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作者:干宝

神农鞭百草
【原文】
神农以赭鞭①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天下号神农也。

【注释】
①赭鞭:赤色的鞭。

【译文】
神农用赤色鞭子鞭打各种草木,从而全部了解了它们的无毒、有毒、寒热、温凉的性质,以及酸、咸、甘、苦、辛五味所主治的疾病,然后根据这些经验再播种各种谷物,所以天下的百姓叫他“神农”。

雨师赤松子①
【原文】
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冰玉散,以教神农,能入火不烧。至昆仑山,常入西王母石室中,随风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至高辛②时,复为雨师,游人间。今之雨师本是焉。

【注释】
①赤松子:又名赤诵子,号左圣南极南岳真人、左仙太虚真人,秦汉传说中的上古仙人。
②高辛:帝喾(kù),姓姬,为上古五帝之一。黄帝的曾孙。

【译文】
赤松子是神农氏时候的司雨之神,他服用冰玉散这种长生不老之药,并教神农服用,他跳进火里不会被烧死。他常去昆仑山西王母住的石屋里,能随风雨上天下地。炎帝神农的小女儿追随他学道,也成为神仙,一齐升天。到高辛氏时,他又担任雨师,漫游人间。是如今雨师们的祖师。

赤将子舆
【原文】
赤将子舆者,黄帝时人也。不食五谷,而啖①百草华。至尧时,为木工。能随风雨上下。时于市门中卖缴②,故亦谓之缴父。

【注释】
①啖:吃。
②缴(zhuó):系在箭上的丝绳。

【译文】
赤将子舆,是黄帝时候的人。他不吃五谷,而吃各种草木的花。到唐尧时代,他做了木工。能随着风雨来来去去。他又经常在集市中的商店门口卖缴,所以人们也叫他“缴父”。

偓佺采药
【原文】
偓佺者,槐山采药父也。好食松实。形体生毛,长七寸。两目更方。能飞行逐走马。以松子遗①尧,尧不暇服。松者,简松也。时受服者,皆三百岁。

【注释】
①遗:送。

【译文】
偓佺是槐山上采药的老头。喜欢吃松子。他身上长毛,毛长七寸。两只眼睛不停地转动着看不同方向。能在天上飞,追得上飞驰的马。他把松子送给唐尧,唐尧没有时间吃。松树,就是简松。当时吃过的人,都活了三百岁。

彭祖七百岁
【原文】
彭祖者,殷时大夫也。姓篯,名铿。帝颛顼①之孙,陆终氏之中子。历夏而至商末,号七百岁。常食桂芝。历阳有彭祖仙室。前世云:祷请风雨,莫不辄②应。常有两虎在祠左右。今日祠之讫地,则有两虎迹。

【注释】
①颛顼(zhuān xū):五帝之一。相传是黄帝之孙,昌意之子,居帝邱(今河南省濮阳东南),号高阳氏。
②辄(zhé):总是。

【译文】
彭祖,是商代的大夫。姓篯,名铿,是颛顼帝的孙子,陆终氏的第二个儿子。他经历过夏朝,一直活到商朝末年,号称活了七百岁。他常常吃桂花和灵芝草。安徽历阳山有彭祖的仙室。前代的人都说:在那仙室中祈求风雨,没有不马上应验的。在这祠堂的旁边还经常有两只老虎。今天祠堂已经没有了,但地上倒还有两只老虎留下的足迹。

师门使火
【原文】
师门者,啸父弟子也。能使火。食桃葩①。为孔甲龙师。孔甲不能修其心意,杀而埋之外野。一旦,风雨迎之。山木皆燔②。孔甲祠而祷之,未还而死。

【注释】
①葩:花。
②燔:焚烧。

【译文】
师门是啸父的弟子。他们能够堆柴火自焚成仙。吃桃花。担任夏帝孔甲的御龙师。孔甲因为师门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就把他杀死,埋在荒郊野外。有一天,风雨来迎接他升天。山上的草木都熊熊燃烧起来。孔甲给他建立神祠祷告,还没有回到家就死了。

葛由乘木羊
【原文】
前周葛由,蜀羌人也。周成王时,好刻木作羊卖之。一旦,乘木羊入蜀中,蜀中王侯贵人追之,上绥山。绥山多桃,在峨眉山西南,高无极也。随之者不复还,皆得仙道。故里谚曰:“得绥山一桃,虽不能仙,亦足以豪。”山下立祠数十处。

【译文】
周代的葛由,是当时蜀国羌族人。周成王时,他喜欢把木头雕刻成羊卖掉。有一天,他骑了木羊进入蜀国之中,蜀国里的王侯贵族追他,便一起上了绥山。绥山上面多桃树,位于峨眉山西南,高得没有个尽头。跟随他去的人不再回来了,都得了仙道。所以乡间的谚语说:“得到绥山上的一只蟠桃,即使不能成仙,也足以使自己成为英豪。”山下几十个地方都为他建起了祠庙。

崔文子学仙
【原文】
崔文子者,泰山人也。学仙于王子乔。子乔化为白霓①,而持药与文子。文子惊怪,引戈击霓,中之,因堕其药。俯而视之,王子乔之履也。置之室中,覆以敝筐。须臾②,化为大鸟。开而视之,翻然飞去。

