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

作者:干宝

邓皇后梦登天
【原文】
汉和熹邓皇后,尝梦登梯以扪天,体荡荡正清滑,有若钟乳①状。乃仰嗡饮之。以讯诸占梦。言:“尧梦攀天而上,汤梦及天砥之,斯皆圣王之前占也。吉不可言。”

【注释】
①钟乳:古钟面隆起的饰物。在钟带间,其状似乳,故称。

【译文】
汉和熹邓皇后曾经梦见自己登着梯子去摸天,那天体平坦宽广,非常清凉滑爽,有点像钟乳石的样子。她就仰头吸进那清新的空气。她向占梦的人讯问梦的吉凶,占梦的说:“尧曾经梦见自己抓着天向上爬,汤曾经梦见自己碰到了天而舔它,这都是当圣王的预兆。您的梦吉利得没话说了。”

孕而梦月日入怀
【原文】
孙坚孙坚夫人吴氏,孕而梦月入怀。已而生策。及权在孕,又梦日入怀。以告坚曰:“妾昔怀策,梦月入怀;今又梦日,何也?”坚曰:“日月者,阴阳之精,极贵之象,吾子孙其兴乎。”
【译文】
孙坚的夫人吴氏,怀孕后梦见月亮进入怀里,后来生下孙策。到了怀孙权,又梦见太阳进入怀里。她把这件事告诉孙坚,说:“我过去怀孙策,梦见月亮进入怀里;如今又梦见太阳进入怀里,是怎么回事?”孙坚说:“月亮太阳,是阴阳二气的精华,是非常高贵的象征。我们的子孙将要兴旺发达了吧。”

梦取梁上穗
【原文】
汉蔡茂字子礼,河内怀人也。初在广汉,梦坐大殿,极上有禾三穗。茂取之,得其中穗,辄复失之。以问主簿郭贺。贺曰:“大殿者,官府之形象也。极而有禾,人臣之上禄也。取中穗,是中台之象也。于字,‘禾’‘失’为‘秩’,虽曰失之,乃所以禄也。兖职中阙,君其补之。”旬月,而茂征焉。

【译文】
汉代蔡茂,字子礼,是河内怀邑人。他起先在广汉时,梦见自己坐在一间大屋子里,屋梁上有一株三个穗的禾苗。蔡茂去取它,得到正中的一个穗,接着又丢失了。他拿这个梦去询问主簿郭贺,郭贺说:“大屋子,是官府的象征;屋梁上有禾苗,是表示大臣的最高俸禄;取得正中的一个穗,是任中台的征象。从字来看,‘禾’字‘失’字合起来是‘秩’字,虽说有‘失’字,还是表示俸禄官职的意思。皇帝有未尽职的地方,你去弥补它。”一个月后,蔡茂得到任命。

张车子
【原文】
周伕啧者,贫而好道,失妇夜耕,困,息卧。梦天公过而哀之,敕外有以给与。司命按录籍,云:“此人相贫,限不过此。惟有张车子,应赐录千万。车子未生,请以借之。”天公曰:“善。”曙觉,言之。于是夫妇戮力,昼夜治生,所为辄得,赀至千万。
先时。有张妪者,尝往周家佣赁,野合,有身,月满,当孕,便遣出外,驻车屋下,产得儿。主人往视,哀其孤寒,作粥糜食之。问:“当名汝儿作何?”妪曰:“今在车屋下而生,梦天告之,名为车子。”周乃悟曰:“吾昔梦从天换钱,外白以张车子钱贷我,必是子也。财当归之矣。”自是居日衰减,车子长大,富于周家。

【译文】
周伕啧这个人,家境贫困,却乐守圣贤之道。他夫妇晚上耕地,累了睡在地上休息,梦见天公经过,可怜他,命令下属赐给他财物。司命查看记录簿,说:“这个人面相贫穷,限度不超过目前状况。只有张车子应该赐给他钱财一千万,张车子还没有出生,请把钱借给他。”天公说:“好。”天亮醒来,周伕啧把这个梦告诉妻子,于是夫妇共同努力,日夜治理家业,所做的事情都有收益,钱财达到一千万。
先前有一个姓张的妇人,曾经到周家当佣人,她与人好,没有结婚,而身怀有孕。孕期快满,要生孩子,就把她赶到外面,住在放车子的屋子里,她生了一个儿子,主人周伕啧去看望她,可怜张妇人孤苦寒冷,煮了粥给她吃。问她:“该给你儿子取个什么名字?”张妇人说:“儿子如今是在车屋子里出生的,我梦见天公告诉我,取名车子。”周伕啧于是醒悟道:“我以前梦见从天公那里借钱,他的下属拿张车子的钱借给我,张车子一定是你儿子。钱财将归还给他了。”从此,周家家业逐渐衰落减少。张车子长大以后,比周家还富裕。

