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作者:干宝

论妖怪
【原文】
妖怪者,盖精气之依物者也。气乱于中,物变于外,形神气质,表里之用也。本于五行,通于五事,虽消息升降,化动万端,其于休咎之征,皆可得域而论矣。

【译文】
妖怪,是阴阳元气所依附的物体。元气在物体内惑乱了,物体放在外形上发生了变化。形体和气质,是外表和内在这两种要素在物体上的作用体现,它们以金、木、水、火、土五行为本源,与容貌、言谈、观察、聆听、思考五种事情相联系。虽然它们消灭、增长、上升、下降,变化多端,但它们在祸福的征兆上,都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加以论定。

论山徙
【原文】
夏桀之时厉山亡,秦始皇之时三山亡,周显王三十二年宋大邱社亡,汉昭帝之末,陈留昌邑社亡。京房《易传》曰:“山默然自移,天下兵乱,社稷亡也。”故会稽山阴琅邪中有怪山,世传本琅邪东武海中山也,时天夜,风雨晦冥,旦而见武山在焉,百姓怪之,因名曰怪山,时东武县山,亦一夕自亡去,识其形者,乃知其移来。今怪山下见有东武里,盖记山所自来,以为名也。又交州脆州山移至青州。凡山徙,皆不极之异也。此二事未详其世。《尚书·金縢》曰:“山徙者,人君不用道,士贤者不兴,或禄去,公室赏罚不由君,私门成群,不救,当为易世变号。”
说曰:“善言天者,必质于人;善言人者,必本于天。”故天有四时,日月相推,寒暑迭代,其转运也。和而为雨,怒而为风,散而为露,乱而为雾,凝而为霜雪,立而为蚳,此天之常数也。人有四肢五脏,一觉一寐,呼吸吐纳,精气往来,流而为荣卫,彰而为气色,发而为声音,此亦人之常数也。若四时失运,寒暑乖违①,则五纬盈缩,星辰错行,日月薄蚀,彗孛②流飞,此天地之危诊也。寒暑不时,此天地之蒸否也。石立,土踊,此天地之瘤赘也。山崩,地陷,此天地之痈疽③也。冲风,暴雨,此天地之奔气也。雨泽不降,川渎涸竭,此天地之焦枯也。

【注释】
①乖违:错乱反常。
②彗孛:彗星和孛星。旧谓彗孛出现是灾祸或战争的预兆。
③痈疽(yōng jū):祸患。

【译文】
夏桀的时候,厉山消失。秦始皇时候,三座仙山消失。周显王三十二年,宋国大丘的神社消失。汉昭帝末年,陈留县、昌邑县的神社消失。京房《易传》说:“山悄悄地自行移动,将会天下大乱,国家灭亡。”从前会稽山阴县琅邪山中有一座怪山,传说本来是琅邪郡东武县海中的山。当时天黑,刮风下雨,一片昏暗,天亮时就看见武山在那里了。百姓觉得很奇怪,于是称为‘怪山’。当时东武县这座山,也是一个晚上自行消失。认识它山形的人,才知道它移到这里来了。如今怪山脚下有一个东武里,可能是记录这座山的由来的,才把它作为地名。另外,交州的山移到青州。凡是山迁移,都是极不正常的怪异现象。这两件事,没有详细记载它们发生的年代。《尚书·金滕篇》说:“山迁移,国君不任用有学问的人,贤人得不到举荐。或是禄位归于诸侯,赏罚不由国君,行私的门路很多,不可救药,将会改朝换代,变更年号。”
论说道:“善于讲天道的,必须联系于人事;善于讲人事的,必须根据于天道。”所以天有春、夏、秋、冬四时,日月相推移,寒暑相更替。它循环运行,和谐成为雨,狂怒成为风,分散成为露,混乱成为雾,凝聚成为霜雪,伸张成为虹霓,这是天的正常规律。人有四肢五脏,一醒一睡,呼吸吐纳,精气循环,流动成为血气,显现成为脸色,发出成为声音,这也是人的正常规律。如果天的四时失去运行,寒暑不正常,那么金、木、水、火、土五星消长,星辰错乱移动,日月无光亏毁,彗星出现流飞,这是天地的危险征兆。寒暑不合时令,这是天地气息堵塞。石头兀立,土地踊起,这是天地生出的瘤赘。山崩地陷,这是天地长了痈疽。狂风暴雨,这是天地精气奔泻。雨露不降,河沟干涸,这是天地焦躁枯竭。