【注释】
①霓(ní):虹的外环。
②须臾:一会儿。

【译文】
崔文子是泰山人。他跟王子乔学仙道。王子乔变为白霓,带着仙药来给崔文子,崔文子觉得奇怪,举起戈投向白霓,击中了它,带的药掉了下来。崔文子俯身去看,原来是王子乔的鞋子。他把鞋子放在屋里,用破筐子盖住。一会儿,鞋子化为大鸟。他打开筐子一看,大鸟绕几个圈子就飞走了。

琴高取龙子
【原文】
琴高,赵人也。能鼓琴。为宋康王舍人。行涓彭之术,浮游冀州、涿郡间二百余年。后辞入涿水中,取龙子,与诸弟子期之。曰:“明日皆洁斋候。于水旁设祠屋。”果乘赤鲤鱼出,来坐祠中。且有万人观之。留一月,乃复入水去。

【译文】
琴高是战国时期赵国人。善于弹琴。担任过宋康王的舍人。他修炼涓子、彭祖的仙术,在冀州、涿郡一带漫游了二百多年。后来避世潜入水中,取得龙子。他和弟子们相约说:“明天你们都洁身素食,等候在水边,设立神祠。”第二天,他果然骑着红鲤鱼浮出水来,到神祠中坐定。而且有一万来人朝拜他。他坐了一个月,才又潜入水里去。

陶安公骑赤龙
【原文】
陶安公者,六安铸冶师也。数行火。火一朝散上,紫色冲天。公伏冶下求哀。须臾,朱雀止冶上,曰:“安公!安公!冶与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龙。”至时,安公骑之,从东南去。城邑数万人,豫祖安送之,皆辞诀。

【译文】
陶安公,是六安县的金属冶炼师。他经常用火,有一天火焰突然发散上去,紫色的火光直冲天空。陶安公害怕得趴倒在冶炼炉下向老天恳求哀怜宽赦。过了一会儿了,一只朱雀停在冶炼炉上,对他说:“安公!安公!你的冶炼炉与天相通。七月七日,迎接你的是条赤龙。”到时候,安公骑上了那红色的龙,从东南方离地而去。城内几万人,事先为安公祭祀路神、饯行送别,一一和他诀别。

淮南八公歌
【原文】
淮南王安,好道术。设厨宰以候宾客。正月上午,有八老公诣门求见。门吏曰王,王使吏自以意难之,曰:“吾王好长生,先生无驻衰①之术,未敢以闻。”公知不见,乃更形为八童子,色如桃花。王便见之,盛礼设乐,以享八公。援琴而弦,歌曰:“明明上天,照四海兮。知我好道,公来下兮。公将与余,生羽毛兮。升腾青云,蹈梁甫兮。观见三光,遇北斗兮。驱乘风云,使玉女兮。”今所谓淮南操是也。

【注释】
①驻衰:保持容颜不衰老。

【译文】
淮南王刘安,喜欢道术。专设厨师盛宴迎候宾客。正月上辛那一天,有八位老公上门求见。门吏禀报淮南王,淮南王叫门吏随意刁难他们,门吏说:“我们大王喜欢长生不老,先生们并无防止衰老的法术,我不敢替你们通报大王。”八位老公知道淮南王不愿意接见,于是摇身变为八个童子,脸色如桃花一般红润。淮南王便接见了他们,并用隆重的礼节和歌舞来款待八公。淮南王操起琴,和着旋律歌唱道:“上天无限光明,阳光普照大地。知我喜欢道术,八公从天降临。八公赐我福寿,生翅成为仙人。腾云升上青天,漫游梁父山林。看见日月星光,遇上北斗七星。驾着清风彩云,玉女伴我同行。”这支歌就是如今所说的“淮南操”。

刘根召鬼
【原文】
刘根,字君安。京兆长安人也。汉成帝时,入嵩山学道。遇异人授以秘诀,遂得仙。能召鬼。颍川太守史祈以为妖,遣人召根,欲戮之。至府,语曰:“君能使人见鬼,可使形见。不者,加戮。”根曰:“甚易。”借府君前笔砚书符,因以叩几。须臾,忽见五六鬼,缚二囚于祈前。祈熟视①,乃父母也。向根叩头曰:“小儿无状,分当万死。”叱祈曰:“汝子孙不能光荣先祖,何得罪神仙,乃累亲如此。”祈哀惊悲泣,顿首请罪。根默然忽去,不知所之。

【注释】
①熟视:注目细看。

【译文】
刘根,字君安。是京兆长安人。汉成帝的时候,他曾到嵩山学习道术。碰上一个神异的人,把成仙的秘诀教给了他,于是他就得到了仙道。能召见鬼。颍川太守史祈认为这是妖怪作祟,便派人召见刘根,想杀死他。刘根到了太守府上后,史祈便对他说:“您能让人见到鬼,必须让人看见鬼的形状,否则就杀了你!”刘根说:“这很容易。请借一下您面前的笔墨让我写一下符箓。”他写好后将这符箓敲了一下桌子。一会儿,忽然看见五六个鬼绑着两个囚犯来到史祈眼前。史祈仔细一打量,竟是父母亲。他的父母亲向刘根磕着头说:“我儿子无礼,罪该万死。”又训斥史祈说:“你们这些子孙不能光宗耀祖,为什么还要得罪神仙,让你父母亲也受到这样的拖累!”史祈惊恐万状,悲哀地哭泣着,向刘根磕头请罪。刘根一声不响地忽然离去了,不知到了什么地方。