梦入蚁穴
【原文】
夏阳卢汾,字士济,梦入蚁穴,见堂宇三间,势甚危豁,题其额,曰:审雨堂。

【译文】
夏阳人卢汾,字士济,他梦见自己走进蚂蚁的巢穴,看见堂屋三间,屋子的气势非常高大宽敞。卢汾题写堂屋的匾为“审雨堂”。

火浣单衫
【原文】
吴选曹令史刘卓,病笃,梦见一人,以白越单衫与之,言曰:“汝着衫,污,火烧,便洁也。”卓觉,果有衫在侧。污,辄火浣①之。

【注释】
①浣:洗。

【译文】
东吴选曹令史刘卓病重,梦见一个人,拿着一件白越布的单衣衫给他,对他说:“你穿这件衣衫脏了的话,用火一烧,便干净了。”刘卓醒来,果然有一件衣衫放在身旁。他穿衣衫脏了,就用火洗干净。

张奂妻之梦
【原文】
后汉张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梦帝与印绶,登楼而歌。觉,以告奂。奂令占之,曰:“夫人方生男,后临此郡命终此楼。”后生子猛,建安中,果为武威太守杀刺史,邯郸商州兵围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焚而死。

【译文】
东汉时张奂任武威郡太守,他的妻子梦见自己带着张奂的官印,登上城楼去歌唱。她醒来把这个梦告诉张奂,张奂叫人占卜,占卜人说:“夫人将生一个儿子,今后他将管理这一郡,死在这座楼上。”后来她生了个儿子张猛。汉献帝建安年间,张猛果然任武威太守,他杀死州刺史邯郸商,州军队激烈围攻武威,张猛羞耻于被俘,就登上城楼自焚而死。

灵帝梦桓帝怒
【原文】
汉灵帝梦见桓帝,怒曰:“宋皇后有何罪过?而听用邪孽,使绝其命!渤海王悝,既已自贬,又受诛毙。今宋氏及悝,自诉于天,上帝震怒,罪在难救。”梦殊明察。帝既觉而恐,寻亦崩。

【译文】
汉灵帝梦见汉桓帝发怒说:“宋皇后有什么罪过?你却听信邪佞小人的话,致使她丧命!渤海王刘悝既然已被贬谪,又被诛杀。如今宋皇后和刘悝各自向天帝申诉,天帝非常愤怒,你有罪难以挽救。”梦境特别清楚。汉灵帝醒来后感到恐惧,不久就死亡了。

谢郭二人同梦
【原文】
会稽谢奉与永嘉太守郭伯猷善,谢忽梦郭与人于浙江上争樗蒲钱。因为水神所责,堕水而死。已营理郭凶事。及觉,即往郭许,共围棋,良久,谢云:“卿知吾来意否?”因说所梦。郭闻之,怅然云:“吾作夜亦梦与人争钱,如卿所梦,何期太的的也?”须臾,如厕,便倒,气绝。谢为凶具,一如其梦。

【译文】
会稽人谢奉与永嘉太守郭伯猷十分友好。一天,谢奉忽然梦见郭伯猷与别人在浙江船上争赌博的钱。于是被水神谴责,掉进水里淹死,由自己操办郭伯猷的丧事。谢奉醒来立即到郭伯猷家里,和他一起下围棋。过了很久,谢奉说:“你知道我的来意吗?”于是把自己做的梦告诉他。郭伯听了十分惆怅,说:“我昨天晚上也梦见自己和别人争钱,像你梦见的一样。没想到这梦太清清楚楚了!”一会儿,郭伯猷上厕所,就倒在地上断了气。谢奉给他筹办棺材等丧葬用具,如同那个梦里的情景一样。

徐泰梦中祈请
【原文】
嘉兴徐泰,幼丧父母,叔父隗养之,甚于所生。隗病,泰营侍甚勤。是夜三更中,梦二人乘船持箱,上泰床头,发箱,出簿书示曰:“汝叔应死。”泰即于梦中叩头祈请。良久,二人曰:“汝县有同姓名人否?”泰思得,语二人云:“张隗,不姓徐。”二人云:“亦可强逼。念汝能事①叔父,当为汝活之。”遂不复见。泰觉,叔病乃差。

【注释】
①事:侍奉。

【译文】
嘉兴县的徐泰,幼年就失去了父母,叔父徐隗抚养他,比抚养亲生的儿子还周到。徐隗病了,徐泰照料服侍也很殷勤。那一夜三更时分,徐泰梦见两个人乘了船拿着箱子来到自己床头,他们打开箱子,拿出簿籍给他看,并对他说:“你的叔父应该死了。”徐泰就在梦中向他们磕头求情。过了很久,那两个人说:“你县里有没有与你叔父姓名相同的人?”徐泰想到了,便告诉这两个人说:“只有一个张隗,不姓徐。”那两个人说:“姓不同也可以勉强逼他死。我们顾怜你能服侍叔父,应当替你救活他。”于是徐奉就再也看不见他们了。徐泰醒来,叔父的病就痊愈了。[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2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青蝇

先秦佚名

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

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

营营青蝇,止于榛。谗人罔极,构我二人。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祭汾阴乐章。寿和

唐代苏颋

礼物斯具,乐章乃陈。谁其作主,皇考圣真。
对越在天,圣明佐神。窅然汾上,厚泽如春。
收藏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衡门

先秦佚名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扫描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 2019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