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作者:干宝

西晋服妖
【原文】
晋武帝泰始初,衣服上俭,下丰,着衣者皆厌腰。此君衰弱,臣放纵之象也。至元康末,妇人出两裆,加乎交领之上。此内出外也。为车乘者,苟贵轻细,又数变易其形,皆以白篾①为纯。盖古丧车之遗象。晋之祸征也。

【注释】
①篾(miè):劈成条的竹片。

【译文】
晋武帝泰始初年,衣服上身简单,下身讲究,穿衣服的人都在腰身处把上衣掩进下衣里面。这是君上衰弱、臣下放纵的象征。到元康末年,妇人的衣服开出两个裤裆,加在衣领的上面,这是里面超出外面。制作车辆的人,草率地以轻便细小为贵,又多次改变车的形状,都把白篾竹片作为最好的材料,是古代丧车的老样子。这是晋朝灾祸的征兆。

翟器翟食
【原文】
胡床、貊槃,翟之器也。羌煮、貊炙①,翟之食也。自太始以来,中国尚之。贵人,富室,必畜其器。吉享嘉宾,皆以为先。戎翟侵中国②之前兆也。

【注释】
①炙:烤肉。
②中国:中原。

【译文】
胡床、貊槃,是翟族的用具。羌煮、貊炙,是翟族的食品。从晋武帝太始年间以来,中原地区都流行这些东西。贵族富人之家必定储藏这些用具。喜庆筵席招待贵宾,都首先摆设出来。这是西戎、北翟侵犯中原地区的先兆。

蟛蚑化鼠
【原文】
晋太康四年,会稽郡蟛蚑及蟹,皆化为鼠。其众覆野。大食稻,为灾。始成,有毛肉而无骨,其行不能过田,数日之后,则皆为牝①。

【注释】
①牝:雌性的(鸟或兽)。

【译文】
晋太康四年,会稽郡的蟛蚑和螃蟹都变为老鼠。这些老鼠遍布田野,大肆咬噬稻谷成为灾害。它们刚变成老鼠的时候,有毛有肉却没有骨头,行走不能越过田畦。几天以后,就都变成了母老鼠。

太康二龙
【原文】
太康五年正月,二龙见武库井中。武库者,帝王威御之器,所宝藏也;屋宇邃密,非龙所处。是后七年,藩王相害;二十八年,果有二胡,僭①窃神器,皆字曰龙。

【注释】
①僭(jiàn):超越本份。

【译文】
晋太康五年正月,有两条龙出现在兵器库的井中。兵器库,是皇帝珍藏威慑防卫器械的地方。房屋幽深,不是龙所居住的。这以后七年,诸侯王互相残杀。二十八年以后,果然有两个胡人企图窃取帝位,他们的名号都有“龙”字。

死牛头语
【原文】
太康九年,幽州塞北有死牛头语。时帝多疾病,深以后事为念,而付托不以至公,思瞀乱①之应也。

【注释】
①瞀乱:昏乱。

【译文】
太康九年,幽州外长城以北地区有死牛头说话。当时皇帝经常生病,非常惦念自己的后事,但是他却不能以大公无私之心将后事托付给大臣。这是思想上、精神上错乱的反应。

男女之屐①
【原文】
初,作屐者:妇人圆头,男子方头。盖作意欲别男女也。至太康中,妇人皆方头屐,与男无异,此贾后专妒之征也。

【注释】
①屐:木鞋。

【译文】
起初,制作的木屐:妇女是圆头的,男人是方头的。大约是有意想区别男女。到晋太康年间,妇女都穿方头木屐,与男人没有区别。这是贾皇后专制妒忌的征兆。

撷子髻
【原文】
晋时,妇人结发者,既成,以缯急束其环,名曰“撷子髻”。始自宫中,天下翕然化之也。其末年,遂有怀、惠之事。

【译文】
晋朝的时候,妇女束发,束好后,用丝线紧紧扎住头环,名叫“撷子髻”。起初是从宫廷兴起,随后全国都流行仿效。晋朝末年,终于有晋怀帝、晋惠帝被俘杀死的事情发生。

妇人饰兵
【原文】
晋惠帝元康中,妇人之饰有五佩兵。又以金、银、象、角、玳瑁之属,为斧、钺、戈、戟而载之,以当笄①。男女之别,国之大节故服食异等。今妇人而以兵器为饰,盖妖之甚者也。于是遂有贾后之事。

