰头向天长叹哭泣,脱下衣服在冰上卧下。有一个小孩子,来挖楚僚卧冰的地方,冰忽然自己裂开,一对鲤鱼从河里跳出来。楚僚拿着鱼回家给后母吃,后母的病立即痊愈,她活到一百三十三岁。这大概是他非常孝顺感动了天神,才有这样明显的应验。这跟王祥、王延的故事相同。

盛母眼复明
【原文】
盛彦,字翁子,广陵人,母王氏,因疾失明,彦躬自侍养。母食,必自哺之。母疾,既久,至于婢使数见捶挞,婢忿恨,闻彦踅行,取蛴螬①炙饴之。母食,以为美,然疑是异物,密藏以示彦。彦见之,抱母恸哭,绝而复苏。母目豁然即开,于此遂愈。

【注释】
①蛴螬:金龟子的幼虫。

【译文】
盛彦,字翁子,是广陵人,他母亲王氏,因病双眼失明。盛彦亲自侍候她。母亲吃东西,盛彦必定亲自喂她。他母亲已经病很久了,心情烦躁,以致对婢女也多次鞭打。婢女愤恨她,听说盛彦暂时外出,就拿金龟子的幼虫烧烤给她吃。盛彦的母亲吃了,觉得味道好,然而怀疑是怪东西,悄悄藏起一点给盛彦看。盛彦看见是虫子,抱着母亲痛哭,哭得死去活来。他母亲的眼睛一下子就复明了,从此病就好了。

颜含寻蛇胆
【原文】
颜含,字宏都,次嫂樊氏,因疾失明,医人疏方,须蚺蛇①胆,而寻求备至,无由得之。含忧叹累时,尝昼独坐,忽有一青衣童子,年可十三四,持一青囊授含,含开视,乃蛇胆也。童子逡巡②出户,化成青鸟飞去。得胆,药成,嫂病即愈。

【注释】
①蚺蛇:蟒蛇。
②逡巡:一刹那。

【译文】
颜含,字宏都。他的二嫂樊氏,因病双目失明。医生开的处方,必须用蟒蛇的胆配药,而到处去寻找也无法找到。颜含忧虑叹息了好长时间。有一次,他白天独自一人坐在家里,忽然有一个穿青衣的小孩,年龄大约十三四岁,拿看一只青色口袋送给他。颜含打开口袋一看,正是蛇胆。小孩很快就走出门去,变成青鸟飞走了。得到蛇胆配齐药,他嫂嫂的病立即就痊愈了。

郭巨埋儿得金
【原文】
郭巨,隆虑人也,一云河内温人,兄弟三人,早丧父,礼毕,二弟求分,以钱二千万,二弟各取千万,巨独与母居客舍,夫妇佣赁以给公养。居有顷,妻产男,巨念举儿妨事亲,一也;老人得食,喜分儿孙,减馔,二也;乃于野凿地,欲埋儿,得石盖,下有黄金一釜,中有丹书,曰:“孝子郭巨,黄金一釜①,以用赐汝。”于是名振天下。

【注释】
①釜:古量器。

【译文】
郭巨,隆虑县人,又说是河内郡温县人。兄弟三人早年死了父亲。丧礼结束,两个弟弟要求分家。家产有两千万,两个弟弟各分得一千万。郭巨独自与母亲居住在客店里,他和妻子给人家当雇佣,来供养母亲。住了一段时间,他妻子生下一个男孩。郭巨考虑抚养儿子会影响侍候母亲,这是其一;老人得到食物,喜欢分给儿孙,就会减少她的食物,这是其二。于是他到野外去挖坑,想把儿子埋掉。他挖到一块石头盖板,盖板下面有一罐黄金,罐里面有一张丹砂写的文书,上面写着:“孝子郭巨,黄金一罐,拿来赏赐你。”于是郭巨的名声传遍天下。