玉化为蜮
【原文】
晋献公二年,周惠王居于郑,郑人入王府,多脱化为蜮①,射人。

【注释】
①蜮:传说中一种在水里暗中害人的怪物。

【译文】
晋献公二年,周惠王居住在郑国。郑国人进入周惠王的王府,拿了很多玉,玉变成了蜮,含沙射人。

地长地陷
【原文】
周隐王二年四月,齐地暴长,长丈余,高一尺五寸。京房《易妖》曰:“地四时暴长占:春、夏多吉,秋、冬多凶。”
历阳之郡,一夕沦入地中而为水泽,今麻湖是也。不知何时。《运斗枢》曰:“邑之沦阴,吞阳,下相屠焉。”

【译文】
周隐王二年四月,齐国一个地方猛长,有一丈多长,一尺五寸高。京房《易妖》说:“地四季猛长,占卜为春夏二季多有吉利,秋冬二季多有凶险。”
历阳的郡城,一个晚上陷入地下成为水泽,就是现在的麻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运斗枢》说:“城沦陷地下,是阴吞阳,天下人将互相残杀。”

一妇四十子
【原文】
周哀王八年,郑有一妇人,生四十子,其二十人为人,二十人死。其九年,晋有豕生人,吴赤乌七年,有妇人一生三子。

【译文】
周哀王八年,郑国有一个妇女,生了四十个孩子。其中二十个长大成人,二十个死了。周哀王九年,晋国有头猪生了个人。吴国赤乌七年(公元244年),有个妇女,一胎生了三个孩子。

他彭生为豕祸
【原文】
鲁严公八年,齐襄公田于贝丘,见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射之,豕人立而唬,公惧坠车,伤足,丧屦①。刘向以为近豕祸也。

【注释】
①屦:鞋子。

【译文】
鲁庄公八年(公元前686年),齐襄公在贝丘打猎,看见一头猪,随从说:“这是公子彭生。”齐襄公发火了,便拿箭射它。那头猪竟像人一样站起来啼叫。齐襄公十分恐惧,从车上摔下来跌伤了脚,丢了鞋子。刘向认为这近似于猪的祸殃。

蛇斗国门
【原文】
鲁严公时,有内蛇与外蛇斗郑南门中。内蛇死。刘向以为近蛇孽也。京房《易传》曰:“立嗣子疑,厥妖蛇居国门斗。”

【译文】
鲁庄公时,郑国有城内的蛇与城外的蛇在城南门中搏斗。城内的蛇死了。刘向认为是蛇在造孽。京房《易传》说:“立嗣子有问题,它的妖兆是蛇在国门中搏斗。”

马生人
【原文】
秦孝公二十一年,有马生人。昭王二十年,牡马①生子而死。刘向以为皆马祸也。京房《易传》曰:“方伯分威,厥妖牡马生子。上无天子,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

【注释】
①牡马:公马。

【译文】
秦孝公二十一年(公元前341年),有匹马产下人来。秦昭王二十年(公元前287年),有匹公马因为生小马而死了。刘向认为这都是马的灾祸。京房《易传》说:“诸侯分享威势,那怪异的事情是雄马生小马。上面没有天子,诸侯互相征伐,那怪异的事情是马生人。”

狗与彘交
【原文】
汉景帝三年,邯郸有狗与彘①交,是时赵王悖乱,遂与六国反,外结、匈奴以为援。《五行志》以为:犬,兵革失众之占,豕,北方匈奴之象。逆言失听,交于异类,以生害也。京房《易传》曰:“夫妇不严,厥妖狗与豕交。兹谓反德,国有兵革。”

【注释】
①彘:猪。

【译文】
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邯郸有狗和猪交配。这时赵王惑乱,就与吴、楚等六国一起造反,对外还结交匈奴作为后援。《五行志》以为:狗是军事上失去支援的征兆,猪是北方匈奴的象征。逆耳的话听不进去,和不同类的异族匈奴结交,因而生出灾祸来。京房《易传》说:“男女关系不谨慎,那怪异的事情是狗和猪交配。这是违反道德的,国家将有战争。”