【注释】
①笄:一种簪子,用来插住挽起的头发。

【译文】
晋惠帝元康年间,妇女的服饰有五件是兵器。又用金、银、象、角、玳瑁之类材料做成斧、钺、戈、戟等饰物来佩戴,把它们当作发笄。男女有别,是国家的重要礼节,所以服饰、饮食等有所不同。如今妇女却用兵器作为服饰,大概是妖孽太厉害了。于是就有贾后的事件。

六钟出涕
【原文】
晋元康三年闰二月,殿前六钟皆出涕,五刻乃止。前年,贾后杀杨太后于金墉城,而贾后为恶不悛①,故钟出涕,犹伤之也。

【注释】
①悛:悔改。

【译文】
晋惠帝元康三年闰二月,太极殿前六座钟都流出泪水,流了五刻时间才停止。前年贾皇后在金墉城杀害杨太后,而且贾皇后作恶,不思悔改,所以钟流泪,好像是哀伤的样子。

乌杖柱掖
【原文】
元康中,天下始相效为乌杖,以柱掖其后,稍施其镦①,住则植之。及怀、愍之世,王室多故,而中都丧败,元帝以藩臣树德东方,维持天下,柱掖之应也。

【注释】
①镦:柄末端的平底金属套。

【译文】
晋惠帝元康年中,天下开始互相仿效制作乌头杖,用来支撑胳膊。那以后逐渐在杖末加上平底金属套,走路停留时,就竖立手杖支撑身子。到晋怀帝、愍帝时代,王室多灾多难,京城衰落败坏。晋元帝以藩臣身份在东方树立德行,维持全国,这是从旁边支撑胳膊的应验。

贵游倮①身
【原文】
元康中,贵游子弟,相与为散发,倮身之饮,对弄婢妾。逆之者伤好,非之者负讥。希世之士,耻不与焉。胡狄侵中国之萌也。其后遂有二胡之乱。

【注释】
①倮:同“裸”。

【译文】
晋惠帝元康年间,贵族子弟披散头发,赤裸身体,聚在一起饮酒,互相玩弄婢女和妾。不这样做的伤和气,批评这样做的被讥笑,迎合世俗的人以不参与其事为耻。这是胡人、狄人侵占中原的萌芽,那以后终于有了二胡的作乱。

贱人入禁庭
【原文】
太安元年四月,有人自云龙门入殿前,北面再拜,曰:“我当作中书监。”即收斩之。禁庭尊秘之处,今贱人竟入,而门卫不觉者,宫室将虚,下人踰①上之妖也。是后帝迁长安,宫阙遂空焉。

【注释】
①踰:超过。

【译文】
晋惠帝太安元年四月,有一个人从云龙门进入宫殿前面,向北方两次叩头,说:“我将担任中书监。”宫廷禁军立即逮捕并杀死了他。皇宫是重要机密的地方,如今卑贱的人竟然进来,而门卫没有察觉,这是宫室将要空虚,地位低下的人逾越地位高贵的人的妖兆。此后皇帝迁都长安,这里的宫廷就空虚了。

牛能言
【原文】
太安中江夏功曹张骋所乘牛,忽言曰:“天下方乱,吾甚极为,乘我何之?”骋及从者数人皆惊怖。因绐之曰:“令汝还,勿复言。”乃中道还,至家,未释驾。又言曰:“归何早也?”骋益忧惧,秘而不言。安陆县有善卜者,骋从之卜。卜者曰:“大凶。非一家之祸,天下将有兵起。一郡之内,皆破亡乎!”骋还家,牛又人立而行。百姓聚观。
其秋张昌贼起。先略江夏,诳曜①百姓,以汉祚复兴,有凤凰之瑞,圣人当世。从军者皆绛抹头,以彰火德之祥,百姓波荡,从乱如归。骋兄弟并为将军都尉。未几而败。于是一郡破残,死伤过半,而骋家族矣。京房《易妖》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

【注释】
①诳曜:欺骗迷惑。

【译文】
晋惠帝太安年间,江夏郡功曹张骋所乘的牛突然开口说话道:“天下将要大乱,我非常疲倦,乘着我往哪儿去?”张骋和随从的几个人都惊奇害怕,于是骗它说:“让你回去,不要再说话了。”半路上就转回家了。回到家,还没有卸下车驾,牛又说道:“回来怎么这样早呢?”张骋更加担忧害怕,把这件事藏在心头,不说出去。安陆县有个擅长占卜的人,张骋去找他占卜。占卜的人说:“大凶的征兆。不是一家一户的灾祸,全国将要发生战争,整个郡内,都要家破人亡啊!”张骋回到家,那头牛又像人一样站起来行走,人们都来围观。
那年秋天,张昌贼军起事。他们先占据江夏,欺骗迷惑百姓说是汉朝国复兴,有凤凰来降临的吉利,圣人出世。参加造反的人都用红色抹额头,用来突出火德的吉祥。老百姓人心动荡,积极参加造反。张骋兄弟几个人都担任将军都尉,没有多久他们都失败了。于是整个郡被破坏凋残,百姓死伤的人超过半数,而张骋家被灭族。京房《易妖》说:“牛会说话,事情像它说的一样,可以占卜吉凶。”