衡农梦虎啮足
【原文】
衡农,字剽卿,东平人也。少孤,事继母至孝。常宿于他舍,值雷风,频梦虎啮其足,农呼妻相出于庭,叩头三下。屋忽然而坏,压死者三十余人,唯农夫妻获免。

【译文】
衡农,字剽卿,是东平人。他小时候母亲死了,侍候继母非常孝顺。有一天,他住在别人家的房舍里,遇到打雷刮风,他不断梦见老虎咬他的脚。衡农喊起妻子,一同走到庭院里,磕了三下头。房屋忽然倒塌,压死三十多人,只有衡农夫妇得到幸免。

王裒泣墓
【原文】
王裒,字伟元,城阳营陵人也。父仪,为文帝所杀。裒庐于墓侧,旦夕常至墓所拜跪,攀柏悲号,涕泣着树,树为之枯。母性畏雷,母没,每雷,辄到墓曰:“裒在此。”

【译文】
王裒,字伟元,是城阳郡营陵县人。他父亲王仪,被晋文帝杀害。王裒在墓旁结庐,居住守孝,早晚常到墓地拜跪,扶着柏树悲哀号哭。眼泪洒在树上,柏树因此枯萎。他母亲生性害怕打雷,母亲死后,每当打雷的时候,他就到她墓地来说:“王裒在这里。”

东海孝妇
【原文】
汉时,东海孝妇养姑甚谨,姑曰:“妇养我勤苦,我已老,何惜余年,久累年少。”遂自缢死。其女告官云:“妇杀我母。”官收,系之。拷掠毒治,孝妇不堪苦楚,自诬服之。时于公为狱吏,曰:“此妇养姑十余年,以孝闻彻,必不杀也。”太守不听。于公争不得理,抱其狱词哭于府而去。
自后郡中枯旱,三年不雨。后太守至,于公曰:“孝妇不当死,前太守枉杀之,咎当在此。”太守实时身祭孝妇冢,因表其墓,天立雨,岁大熟。
长老传云:“孝妇名周青,青将死,车载十丈竹竿,以悬五旗,立誓于众曰:‘青若有罪,愿杀,血当顺下;青若枉死,血当逆流。’既行刑已,其血青黄缘旙竹而上,极标,又缘旙而下云。”

【译文】
汉朝的时候,东海郡有一个孝顺的媳妇,奉候婆婆十分谨慎。婆婆说:“媳妇奉养我勤劳辛苦。我已经老了,何必吝惜剩下的年月,长久连累年轻人呢?”就上吊自杀了。她的女儿到官府告状说:“媳妇杀死了我母亲。”官府拘捕了媳妇,酷刑拷打,非常狠毒。孝妇受不了酷刑的苦楚,被迫供认被诬陷的罪名。当时于公当狱吏,说:“这个妇人奉养婆婆十多年,因为孝顺,名声传遍四方,一定不会杀害婆婆。”太守不听他的意见,于公争辩,意见得不到采纳,他抱着定案的文书,从官府里哭着离开了。
从此以后,东海郡遭受大旱灾,三年不下雨。后任太守到职,于公说:“孝妇不应该死,前任太守冤枉杀了她,灾祸的根源在这里。”太守立即亲自去祭奠孝妇的坟墓,于是在她的墓上设立标志作为表彰。天上立刻下起雨来,这一年庄稼获得大丰收。
当地老人传说,孝妇名叫周青。周青临死时,车上插着十丈长的竹竿,竹竿上悬挂着五面幡旗。她当众发誓说:“我周青如果有罪,情愿被杀,我的血就会顺着竹竿流下来;我周青如果死得冤枉,血就会顺着竹竿倒流上去。”行刑以后,她的血呈青黄色,沿着旗竿倒流上顶端,又顺着幡旗流下来。