白黑乌斗
【原文】
景帝三年十一月,有白颈乌与黑乌群斗楚国吕县。白颈不胜,堕泗水中死者数千。刘向以为近白黑祥也。时楚王戊暴逆无道,刑辱申公,与吴谋反。乌群斗者,师战之象也。白颈者小,明小者败也。堕于水者,将死水地。王戊不悟,遂举兵应吴,与汉大战,兵败而走,至于丹徒。为越人所斩,堕泗水之效也。京房《易传》曰:“逆亲亲,厥妖白黑乌斗于国中。”
燕王旦之谋反也,又有一乌,一鹊,斗于燕宫中池上,乌堕池死。《五行志》以为楚、燕皆骨肉,藩臣骄恣①,而谋不义,俱有乌鹊斗死之祥。行同而占合,此天人之明表也。燕阴谋未发,独王自杀于宫,故一乌而水色者死;楚炕阳举兵,军师大败于野,故乌众而金色者死:天道精微之效也。京房《易传》曰:“颛征劫杀,厥妖乌鹊斗。”

【注释】
①骄恣:骄傲放纵。

【译文】
汉景帝三年十一月,有白颈乌鸦和黑乌鸦在楚国吕县群斗。白颈乌鸦斗败,坠落在泗水中,死了几千只。刘向认为是白黑的征兆。当时楚王刘戊暴虐无道,用刑罚侮辱申公,与吴王谋反。乌鸦群斗是军队作战的象征。白颈乌鸦体形小,说明小的失败。坠落在水里,说明将死在有水的地方。楚王刘戊不懂得这个道理,于是起兵响应吴王,与汉朝廷大战,兵败逃跑,到丹徒县被越人杀死。这是乌鸦坠入泗水的效应。京房《易传》说:“背叛亲戚,其妖兆是白乌鸦和黑乌鸦在国中争斗。”
燕王刘旦谋反的时候,又有一只乌鸦和一只喜鹊,在燕王宫中水池边争斗,乌鸦坠入水池死亡。《五行志》认为楚王、燕王都是朝廷的骨肉、王室的诸侯,却骄横恣肆,图谋不轨,都有乌鸦喜鹊争斗而死的象征。他们行为相同而且与占卜相合,这是天道人事的明显表现。燕国阴谋未发动起来,燕王只有在宫中自杀,所以一只水色羽毛的乌鸦死亡;楚国对下民无惠泽而起兵作乱,军队在野外大败,所以许多金色羽毛的乌鸦死亡。这是天道精微的效应。京房《易传》说:“专擅征战劫杀,其妖兆是乌鹊相斗。”

牛足出背
【原文】
景帝十六年,梁孝王田北山,有献牛,足上出背上者。刘向以为近牛祸,内则思虑霿乱①,外则土功过制,故牛祸作。足而出于背,下奸上之象也。

【注释】
①霿(méng)乱:黑暗纷乱。

【译文】
汉景帝十六年,梁孝王在北山打猎,有人献上一条脚从背脊上向上长的牛。刘向认为这近似于牛的灾祸。在内部考虑事情蒙昧昏乱,在外部大兴土木超过了规定,所以牛的灾祸就发生了。脚长在背脊上,是下级干犯上级的征兆。

狗冠出朝门
【原文】
昭帝时昌邑王贺见大白狗,冠“方山冠”而无尾。
至熹平中,省内冠狗带绶以为笑乐,有一狗突出,走入司空府门,或见之者,莫不惊怪。京房《易传》曰:“君不正,臣欲篡,厥妖狗冠出朝门。”

【译文】
汉昭帝时,昌邑王刘贺看见一条大白狗,戴着“方山冠”而没有尾巴。
到了汉灵帝熹平年间,宫内之人给狗戴上帽子,系上印绶带,用来开玩笑取乐。有一条狗突然跑出朝门,跑进司空府里。看见这条狗这样打扮的人,没有不感到奇怪。京房《易传》说:“君上不正,臣下想要篡权,其妖兆是狗戴着帽子跑出了朝门。”

雌鸡化雄①
【原文】
汉宣帝黄龙元年,未央殿辂軨中雌鸡化为雄,毛衣变化,而不鸣,不将,无距。
元帝初元元年,丞相府史家雌鸡伏子,渐化为雄,冠距鸣将。至永光中有献雄鸡生角者。《五行志》以为王氏之应。京房《易传》曰:“贤者居明夷之世,知时而伤或众在位,厥妖鸡生角。”又曰:“妇人专政,国不静,牝鸡雄鸣,主不荣。”