王乔飞舄
【原文】
汉明帝时,尚书郎河东王乔,为邺令。乔有神术,每月朔①,尝自县诣台。帝怪其来数,而不见车骑;密令太史候望之。言其临至时,辄有双凫②,从东南飞来。因伏伺,见凫,举罗张之,但得一双舄。使尚书识视,四年中所赐尚书官属履也。

【注释】
①朔:农历每月初一。
②凫(fú):水鸟,俗称“野鸭”。

【译文】
汉明帝的时候,尚书郎河东人王乔任邺县令。王乔通神仙之术,每月初一,能够从县里到朝廷。汉明帝奇怪他多次来,而不乘车骑马;便密令太史暗中监视他。太史报告说,王乔快到的时候,就有一对野鸭子从东南方向飞来。于是明帝派人埋伏守候,见那对野鸭子飞来,就用网捕捉,结果只得到一双鞋子。让尚书识别却是明帝永平四年时赐予尚书官属的鞋子。

蓟子训遁去
【原文】
蓟子训,不知所从来。东汉时,到洛阳见公卿,数十处,皆持斗酒片脯①候之。曰:“远来无所有,示致微意。”坐上数百人,饮啖终日不尽。去后,皆见白云起,从旦至暮。时有百岁公说:“小儿时见训卖药会稽市,颜色如此。”训不乐住洛,遂遁去。正始中,有人于长安东霸城,见与一老公②共摩挲铜人,相谓曰:“适见铸此,已近五百岁矣。”见者呼之曰:“蓟先生小住。”并行应之。视若迟徐,而走马不及。

【注释】
①脯:肉干。
②老公:老头。

【译文】
蓟子训,不知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东汉时,他到洛阳,拜见了几十个大官,每次拜见时都拿一杯酒和一片肉干款待他们,并说:“我远道而来,没有什么东西,只能用它来表示一点小小的心意。”宴席上几百个人,吃吃喝喝整天没个完。离开后,都看见有白云升起,从早晨直到傍晚都这样。当时有个百岁老人说:“我小时候,看见蓟子训在会稽集市上卖药,面色也像这样。”蓟子训不喜欢住在洛阳,就悄悄溜走了。正始年间,有人在长安东面的霸城,看见他与一位老人一起在抚摸铜像,并对老人说:“当时看见铸造这铜像,到现在已快五百年了。”这看见的人向他喊道:“蓟先生等一等。”他一边走一边答应着,看上去好像在慢吞吞地走,但奔跑着的马却追不上。

汉阴生乞市
【原文】
汉阴生者,长安渭桥下乞小儿也。常于市中丐,市中厌苦,以粪洒之。旋复在市中乞,衣不见污如故。长吏知之,械收系,着桎梏①,而续在市乞。又械欲杀之,乃去。洒之者家,屋室自坏,杀十数人。长安中谣言曰:“见乞儿与美酒,以免破屋之咎②。”

【注释】
①桎梏(zhì gù):镣和手铐。
②咎:灾祸。

【译文】
汉代阴生是长安渭桥下行乞的人。他经常到集市上去乞讨,集市上的人都讨厌他,把粪水洒在他的身上。一会儿,他又在集市上乞讨,而衣服上不见粪水的污迹,就像当初一样。县吏知道后,把他抓起来关进牢房,戴上脚镣手铐,但他很快又回到集市上行乞。县吏又把他抓起来,想打死他,他才逃走了。拿粪水洒他的人,家里房屋自行倒塌,压死十多人。长安城里流传着一首歌谣:“见乞丐,给美酒,免得房倒灾祸有。”

左慈使神通
【原文】
左慈,字元放,庐江人也。少有神通。尝在曹公座,公笑顾众宾曰:“今日高会,珍羞①略备。所少者,吴松江鲈鱼为脍②。”放曰:“此易得耳。”因求铜盘贮水,以竹竿饵钓于盘中,须臾,引一鲈鱼出。公大拊掌,会者皆惊。公曰:“一鱼不周坐客,得两为佳。”放乃复饵钓之。须臾,引出,皆三尺余,生鲜可爱。公便自前脍之,周赐座席。公曰:“今既得鲈,恨无蜀中生姜耳。”放曰:“亦可得也。”公恐其近道买,因曰:“吾昔使人至蜀买锦,可敕人告吾使;使增市二端。”人去,须臾还,得生姜。又云:“于锦肆下见公使,已敕增市二端。”后经岁余,公使还,果增二端。问之,云:“昔某月某日,见人于肆下,以公敕敕之。”后公出近郊,士人从者百数,放乃赉酒一罂,脯一片,手自倾罂,行酒百官,百官莫不醉饱。公怪,使寻其故。行视沽酒家,昨悉亡其酒脯矣。公怒,阴欲杀放。放在公座,将收之,却入壁中,霍然③不见。乃募取之。或见于市,欲捕之,而市人皆放同形,莫知谁是。后人遇放于阳城山头,因复逐之。遂走入羊群。公知不可得,乃令就羊中告之,曰:“曹公不复相杀,本试君术耳。今既验,但欲与相见。”忽有一老羝④,屈前两膝,人立而言曰:“遽如许。”人即云:“此羊是。”竞往赴之。而群羊数百,皆变为羝,并屈前膝,人立,云:“遽如许。”于是遂莫知所取焉。老子曰:“吾之所以为大患者,以吾有身也;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哉。”若老子之俦,可谓能无身矣。岂不远哉也。