投水寻父尸
【原文】
犍为叔先泥和,其女名雄,永建三年,泥和为县功曹,县长赵祉遣泥和拜檄,谒巴郡太守,以十月乘船,于城湍堕水死,尸丧不得。雄哀恸①号咷,命不图存,告弟贤及夫人,令勤觅父尸,若求不得,吾欲自沈觅之。时雄年二十七,有子男贡,年五岁,贳,年三岁,乃各作绣香囊一枚,盛以金珠,环,预婴二子,哀号之声,不绝于口,昆族私忧。至十二月十五日,父丧不得,雄乘小船于父堕处,哭泣数声,竟自投水中,旋流没底。见梦告弟云:“至二十一日,与父俱出。”至期,如梦,与父相持并浮出江。县长表言郡太守,肃登承上尚书,乃遣户曹掾为雄立碑,图象其形,令知至孝。

【注释】
①哀恸(tòng):悲痛至极。

【译文】
犍为郡人叔先泥和,他的女儿名叫叔先雄。东汉顺帝永建三年,叔先泥和任县功曹。县长赵祉派他奉送公文去拜见巴郡太守。他于十月出发,在城边急流中落水死亡,找不到尸体埋葬。叔先雄悲痛号啕大哭,不想活下去了,她告诉弟弟叔先贤和弟媳,叫他们尽力寻找父亲的尸体,说如果找不到,我要自沉水中去寻找。当时叔先雄二十七岁,有一个儿子名叫贡,年龄五岁;一个儿子名叫贳,年龄三岁。她就各做一个绣花香囊,装着金珠环,预先系在两个儿子颈上。她哀哭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同族的人私下都很担忧。到了十二月十五月,父亲的尸体还是找不到。叔先雄乘坐小船来到父亲落水的地方,哭泣了几声,竟然跳进水里,随后漂流沉入水底。她托梦给弟弟,告诉他说:“到二十一日,我与父亲一起浮出水面。”到那一天,像梦中所说的一样,她和父亲互相扶持,一起浮出水面。县长写文书上报此事,郡太守肃登转报尚书,于是派户曹掾为叔先雄立碑,画上她的像,让大家知道她非常孝顺。

乐羊子妻
【原文】
河南乐羊子之妻者,不知何氏之女也。躬勤养姑。尝有他舍鸡,谬入园中,姑盗杀而食之。妻对鸡不食而泣。姑怪问其故。妻曰:“自伤居贫,使食有他肉。”姑竟弃之。后盗有欲犯之者,乃先劫其姑,妻闻,操刀而出。盗曰:“释汝刀。从我者,可全;不从我者,则杀汝姑。”妻仰天而叹,刎颈①而死。盗亦不杀姑。太守闻之,捕杀盗贼,赐妻缣帛,以礼葬之。

【注释】
①刎颈:割脖子,自杀。

【译文】
河南郡人乐羊子的妻子,不知是谁家的女儿,她亲自操劳奉养婆婆。曾经有别人家里的鸡误入她家园子里,婆婆偷偷把鸡杀了来吃。乐羊子的妻子对着鸡肉不吃而哭泣,婆婆奇怪地问她哭泣的原因,她说:“我伤心家里贫穷,致使食物中有别人家里的鸡肉。”婆婆听了,于是把鸡肉扔掉了。
后来有个强盗要凌辱她,就先劫持了她的婆婆,乐羊子的妻子听到响声,拿着刀冲出来。强盗说:“放下你的刀。顺从我的,可以保全性命;不顺从我的话,就杀死你婆婆!”乐羊子的妻子仰头朝天叹息,割断自己的脖子死了。那强盗也没有杀她的婆婆。郡太守听说这件事,把强盗抓起来杀了,赏赐乐羊子的妻子许多绢帛,按照隆重礼仪把她安葬了。

庾衮不畏疫
【原文】
庾衮,字叔褒,咸宁中大疫,二兄俱亡,次兄毗复殆,疠气方盛,父母诸弟皆出次于外,衮独留,不去。诸父兄强之,乃曰:“衮性不畏病。”遂亲自扶持,昼夜不眠。间复抚柩哀临不辍①。如此十余旬,疫势既退,家人乃返。毗病得差,衮亦无恙。