【注释】
①雌鸡化雄:古时认为不祥之兆,预示着国家将倾颓。

【译文】
汉宣帝黄龙元年,未央宫辂軨厩内的雌鸡变成了雄鸡,毛色都变了,但不啼叫,也不健壮争斗,脚爪后面也没有一般公鸡那种突出来像脚趾似的鸡距。
汉元帝初元元年,丞相府史家的母鸡孵蛋,却渐渐变成了公鸡,长出了公鸡的鸡冠、鸡距,报晓啼叫,健壮好斗。到永光年间,有人献上长角的雄鸡。《五行志》认为这是王莽篡权的应验。京房《易传》说:“贤能的人处在政治黑暗的乱世,识时务反会遭到伤害,那种招摇撞骗迷惑众人的人占据了职位,那怪异的事情是鸡长角。”又说:“妇女独擅政权,国家不得安宁,雌鸡像雄鸡一样啼鸣,君主不会荣耀。”

天雨草
【原文】
汉元帝永光二年八月,天雨草,而叶相樛结,大如弹丸。至平帝元始三年正月,天雨草,状如永光时。京房《易传》曰:“君吝①于禄②,信衰,贤去,厥妖天雨草。”

【注释】
①吝:吝啬,小气。
②禄:俸禄。

【译文】
汉元帝永光二年(公元前42年)八月,天上落草,草叶子互相缠绕,像弹子一样大小。到汉平帝元始三年(公元3年)正月,天上又落草,草的形状就像永光时落下的那样。京房《易传》说:“君主吝啬俸禄,信用衰减,贤能的人离去,那怪异的事情是天落草。”

鼠巢树上
【原文】
汉成帝建始四年九月,长安城南,有鼠衔黄稿柏叶,上民冢柏及榆树上为巢,桐柏为多,巢中无子,皆有干鼠矢数升。时议臣以为恐有水灾。鼠盗窃小虫,夜出,昼匿,今正昼去穴而登木,象贱人将居贵显之占。桐柏,卫思后园所在也,其后赵后自微贱登至尊,与卫后同类,赵后终无子,而为害。明年,有鸢①焚巢杀子之象云。京房《易传》曰:“臣私禄罔干,厥妖鼠巢。”

【注释】
①鸢(yuān):老鹰。

【译文】
汉成帝建始四年九月,长安城南有老鼠衔着稻麦秆和柏树叶,爬上百姓墓地的柏树和榆树上做窝,桐柏那个地方很多。窝里没有小老鼠,都有几升的干老鼠屎。当时议论的大臣认为可能要发生水灾。老鼠是偷东西的小动物,晚上出来白天躲藏。如今正是白天离开鼠穴而爬上树去,是卑贱的人将要居于显贵地位的预兆。桐柏是卫皇后陵园所在地。那以后赵皇后从卑贱的地位登上最尊贵的地位,与卫皇后是同样的一类人。赵皇后最终没有子女而被害。第二年,说有老鹰在鸟巢自焚而杀死小鹰的征兆。京房《易传》说:“臣下把俸禄作为私有,妄自侵占,其妖兆是老鼠在树上做窝。”

木生人状
【原文】
成帝永始元年二月,河南街邮樗树生枝,如人头,眉目须皆具,亡发耳。至哀帝建平三年十月,汝南西平遂阳乡有材仆地生枝,如人形,身青黄色,面白,头有髭发①,稍长大,凡长六寸一分。京房《易传》曰:“王德衰,下人将起,则有木生为人状”。其后有王莽之篡。

【注释】
①髭(zī)发:须发。

【译文】
汉成帝永始元年二月,河南郡大道旁驿站内的臭椿树长出的树枝像人头,眉毛、眼睛、胡须都具备,只是没有头发罢了。到汉哀帝建平三年十月,汝南郡西平县遂阳乡有树木倒在地上,长出的树枝像人的形状,身体青黄色,面孔雪白,头上有胡须、头发,后来渐渐长长,共长六寸一分。京房《易传》说:“君王道德衰败,下面的人将兴起,就有树木长成人的样子。”那以后就有王莽的篡权。