败屩①聚道
【原文】
元康、太安之间,江、淮之域,有败屩自聚于道,多者至四五十量。人或散去之,投林草中,明日视之,悉复如故。或云:“见猫衔而聚之。”世之所说:“屩者,人之贱服。而当劳辱下民之象也。败者,疲弊之象也。道者,地里四方所以交通,王命所由往来也。今败屩聚于道者,象下民疲病,将相聚为乱,绝四方而壅王命也。”

【注释】
①屩(juē):草鞋。

【译文】
晋惠帝元康、太安年间,长江、淮河流域,有破烂草鞋自己聚集在道路上,多的时候,达到四五十双。人们有时候把它们收捡起来,扔在树林草丛中,第二天去看,又都像原来一样。有人说是看见野猫把它们衔来聚集在一起的。世上流传说:“草鞋是人的低贱穿着,它受劳受辱,是平民百姓的象征。破烂,是疲劳困乏的象征。道路,是大地的纹理,四方用来交通,皇上的命令通过道路传达。如今破烂草鞋聚集在道路上,是象征平民百姓疲劳痛苦,将要聚集造反,堵绝四方交通,并且堵塞皇上传达命令。”

狗作人言
【原文】
永嘉五年,吴郡嘉兴张林家,有狗忽作人言曰:“天下人俱饿死。”于是果有二胡之乱,天下饥荒焉。

【译文】
永嘉五年,吴郡嘉兴县人张林家有一条狗忽然说人话,说:“天下人都要饿死。”这一年,果然发生二胡之乱,全国闹饥荒。

蝘鼠出延陵
【原文】
永嘉五年十一月,有蝘鼠①出延陵,郭璞筮之,遇临之益,曰:“此郡之东县,当有妖人欲称制者。寻亦自死矣。”

【注释】
①蝘鼠:鼹鼠。

【译文】
永嘉五年十一月,有鼹鼠出现在延陵。郭璞占卦,遇“临”卦变“益”卦。他说:“这个郡东边一个县里,将有妖人想要行使皇帝的权力,不久他也就自行死亡了。”

茱萸相樛而生
【原文】
永嘉六年正月,无锡县欺有四枝茱萸树,相樛而生,状若连理。先是,郭璞筮延陵蝘鼠,遇临之益,曰:“后当复有妖树生,若瑞而非,辛螫①之木也。傥有此,东西数百里,必有作逆者。”及此生木,其后吴兴徐馥作乱,杀太守袁绣。

【注释】
①辛螫:辛辣有毒。

【译文】
永嘉六年正月,无锡县忽然有四棵茱萸树互相纠缠生长,形状像连理枝一样。在此之前,郭璞占卜延陵鼹鼠,遇“临”卦变“益”卦,他说:“以后会再有妖树生长,好像祥瑞却又不是,是辛辣有毒的树木。如果有这样的树,这里东西几百里地方必定有作乱的人。”到生长这妖树后就有吴兴郡功曹徐馥作乱,杀死吴兴太守袁琇。

生笺单衣
【原文】
永嘉中,士大夫竞服生笺单衣。识者怪之,曰:“此古练纕之布,诸侯所以服天子也。今无故服之,殆有应乎!”其后怀、愍晏驾①。

【注释】
①晏驾:车驾晚出。古代称帝王死亡的讳辞。

【译文】
永嘉年间,士大夫争着穿生绢缝的单衣。有见识的人对此感到奇怪,说:“这是古代用作丧服的布,是诸侯为天子服丧穿的。现在无缘无故地穿它,恐怕有不祥的预兆吧?”后来晋怀帝、晋愍帝死亡。

无颜帢
【原文】
昔魏武军中无故作白帢,此缟素①凶丧之征也。初,横缝其前以别后,名之曰“颜帢”,传行之。至永嘉之间,稍去其缝,名“无颜帢”,而妇人束发,其缓弥甚,紒之坚不能自立,发被于额,目出而已。无颜者,愧之言也。覆额者,惭之貌也。其缓弥甚者,言天下亡礼与义。放纵情性,及其终极,至于大耻也。其后二年,永嘉之乱,四海分崩,下人悲难,无颜以生焉。