【注释】
①辍:停止。

【译文】
庾衮,字叔褒。晋武帝咸宁年间瘟疫流行,他的两个哥哥病死,二哥庾毗又病得很严重。瘟疫正盛行,他父母和几个弟弟都离家外出居住,庾衮独自留下不走。父兄们硬要他离开,他就说:“我向来不怕病。”于是他亲自服侍二哥,白天晚上都不睡觉。这期间又在灵柩旁边祭奠,哀伤哭吊死者不停,像这样过了十多旬。瘟疫退了以后,家里人才返回来。庾毗的病好了,庾衮也平安无事。

相思树
【原文】
宋康王舍人韩凭娶妻何氏,美,康王夺之。凭怨,王囚之,论为城旦。妻密遗凭书,缪其辞曰:“其雨淫淫①,河大水深,日出当心。”既而王得其书,以示左右,左右莫解其意。臣苏贺对曰:“其雨淫淫,言愁且思也。河大水深,不得往来也。日出当心,心有死志也。”
俄而凭乃自杀。其妻乃阴腐其衣,王与之登台,妻遂自投台,左右揽之,衣不中手而死。遗书于带曰:“王利其生,妾利其死,愿以尸骨赐凭合葬。”
王怒,弗听,使里人埋之,冢相望也。王曰:“尔夫妇相爱不已,若能使冢合,则吾弗阻也。”宿昔之间,便有大梓木,生于二冢之端,旬日而大盈抱,屈体相就,根交于下,枝错于上。又有鸳鸯,雌雄各一,恒栖树上,晨夕不去,交颈悲鸣,音声感人。
宋人哀之,遂号其木曰“相思树。”“相思”之名,起于此也。南人谓:此禽即韩凭夫妇之精魂。今睢阳有韩凭城,其歌谣至今犹存。

【注释】
①淫淫:雨不停的样子。

【译文】
宋康王的舍人韩凭,娶了一个妻子姓何,长得很美,宋康王夺走了她。韩凭心里怨恨,宋康王把他囚禁起来,定罪判四年的徒刑,遣送边境。韩凭的妻子偷偷地给韩凭写信,言辞隐讳地说:“其雨淫淫,河大水深,日出当心。”接着宋康王也见到了这封信,拿给左右的人看,左右的人不知道信上说的意思。大臣苏贺解释说:“其雨淫淫,是说忧愁而且思念。河大水深,是说不能互相往来。日出当心,是说心里有了死的打算。”
不久,韩凭就自杀了。他的妻子暗地把自己的衣服弄腐朽。宋康王和韩凭的妻子登上高台,韩凭的妻子往台下跳,左右的人去拉她,衣服已经腐朽,拉不住,就摔死了。她的衣服里有遗书说:“大王愿意我活着,我愿意自己死去。希望将我的尸骨,赐予韩凭合葬。”
宋康王大怒,不照她的话办,他叫当地人分别埋葬他们,两座坟墓分离相望。宋康王说:“你们夫妇相爱不断,如果能叫两座坟墓合在一起,那么我就不阻拦了。”旦夕之间,就有两棵大梓树分别从两个坟头长出来,十来天长得有一抱多大,树干弯曲互相靠拢,树根在地下交接,树枝在天空交错。又有两只鸳鸯,一雌一雄,总是栖息在树上,早晚都不离开,依偎着悲哀地鸣叫,声音令人感动。
宋国人同情他们,于是称这两棵树为“相思树”。“相思”的名称,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南方人说:鸳鸯这种鸟就是韩凭夫妇的灵魂。如今睢阳县有韩凭城,关于韩凭夫妇的歌谣至今还在那里流传。