【注释】
①珍羞:亦作“珍馐”。珍美的肴馔。
②脍(kuài):细切的肉。
③霍然:突然。
④羝(dī):公羊。

【译文】
左慈,字元放,庐江人。少年时就学会神术。曾是曹操的座上客,曹操笑着对众宾客说:“今天高朋满座,山珍海味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只差吴淞江的鲈鱼了。”元放说:“这事好办。”于是他要了一个铜盘,盛满水,用竹竿挂上鱼饵,一会儿,就从盘中钓出一条鲈鱼来。曹操拍手叫好,众宾客感到十分惊奇。曹操又说:“一条鱼不够招待大家,有两条就好了。”于是元放再用竹竿鱼饵在盘中垂钓,一会儿,又钓出一条鱼来。两条鱼都有三尺多长,新鲜活泼。
曹操准备亲自下厨烹调,一一赏赐在座宾客。曹操说:“现在鲈鱼有了,可惜没有蜀地的生姜作调料。”元放说:“这也好办。”曹操恐怕他到附近去买,因此说:“我已经派人到蜀地买彩锦,你告诉我的使臣,叫他多买四丈。”元放去了,一会儿就带回生姜。还对曹操说:“在蜀锦市场见到了你的使臣,已告诉他多买四丈彩锦。”
一年以后,使臣回来,果然多买了四丈。曹操问他,他说:“去年某月某日,我在市场见到一个人,把你的命令传达给了我。”后来曹操到近郊游玩,随从官员有一百多人,元放拿着一坛酒,一片肉干,亲自为官员们倒酒,一百多个官员都酒醉肉饱。曹操觉得很奇怪,派人查找原因。走到一家酒店,得知昨晚这家酒店的酒肉全都不见了。曹操生气了,心想杀元放。元放在宴会上,曹操想捉拿他,他却隐入墙壁之中,忽然不见了。于是曹操悬赏众人,见到元放就捉拿他。而一街的人都同元放一个模样,谁也认不出他。后来有人在阳城山头见到元放,曹操派人去捉他。元放混入羊群。曹操知道元放不容易捉住,就叫人对羊群说:“曹操不再杀你,只想试一试你的神术,现在已经应验了,只想与你见面。”忽然有一只老公羊,弯着两只前脚,像人一样站起来说:“看我们慌忙成这个样子。”那个人立刻说:“这只羊就是元放。”那些人纷纷扑向这只羊。而百只羊都变成了老公羊,并弯着两只前脚,像人一样站起来说:“看我们慌忙成这个样子。”终于无法能将元放捉住。老子说:“我之所以有忧患,是因为我有形体。如果我无形体,我还有什么忧患呢?”像老子之类的人,可以说能够做到没形体了。难道不应该敬而远之吗?

于吉请雨
【原文】
孙策欲渡江袭许,与于吉俱行,时大旱。所在熇厉①,策催诸将士,使速引船,或身自早出督切。见将吏多在吉许。策因此激怒,言:“我为不如吉耶?而先趋附之。”便使收吉至,呵问之曰:“天旱不雨,道路艰涩,不时得过。故自早出,而卿不同忧戚②,安坐船中,作鬼物态,败吾部伍。今当相除。”令人缚置地上暴之,使请雨若能感天,日中雨者,当原赦;不尔,行诛。俄而云气上蒸,肤寸而合;比至日中,大雨总至,溪涧盈溢。将士喜悦,以为吉必见原,并往庆慰。策遂杀之。将士哀惜,藏其尸。天夜,忽更兴云覆之。明旦往视,不知所在。策既杀吉,每独坐,彷佛见吉在左右。意深恶之,颇有失常。后治疮方差,而引镜自照,见吉在镜中,顾而弗见。如是再三。扑镜大叫,疮皆崩裂,须臾而死。(吉,琅琊人,道士。)