【注释】
①缟素:白色丧服。

【译文】
魏武帝曹操军中,无缘无故地缝制白帽子。这是白色丧服,凶兆的象征。当初,在帽子的前面横着缝一块布,与后面区别,称它为“颜帢”,传令在民间推行。到永嘉年间,逐渐去掉前面的布,称为“无颜帢”。妇女束头发,越来越松弛,束的发髻不能自己立起来,头发披散在额头上,只有眼睛露出来。无颜,是说惭愧。头发覆盖额头,是惭愧的容貌。束头发更加松弛,是说天下没有礼和义。人们放纵性情,达到了极点,成为最大的耻辱。那以后两年,发生永嘉之乱,国家分裂,百姓痛苦悲伤,没有脸面活下去。

任乔女婴连体
【原文】
晋愍帝建兴四年,西都倾覆,元皇帝始为晋王,四海宅心。其年十月二十二日,新蔡县吏任乔妻胡氏年二十五,产二女,相向,腹心合,自腰以上,脐以下。各分。此盖天下未一之妖也。时内史吕会上言:“按《瑞应图》云:‘异根同体,谓之连理。异亩同颍,谓之嘉禾。’草木之属,犹以为瑞;今二人同心,天垂灵象。故《易》云:‘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休显见生于陈东之中,盖四海同心之瑞。不胜喜跃。谨画图上。”时有识者哂①之。君子曰:“知之难也。以臧文仲之才,独祀爰居焉。布在方册,千载不忘。故士不可以不学。古人有言:木无枝谓之瘣,人不学谓之瞽。当其所蔽,盖阙如也。可不勉乎?”

【注释】
①哂(shěn):讥笑。

【译文】
晋愍帝建兴四年,西京长安陷落,晋元帝开始成为晋皇帝,全国人心安定。这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新蔡县官吏任乔的妻子胡氏二十五岁,生下两个女孩,脸相对,腹心部位连在一起,从腰以上,肚脐以下,各自分开。这是全国尚未统一的征兆。当时内史吕会上奏说:“按照《瑞应图》说的,‘树枝不同根而连成一体称为连理,禾苗同茎而多穗称为嘉禾。’草木之类如此,尚且认为是祥瑞,而现在两个人体同心,是上天降下的灵验象征。所以《周易》说:‘二人同心,其锋利足够切断坚硬的金属。’上天的明丽景象显现在陈东境内,是全国同心的吉兆。臣非常高兴,画图呈上。”当时有见识的人讥笑他。
君子之人说:“知识是难得的。臧文仲那样有才能却仍然去祭祀海鸟爰居。记载在典籍上,千年不会忘记。因此人不能够不学习。古人说过:‘树木没有枝干称为内伤病,人不学习称为瞎眼睛。’对自己所不知道的,就不要妄加评论。能不努力吗?”

地震涌水
【原文】
元帝太兴元年四月,西平地震,涌水出。十二月,庐陵、豫章、武昌、西陵地震,涌水出,山崩。此王敦陵上之应也。

【译文】
晋元帝太兴元年四月,西平发生地震,水涌出地面。十二月,庐陵、豫章、武昌、西陵发生地震,水涌出地面,山崩塌。这是王敦陵驾于皇上的兆应。

武昌火灾
【原文】
太兴中王敦镇武昌,武昌灾,火起,兴众救之,救于此,而发于彼,东西南北数十处俱应,数日不绝,旧说所渭“滥灾妄起,虽兴师不能救之”之谓也。此臣而行君,亢阳①失节。是时王敦陵上,有无君之心,故灾也。

【注释】
①亢阳:盛极之阳气。

【译文】
晋元帝太兴年间,王敦镇守武昌,武昌有火灾。火灾发生,发动很多人去救火,救了这里而那里又起,东西南北四方几十处接连起火,几天不停止。就是从前所说的“不能控制的灾难胡乱发生,即使是发动许多人也不能拯救”的意思。这是臣下行使君上的权力,阳气极盛没有节制。当时王敦陵驾于皇上,有目无国君之心,因此有火灾。

绛囊①缚紒
【原文】
太兴中兵士以绛囊缚紒。识者曰:“紒②在首,为干,君道也,囊者,为坤,臣道也。今以朱囊缚紒,臣道侵君之象也,为衣者上带短才至于掖;着帽者,又以带缚项,下逼上,上无地也。为裤者,直幅,无口,无杀,下大之象也。”寻而王敦谋逆,再攻京师。