望夫冈
【原文】
鄱阳西有望夫冈。昔县人陈明与梅氏为婚,未成,而妖魅诈迎妇去。明诣卜者,决云:“行西北五十里求之。”明如言,见一大穴,深邃无底。以绳悬人,遂得其妇。乃令妇先出,而明所将邻人秦文,遂不取明。其妇乃自誓执志登此冈首而望其夫,因以名焉。

【译文】
鄱阳县西边有一座望夫冈。从前,这个县里的人陈明与姓梅的女子订婚,还没有成亲,未婚妻被妖怪诈骗接走了。陈明去请教占卜的人,占卦判定说:“往西北走五十里找她。”陈明照他的话去寻找,看见一个大洞,深不见底。他用绳子吊下去,于是找到未婚妻。陈明就叫人先拉未婚妻出洞,但他带去的邻居秦文,却不再把他拉上来。陈明的未婚妻发誓保持自己的节操,每天登上这座山冈顶,盼望自己的未婚夫,因此人们把这座山冈叫“望夫冈”。

邓元义妻改嫁
【原文】
后汉,南康邓元义,父伯考,为尚书仆射,元义还乡里,妻留事姑,甚谨。姑憎之,幽闭空室,节其饮食,羸露①,日困,终无怨言。时伯考怪而问之,元义子朗,时方数岁,言:“母不病,但苦饥耳。”伯考流涕曰:“何意亲姑反为此祸!”遗归家,更嫁,为华仲妻。仲为将作大匠,妻乘朝车出,元义于路旁观之,谓人曰:“此我故妇,非有他过,家夫人遇之实酷,本自相贵。”其子朗,时为郎,母与书,皆不答,与衣裳,辄以烧之。母不以介意。母欲见之,乃至亲家李氏堂上,令人以他词请朗。朗至,见母,再拜涕泣,因起出。母追谓之曰:“我几死。自为汝家所弃,我何罪过,乃如此耶?”因此遂绝。

【注释】
①羸露:瘦弱。

【译文】
东汉南康郡人邓元义,他父亲邓伯考任尚书仆射。邓元义回家乡去,他妻子留下来侍候婆婆,十分谨慎。婆婆憎恨她,把她囚禁在空房子里,限制她的饮食,她瘦弱得露出骨头,一天天疲惫不堪,但她始终没有怨言。当时邓伯考觉得奇怪去询问,邓元义的儿子邓朗当时才几岁,说她母亲没有病,只是苦于饥饿而已。邓伯考流泪说:“为什么侍候婆婆反而遭到这样的祸害?”送她回娘家,改嫁给应华仲做妻子。
应华仲后来任将做大匠,他妻子乘坐朝廷的车子出门。邓元义在路边上看见她,对人说:“这个人是我原来的妻子,没有别的过错,我母亲对待她实在太残酷了。她本来相貌就生得宝贵。”
她的儿子邓朗,当时任郎官,母亲写信给他,他都不回信;送衣服给他,他就把衣服烧掉。母亲并不介意这些事。母亲想见儿子,就到姓李的亲家内堂里,叫人用其他话请他来。邓朗见到了母亲,哭泣着下拜了两次,就起身走出去。母亲追上去对他说:“我差点被饿死。自己被你家抛弃,我有什么罪过,你竟然这样?”从此就断绝了来往。