【注释】
①熇(hè)厉:炎热。
②忧戚:忧愁烦恼。

【译文】
吴国孙策想渡过长江袭击魏国首都许昌,于是带着道士于吉一起走,当时天气十分干旱。他们所在的地方炎热得厉害,孙策就催促全体官兵,让他们快一点把船拉来准备渡江进军。他又亲自一早出去督促,却看见将官们多聚集在于吉那里。孙策因此而被激怒了,说:“我做得不及于吉吗?你们倒先去依附他!”就派人去抓于吉,于吉被抓来了,孙策就责备他说:“天气干旱得一直不下雨,水遭受到阻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拉齐船只渡过江去,所以我一早出来动员大家。但您不和我共患难,却安心坐在船中,装神弄鬼,败坏我的部队。今天该把你宰了!”就命令部下把他绑了扔在地上,让太阳晒他,并命令他求雨。如果他能感动上天,中午就下雨的话,就宽大赦免他;否则,就执行死刑。一会儿,云气向上蒸腾,一块一块地合拢来。等到中午,倾盆大雨一下子倒了下来,河流山川都满得溢出来了。官兵们十分高兴,认为于吉一定能被宽大了,就一起前往庆贺慰问。孙策却在这时把于吉杀了。官兵们都很悲痛惋借,就把他的尸体藏了起来。那天夜里,忽然又有乌云升起,把他的尸体盖住了。第二天一早跑去一看,不知道于吉的尸体到什么地方去了。
孙策杀了于吉以后,每当一个人坐着,就仿佛看见于吉在他的旁边。他心里非常厌恶于吉,精神也有点失常了。后来他治疗伤口刚刚痊愈,便拿起镜子来照自己,却看见于吉在镜子中,他便转过头不看。像这样照了好几次。他突然扑倒在镜子上大叫大嚷,伤口便又都溃裂开来,一会儿就死了。(于吉,琅琊人,是道士。)

介琰变化隐形
【原文】
介琰者,不知何许人也。住建安方山,从其师白羊公杜受玄一无为之道。能变化隐形。尝往来东海,暂过秣陵,与吴主相闻。吴主留琰,乃为琰架宫庙,一日之中,数遣人往问起居。琰或为童子,或为老翁,无所食啖,不受饷遗①。吴主欲学其术,琰以吴主多内御,积月不教。吴主怒,敕缚琰,着甲士引弩射之。弩发,而绳缚犹存不知琰之所之。

【注释】
①饷遗:馈赠。

【译文】
介琰不知是哪儿的人。住在建安方山之中,向他的老师白羊公杜学习玄一无为道术。能变化形体和隐身。常去东海,暂住在秣陵,和吴王君主孙权有来往。孙权留介琰住下来,为他修建了宫庙,一天之内,多次派人去问候他的饮食起居。介琰有时变为儿童,有时变为老头儿,不吃不喝,不接受赠赐的财物。孙权想学习介琰的法术,介琰认为孙权的妃嫔太多,几个月都不教他。孙权生气了,命令把介琰绑起来,让士兵拿弓箭射他。弓箭齐发,介琰身上绑的绳子还在,却不知介琰到哪儿去了。

徐光复仇
【原文】
吴时有徐光者,尝行术于市里:从人乞瓜,其主勿与,便从索瓣,杖地种之;俄而瓜生,蔓延,生花,成实;乃取食之,因赐观者。鬻①者反视所出卖,皆亡耗矣。凡言水旱甚验。过大将军孙綝门,褰衣而趋,左右垂践。或问其故。答曰:“流血臭腥不可耐。”綝闻恶而杀之。斩其首,无血。及綝废幼帝,更立景帝,将拜陵,上车,有大风荡綝车,车为之倾。见光在松树上拊手指挥嗤笑之,綝问侍从,皆无见者。俄而景帝诛綝。

【注释】
①鬻(yù):卖。

【译文】
吴国有个叫徐光的人,曾在街坊上表演法术:他向卖瓜的人要瓜吃,那卖瓜的不给,他便向卖瓜的要瓜子;然后用拐杖在地上打了个洞把它种上,一会儿瓜子发芽,瓜蔓延伸,开花结瓜;他就摘下来吃,又送给观看的人吃。卖瓜的回头看看他卖的瓜,都没有了。徐光说到的水灾旱情,都很灵验。有一次他经过大将军孙綝的门口,提起衣服急匆匆地跑过去,鄙弃地向两边吐唾沫并用脚践踏着。有人问他这样做的原因。他回答说:“那里流血的腥气,实在让人不能忍受。”孙綝听见了这话,十分憎恨他,就把他杀了。砍去他的头,却没有血。到后来孙綝废除幼帝孙亮,改立孙休为景帝,将要拜谒皇陵让景帝登基,刚上车,忽然有大风摇荡着孙綝的车子,车子被大风刮倒了。孙綝只见徐光在松树上指手画脚地讥笑他,孙綝问随从人员看见徐光没有,大家都说没看见。不久景帝就把孙綝杀了。

葛玄使法术
【原文】
葛玄,字孝先,从左元放受九丹液仙经。与客对食,言及变化之事,客曰:“事毕,先生作一事特戏者。”玄曰:“君得无即欲有所见乎?”乃嗽口中饭,尽变大蜂数百,皆集客身,亦不螫人。久之,玄乃张口,蜂皆飞入,玄嚼食之,是故饭也。又指虾蟆及诸行虫燕雀之属,使舞,应节如人。冬为客设生瓜枣,夏致冰雪。又以数十钱使人散投井中,玄以一器于井上呼之,钱一一飞从井出。为客设酒,无人传杯,杯自至前,如或不尽,杯不去也。尝与吴主坐楼上,见作请雨土人,帝曰:“百姓思雨,宁可得乎?”玄曰:“雨易得耳!”乃书符着社中,顷刻间,天地晦冥①,大雨流淹。帝曰:“水中有鱼乎?”玄复书符掷水中,须臾,有大鱼数百头。使人治之。