【注释】
①绛囊:红色口袋。
②紒:发结。

【译文】
晋元帝太兴年间,士兵用红色袋子拴发髻。有见识的人说:“发髻在头上属乾,是表示为君之道。袋子属坤,是表示为臣之道。如今用红色袋子拴发髻,是臣道侵犯君道的象征。做衣服,上面袋子短,只能系到胳肢窝;戴帽子,又用带子拴在脖子上。下面逼迫上面,上面没有地方容身。做套裤,用直幅布,制作裤口,不加收束,是下面大的象征。”不久王敦谋反,两次攻打京城。

羽扇改制
【原文】
旧为羽扇柄者,刻木象其骨形,列羽用十,取全数也。初,王敦南征,始改为长柄,下出,可捉。而减其羽,用八。识者尤之曰:“夫羽扇,翼之名也。创为长柄,将执其柄以制其羽翼也。改十为八,将未备夺已备也。此殆敦之擅权,以制朝廷之柄,又将以无德之材,欲窃非据也。”

【译文】
从前制作羽扇的扇柄,与雕刻木头和鸟骨的形状相似,排列的鸟羽用十根,是取“十”这个全数。起初,王敦南征,开始改为长扇柄,下面伸出来可以握住,而且减少它的鸟羽数,用八根。有见识的人责备这件事说:“羽扇,是鸟翼的名称。创制成长柄扇,是将要掌握扇柄,以控制它的羽翼。改羽毛数为八根,是将要用尚未齐备的夺取齐备的。这大概是王敦专政,以控制朝廷的权柄,又将要凭没有德行的人才,想窃取非分所有的帝位。”

大蛇居神祠空树
【原文】
晋明帝太宁初,武昌有大蛇,常居故神祠空树中,每出头从人受食。京房《易传》曰:“蛇见于邑,不出三年,有大兵,国有大忧。”寻有王敦之逆。

【译文】
晋明帝太宁初年,武昌有条大蛇,曾经栖息在旧神庙的树洞中,经常探出头来,从祭祀的人那里收受食物。京房《易传》说:“蛇在城中出现,不出三年,就会有大的战乱,国家会有大的忧患。”不久就有王敦的叛逆。[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1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武后大享昊天乐章

唐代佚名

大阴凝至化,真耀蕴轩仪。德迈娥台敞,仁高姒幄披。
扪天遂启极,梦日乃升曦。
瞻紫极,望玄穹。翘至恳,罄深衷。
听虽远,诚必通。垂厚泽,降云宫。
乾仪混成冲邃,天道下济高明。闓阳晨披紫阙,
太一晓降黄庭。圆坛敢申昭报,方璧冀展虔情。
丹襟式敷衷恳,玄鉴庶察微诚。
巍巍睿业广,赫赫圣基隆。菲德承先顾,祯符萃眇躬。
铭开武岩侧,图荐洛川中。微诚讵幽感,景命忽昭融。
有怀惭紫极,无以谢玄穹。
朝坛雾卷,曙岭烟沉。爰设筐币,式表诚心。
筵辉丽璧,乐畅和音。仰惟灵鉴,俯察翘襟。
昭昭上帝,穆穆下临。礼崇备物,乐奏锵金。
兰羞委荐,桂醑盈斟。敢希明德,聿罄庄心。
樽浮九酝,礼备三周。陈诚菲奠,契福神猷。
奠璧郊坛昭大礼,锵金拊石表虔诚。
始奏承云娱帝赏,复歌调露畅韶英。
荷恩承顾托,执契恭临抚。庙略静边荒,天兵耀神武。
有截资先化,无为遵旧矩。祯符降昊穹,大业光寰宇。
肃肃祀典,邕邕礼秩。三献已周,九成斯毕。
爰撤其俎,载迁其实。或升或降,唯诚唯质。
礼终肆类,乐阕九成。仰惟明德,敢荐非馨。
顾惭菲奠,久驻云輧。瞻荷灵泽,悚恋兼盈。
式乾路,辟天扉。回日驭,动云衣。
登金阙,入紫微。望仙驾,仰恩徽。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大雅·既醉

先秦佚名

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

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君子万年,介尔昭明。

昭明有融,高朗令终,令终有俶。公尸嘉告。

其告维何?笾豆静嘉。朋友攸摄,摄以威仪。

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其类维何?室家之壶。君子万年,永锡祚胤。

其胤维何?天被尔禄。君子万年,景命有仆。

其仆维何?釐尔女士。釐尔女士,从以孙子。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重阳锡宴群臣

唐代李忱

款塞旋征骑,和戎委庙贤。倾心方倚注,叶力共安边。
复制

诗词秀

关注教你赏诗词

© 2018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