山阳死友传
【原文】
汉,范式,字巨卿,山阳金乡人也,一名汜。与汝南张劭为友,劭字元伯。二人并游太学,后告归乡里,式谓元伯曰:“后二年,当还。将过拜尊亲,见孺子焉。”乃共克期日。后期方至,元伯具以白母,请设馔以候之。母曰:“二年之别,千里结言,尔何相信之审耶!”曰:“巨卿信士,必不乖违。”母曰:“若然,当为尔酝酒。”至期,果到。升堂,拜饮,尽欢而别。
后元伯寝疾,甚笃,同郡郅君章、殷子征晨夜省视之。元伯临终,叹曰:“恨不见我死友。”子征曰:“吾与君章尽心于子,是非死友,复欲谁求?”元伯曰:“若二子者,吾生友耳。山阳范巨卿,所谓死友也。”寻而卒。
式忽梦见元伯,玄冕,垂缨,屣履,而呼曰:“巨卿!吾以某日死,当以尔时葬。永归黄泉。子未忘我,岂能相及!”式恍然觉悟,悲叹泣下。便服朋友之服,投其葬日,驰往赴之。
未及到而丧已发引。既至圹,将窆①,而柩不肯进。其母抚之曰:“元伯!岂有望耶?”遂停柩移时,乃见素车,白马,号哭而来。其母望之,曰:“是必范巨也。”既至,叩丧,言曰:“行矣元伯!死生异路,永从此辞。”会葬者千人,咸为挥涕。式因执绋而引柩。于是乃前。式遂留止冢次,为修坟树,然后乃去。

【注释】
①窆(biǎn):下葬。

【译文】
汉代人范式,字巨卿,是山阳郡金乡县人,又叫范汜。他和汝南郡人张劭是好朋友。张劭,字元伯。他们两人一起在太学读书,后来他们回家乡,范式对张元伯说:“过两年我要回来,将去拜访你的父母,看看你的孩子。”于是他们共同约定会见日期。后来约定的日期快到了,张元伯把这事告诉母亲,请她准备酒菜等侯范式。母亲说:“分别两年了,当时你们在千里之外口头上许诺的话,你怎么当真相信呢?”张元伯说:“范巨卿是信守诺言的人,一定不会违背诺言的。”母亲说:“如果是这样,我就为你酿酒准备。”到了约定的那一天,范式果然到来。他登上厅堂拜见张劭家人,他们一起饮酒,尽兴欢乐才告别。
后来张元伯生病,病情十分严重,同郡人郅君章、殷子征早晚都来看护他。张元伯临死时,感叹说:“遗憾不能见到我的死友。”殷子征说:“我和郅君章尽心对待你,这不是死友,还想见谁呢?”张元伯说:“你们二位,只是我的生友。山阳郡范巨卿,才是我说所的死友。”不久张元伯死了。
范式忽然梦见张元伯,戴着黑礼帽,帽檐挂着飘带,趿着鞋子,匆匆忙忙呼喊说:“巨卿!我在某日死了,将在某个时候埋葬,永归黄泉之下。你没有忘记我,怎么能够赶上见最后一面呢?”范式恍然醒悟过来,悲叹流泪,就穿上为朋友服丧的服装,赶着张元伯下葬的日子,往他家奔驰而来。
范式还没有赶到,灵柩已经发引。到了墓地,将要落柩下葬,棺材却不肯进入墓穴。张元伯的母亲抚摸着棺材说:“元伯,难道还要等候谁吗?”于是停下棺材,过了一会儿,就看见一辆驾着白马的马车,车上有人号啕大哭而来。张元伯的母亲远远望见,说:“这一定是范巨卿。”范式来到,向着灵柩叩头吊唁说:“你走了,元伯!死与生不能同路,从此永别了!”当时送葬的有上千人,都为此情此景流下眼泪。范式于是拉着绳索引柩,棺材这时才往前移动。范式就留在墓地,垒坟,种上树,然后才离开。[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2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永和三章

唐代佚名

肃九室,谐八音。歌皇慕,动神心。
礼宿设,乐妙寻。声明备,祼奠临。
律迓气,音入玄。依玉几,御黼筵。
聆忾息,僾周旋。九韶遍,百福传。
信工祝,永颂声。来祖考,听和平。
相百辟,贡九瀛。神休委,帝孝成。
收藏
下载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祭汾阴乐章。太和

唐代王晙

於穆圣皇,六叶重光。太原刻颂,后土疏场。
宝鼎呈符,歊云孕祥。礼乐备矣,降福穰穰。
收藏
下载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干旄

先秦佚名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丝纰之,良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丝组之,良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丝祝之,良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扫描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描关注

诗词秀公众号

© 2019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