【注释】
①晦冥:昏暗。

【译文】
葛玄,字孝先,跟随左慈学习《九丹液仙经》。他与客人吃饭时,谈到法术变化的事情,客人说:“吃完饭,先生表演一个法术看看。”葛玄说:“你想见到无中生有的东西吗?”于是,他从口中吐出饭粒,全变成了几百只大蜜蜂,飞到客人身上,也不螫人。过了好久,葛玄张开大嘴,蜜蜂纷纷飞进他口中,葛玄嚼着吃着,还是饭粒。他又指挥虾蟆及各种爬虫燕雀之类跳舞,它们都像人一样和着节拍跳起舞来。
葛玄冬天为客人准备鲜瓜鲜枣,夏天又为客人送去冰块雪花。又把几十个铜钱,叫人投进井中,葛玄拿着一个盘子在井上,口中念念有词,铜钱一一从井里飞出来,落在盘子里。他为客人摆酒,没有人端杯子,杯子会自动来到客人面前。如果客人没有喝干酒杯里的酒,酒杯不会自己离开。
葛玄曾和吴王坐在楼上,看见百姓在做祈雨的泥人,吴王说:“老百姓盼望下雨,难道可以求雨吗?”葛玄说:“求雨很容易!”于是葛玄画一道符放在神庙里,一会儿,天昏地暗,大雨倾盆,雨水四处流淌。吴王说:“水里有鱼吗?”葛玄又画了一道符,投入水中,一会儿,水里出现几百条大鱼。他叫人去捉。

吴猛止风
【原文】
吴猛,濮阳人。仕吴,为西安令,因家分宁。性至孝。遇至人丁义,授以神方;又得秘法神符,道术大行。尝见大风,书符掷屋上,有青鸟衔去。风即止。或问其故。曰:“南湖有舟,遇此风,道士求救。”验之果然。西安令于庆死,已三日,猛曰:“数未尽,当诉之于天。”遂卧尸旁,数日,与令俱起。后将弟子回豫章,江水大急,人不得渡;猛乃以手中白羽扇画江水,横流,遂成陆路,徐行而过,过讫,水复。观者骇异。尝守浔阳,参军周家有狂风暴起,猛即书符掷屋上,须臾风静。

【译文】
吴猛是濮阳人。在东吴任西安县令,因此在分宁居住下来。天性非常孝顺。他遇到神人丁义,教给他成仙秘诀;后来又得到秘法神符,道术非常高明。有一次遇到大风,他画一道符,投到屋顶上,有一只青鸟衔去。大风立刻停止了。有人问是什么缘故。他说:“南湖里有一条船,遭遇大风,有道士向我求救。”去验证情况,果然如此。西安县令于庆,已经死了三天,吴猛说:“他的气数还没有尽,应当告诉上天。”于是他睡在尸体旁,过了几天,他与县令一道坐了起来。后来他带着弟子回豫章,江水太急,人过不去;吴猛用手中的白羽扇一划,江水改道横流,出现一条陆路,他们慢慢走过去,走完后,江水又恢复原状。看的人感到十分惊异。吴猛常驻守浔阳,参军周家有狂风吹起,他画一道符,投到屋顶上,一会儿风就停止了。

董永与织女
【原文】
汉董永,千乘人。少偏孤,与父居肆,力田亩,鹿车载自随。父亡,无以葬,乃自卖为奴,以供丧事。主人知其贤,与钱一万,遣之。
永行,三年丧毕,欲还主人,供其奴职。道逢一妇人曰:“愿为子妻。”遂与之俱。主人谓永曰:“以钱与君矣。”永曰:“蒙君之惠,父丧收藏,永虽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报厚德。”主曰:“妇人何能?”永曰:“能织。”主曰:“必尔者,但令君妇为我织缣①百疋②。”于是永妻为主人家织,十日而毕。
女出门,谓永曰:“我,天之织女也。缘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偿债耳。”语毕,凌空而去而去,不知所在。

【注释】
①织缣:织绢。
②疋(pǐ):同“匹”。

【译文】
汉朝的董永,是千乘县人。小时候就死了母亲,和父亲一起生活,他尽力种田,用窄小的车子让父亲坐在里面伴随着自己。父亲死了,没有钱埋葬,他就把自己卖给人家当奴仆,用得到的钱来办理丧事。买主知道他贤能孝顺,就给了他一万个钱,叫他回家去守丧。
董永守完了三年孝,想要回到买主那里去干劳役。在路上碰到一个女子,对他说:“我愿意做您的妻子。”就和董永一起到买主家去了。主人对董永说:“我已经把钱奉送给您啦。”董永说:“承蒙您的恩德,我父亲死了才得到安葬,我虽然是个卑微的人,也一定要尽心竭力来报答您的大恩。”主人说:“这女人会干什么呢?”董永说:“会纺织。”主人说:“您一定要这样来报答我的话,就只要让您妻子给我织一百匹双丝细绢。”于是董永的妻子为主人家纺织,十天就织完了。
这女子出门后对董永说:“我是天上的织女。只是因为您极其孝顺,天帝才命令我来帮您偿还欠债的。”说完,就腾空而去,不知到了什么地方。

钩弋夫人之死
【原文】
初,钩弋夫人有罪,以谴死,既殡①,尸不臭,而香闻十余里。因葬云陵,上哀悼之。又疑其非常人,乃发冢②开视,棺空无尸,惟双履存。一云,昭帝即位,改葬之,棺空无尸,独丝履存焉。

【注释】
①殡:把灵柩送到墓地去。
②冢(zhǒng):坟墓。

【译文】
当初,钩弋夫人犯下罪,被赐死,出殡以后,尸体不发臭,而有香气飘到十多里外。于是把她安葬在云陵,汉武帝哀悼她。又怀疑她不是普通的人,就掘墓开棺来看,棺里是空的,没有尸体,只留下一双鞋子。另一种说法,汉昭帝即位后,重新安葬钩弋夫人,棺是空的,没有尸体,仅留下一双丝织的鞋子。

杜兰香与张传
【原文】
汉时有杜兰香者,自称南康人氏。以建业四年春,数诣张傅。傅年十七,望见其车在门外,婢女通言:“阿母所生,遗授配君,可不敬从?”傅,先名改硕,硕呼女前,视,可十六七,说事邈然久远。有婢子二人:大者萱支,小者松支。钿车青牛上,饮食皆备。作诗曰:“阿母处灵岳,时游云霄际。众女侍羽仪,不出墉宫外。飘轮送我来,岂复耻尘秽①。从我与福俱,嫌我与祸会。”至其年八月旦,复来,作诗曰:“逍遥云汉间,呼吸发九嶷。流汝不稽路,弱水何不之。”出薯蓣子三枚,大如鸡子,云:“食此,令君不畏风波,辟寒温。”硕食二枚,欲留一,不肯,令硕食尽。言:“本为君作妻,情无旷远,以年命未合,且小乖,太岁东方卯,当还求君。”兰香降时,硕问祷祀何如。香曰:“消魔自可愈疾,淫②祀无益。”香以药为消魔。

【注释】
①尘秽:污秽,指人间。
②淫:过多。

【译文】
汉朝时有个叫杜兰香的人,自称是南康人氏。在建业四年春天,她屡次来找张傅。张傅当时十七岁,望见她的车子停在门外,而她的丫鬟来传达她的话说:“我娘生了我,让我嫁给您,我哪能不恭敬从命呢?”张傅先前已把名字改成了张硕,张硕便呼唤这女子走上前来,打量了一番,大约十六七岁,而她谈到的却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她有丫鬟二人:大的叫萱支,小的叫松支。装饰着金花的车用青牛拉着,车上吃的喝的都齐备。她作诗道:“我娘住在神山上,经常游览九重天。羽毛仪仗婢女持,宫墙外头不露面。飘飘车轮送我来,难道再羞住人间?依我幸福不寓身,嫌我祸患在面前。”到那一年八月初一,她又来了,作诗道:“自由往来天河间,呼吸散发九嶷山。追求你呵不停步,穷乡僻壤何处不跑遍?”她拿出山药果三个,像鸡蛋一样大,对张硕说:“把这吃了,让您不怕风浪,不受冷暖的影响。”张硕吃了两个,想留一个,她不肯,让张硕吃光。她又对张硕说:“我本来要给您做妻子,感情可别疏远了。只因为我现在年龄还没有到数,其中稍微有点不协调。等到太岁位于东方卯次的单阏年,我会回来追求您的。”杜兰香降临时,张硕问:“祈祷祭祀的事怎么样?”杜兰香说:“消魔本来就能治好疾病,过分地祭祀并没有好处。”杜兰香把药物称为“消魔”。

弦超与神女
【原文】
魏济北郡从事掾弦超,字义起,以嘉平中夜独宿,梦有神女来从之。自称:“天上玉女,东郡人,姓成公,字知琼,早失父母,天帝哀其孤苦,遣令下嫁从夫。”超当其梦也,精爽感悟,嘉其美异,非常人之容,觉寤钦想,若存若亡,如此三四夕。一旦,显然来游,驾辎车①并车,从八婢,服绫罗绮绣之衣,姿颜容体,状若飞仙,自言年七十,视之如十五六女。车上有壶榼,青白琉璃五具。食啖奇异,馔具醴酒②,与超共饮食。谓超曰:“我,天上玉女,见遣下嫁,故来从君,不谓君德。宿时感运,宜为夫妇。不能有益,亦不能为损。然往来常可得驾轻车,乘肥马,饮食常可得远味,异膳,缯素常可得充用不乏。然我神人,不为君生子,亦无妒忌之性,不害君婚姻之义。”遂为夫妇。
赠诗一篇,其文曰:“飘浮勃逢敖,曹云石滋芝。一英不须润,至德与时期。神仙岂虚感,应运来相之。纳我荣五族,逆我致祸菑③。”此其诗之大较,其文二百余言,不能尽录。兼注易七卷,有卦,有象,以彖为属。故其文言既有义理,又可以占吉凶,犹扬子之太玄,薛氏之中经也。超皆能通其旨意,用之占候,作夫妇经。七八年,父母为超娶妇之后,分日而燕,分夕而寝,夜来晨去,倏忽若飞,唯超见之,他人不见。虽居闇室④,辄闻人声,常见踪迹,然不睹其形。后人怪问,漏泄其事;玉女遂求去。云:“我,神人也。虽与君交,不愿人知,而君性疏漏,我今本末已露,不复与君通接。积年交结,恩义不轻;一旦分别,岂不怆恨?势不得不尔。各自努力!”又呼侍御下酒,饮啖,发簏,取织成裙衫两副遗超。又赠诗一首,把臂告辞,涕泣流离,肃然升车,去若飞迅。超忧感积日,殆至委顿。去后五年。超奉郡使至洛,到济北鱼山下,陌上西行,遥望曲道头有一马车,似知琼。驱驰至前,果是也。遂披帷相见,悲喜交切。控左援绥,同乘至洛。遂为室家,克复旧好。至太康中,犹在。但不日日往来,每于三月三日,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旦,十五日辄下,往来经宿而去。张茂先为之作神女赋。

【注释】
①辎车:古代有帷盖的车子。既可载物,又可作卧车。
②醴(lǐ)酒:甜酒。
③祸菑:同“祸灾”。
④闇(àn)室:幽暗的内室。

【译文】
三国曹魏时,济北郡从事掾弦超,字义起。在魏齐王嘉平年间,一天半夜他睡觉梦见神女来陪伴他。神女自称是天上玉女,原来是东郡人,姓成公,字知琼,小时候父母死了,天帝可怜孤芳,派她下凡出嫁随丈夫。弦超做梦的时候,精神爽快,感觉清楚,他赞赏知琼美貌,不是一般人可比,醒来后思念不已,知琼的容貌若隐若现,这样过了三四个晚上。
有一天,知琼现身来游,乘坐华贵小车,随从有八个婢女,穿着绫罗锦绣的衣服,姿态容貌身材像仙女一样,她说自己有七十岁,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车子上有壶、榼、青白色的琉璃器具,饮食特别。她准备了美酒,与弦超一起饮食。她对弦超说:“我是天上的玉女,被派下来出嫁给你。想不到你有德行,是前世缘分,我们宜于做夫妻。不能说有什么好处,也不能说有什么害处。我们经常往来,可以坐轻车,骑肥马,吃山珍海味,穿不完的丝绸绢缎。但我是神人,不能为你生儿育女,也没有妒忌之心,不妨碍你的婚姻关系。”于是他们结为夫妻。
知琼送给弦超一首诗:“我在蓬莱仙境飘游,云板石磬发出乐声。灵芝不用雨水滋润,至高德行等待机遇。神仙哪是凭空感应,是顺天意来帮助你。容我将会五族荣耀,违我就会招来灾祸。”这是她诗的大意,诗文有两百多个字,不能完全记录下来。知琼还注释《周易》共七卷,有卦辞,有象辞,用彖辞作为归类。所以其中的文字,既有意义道理,又可以用来占卜吉凶,像扬雄的《太玄》和薛氏的《中经》一样。弦超都能理解其中意思,用它来预测吉凶。
他们做夫妻七八年,弦超父母为弦超娶了妻子以后,知琼和弦超隔一天吃在一起,隔一天睡在一起,知琼晚上来,早上去,快得像飞一样,只有弦超看得见她,别人看不见。虽然在闺房里,常常听到她的声音,见到她的影子,但是看不见她的形体。后来有人奇怪,问弦超,弦超泄露了他们的事。玉女要求离去,说:“我是神人,虽然与你交往,不愿被人知道。而你粗心大意,我已经彻底暴露了身份,不能再与你交往了,多年往来,情义不轻;一旦分别,怎不伤心?情势所迫,不得不离开你。我们好自为之吧。”她又叫婢女来备酒饮食,打开箱子,取出两套彩丝金缕的衣服,留给弦超。又赠诗一首,和弦超握手告别,痛哭流涕,她凄然地登上车,像飞一样离去。弦超忧伤了很多天,几乎委靡不振了。
知琼走后五年,弦超奉州郡差使去洛阳,来到济北鱼山下小道上。往西走,远远望去,弯道尽头有一驾马车,像是知琼。弦超驱马上前去看,果然是知琼。于是揭开帷幕相见,两人悲喜交集。催赶左边骖马,拉着车绳,一同乘车到洛阳。又结为夫妻,重归于好。至晋武帝太康年间,他们还生活在一起。但不是天天往来,每当三月三、五月五、七月七、九月九和每月初一、十五,知琼就降临,过一夜就离去。张茂先为她写了《神女赋》。[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1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国风·陈风·泽陂

先秦佚名

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蕳。有美一人,硕大且卷。寤寐无为,中心悁悁。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大基舞

唐代佚名

猗与祖业,皇矣帝先。翦商德厚,封唐庆延。
在姬犹稷,方晋喻宣。基我鼎运,于万斯年。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周颂·桓

先秦佚名

绥万邦,屡丰年。天命匪解,桓桓武王。保有厥士,于以四方,克定厥家。于昭于天,皇以间之。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诗词秀”公众号

© 2018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