大厩马生角
【原文】
成帝绥和二年二月,大厩①马生角,在左耳前,围长各二寸。是时王莽为大司马,害上之萌,自此始矣。

【注释】
①厩:马棚。

【译文】
汉成帝绥和二年二月,天子的马厩有一匹马长山角,长在左耳的前面,周长各有二寸。这时候王莽任大司马,陷害皇上的萌芽,从这里开始了。

僵树自立
【原文】
哀帝建平三年,零陵有树僵地,围一丈六尺,长十丈七尺,民断其本,长九尺余,皆枯,三月,树卒自立故处。京房《易传》曰:“弃正,作淫,厥妖本断自属。妃后有颛①,木仆,反立,断枯,复生。”

【注释】
①颛:同“专”。

【译文】
汉哀帝建平三年,零陵郡有一棵树倒仆在地上,周长一丈六尺,长十丈七尺。老百姓砍断它的树根,长九尺多,都干枯了。三月,这棵树自己又立在原来的地方。京房《易传》说:“抛弃正当,实行yín乱,其妖兆是断树自己连接。妃子皇后专权,树倒了又再立起来,断的枯树重新长活。”

儿啼腹中
【原文】
哀帝建平四年四月,山阳方与女子田无啬生子,未生二月前,儿啼腹中,及生,不举,葬之陌上。后三日,有人过,闻儿啼声。母因掘收养之。

【译文】
汉哀帝建平四年四月,山阳郡方与县的女子田无啬生小孩,在产前两个月的时候,这孩子就在母亲的腹中啼哭,等生下来后,田无啬便不去养育他,而把他埋葬在路边。过了三天,有个人经过那里,竟然听见那孩子的哭声。于是他的母亲就把他掘起来加以收养了。

西王母传书
【原文】
哀帝建平四年夏,京师郡国民聚会里巷阡陌①,设张博具歌舞,嗣西王母。又传书曰:“母告百姓:佩此书者,不死。不信我言,视门枢②下,当有白发。”至秋乃止。

【注释】
①阡陌:田间小路。
②枢:门上的转轴。

【译文】
汉哀帝建平四年夏天,京城郡国百姓在乡里街道上聚会,设置帷帐、赌具,准备歌舞,祭祀西王母。又传布文书,说:“西王母告示百姓,佩戴这个文书的人就不死。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去看门的转轴下面,会有白头发。”到了秋天,才停止这一活动。

长安儿生两头
【原文】
汉平帝元始元年六月,长安有女子生儿:两头,两颈面,俱相向;四臂,共胸,俱前向;尻①上有目,长二寸所。京房《易传》曰:“暌孤见豕负涂,厥妖人生两头,下相攘。善妖,亦同人。若六畜,首目在下。”兹谓亡上,政将变更。厥妖之作,以谴失正,各象其类。两颈,下不一也。手多,所任邪也。足少,下不胜任,或不任下也。凡下体生于上,不敬也;上体生于下,媟渎也。生非其类,yín乱也;人生而大,上速成也;生而能言,好虚也。群妖推此类。不改,乃成凶也。

【注释】
①尻(kāo):屁股。

【译文】
汉平帝元始元年六月,长安有个女人生儿子:两个头两个脖子,面孔互相对着;四条手臂共同长在一个胸膛上,都向前;臀部长着眼睛,长二寸左右。京房《易传》说:“做事乖违感到孤立,看见猪背上涂满泥土。那反常的现象是人长两个头。臣民互相排斥善良,那反常现象与此相同。人或马、牛、羊、鸡、狗、猪六畜的头和眼睛长在下面。”这叫做没有上面,它预示政权将会变动。那反常的现象出现,是为了谴责君主丧失了正道,这些反常现象分别象征君主相应的失误。两个脖子,象征臣下不一致;手多,象征被任用的人邪恶;脚少,象征臣下不能胜任官职,或君主没有任用下面的人。凡是下部的器官长在上部,象征不恭敬;上部的器官长在下部,象征轻慢亵狎。主出不是同类的东西,象征yín乱;人生下来就长大,象征皇上迅速成功;生下来就会说话,象征皇上喜欢虚言。各种反常现象可以此推论出君主的事情。如果君主还不改正错误,就会酿成灾祸了。

三足鸟
【原文】
汉章帝元和元年,代郡高柳乌生子,三足,大如鸡,色赤,头有角,长寸余。

【译文】
汉章帝元和元年,代郡高柳县有一只乌鸦生下小乌鸦,有三只脚,像鸡那样大,红色,头上长角,角长一寸多。

北地雨肉
【原文】
汉桓帝建和三年秋七月,北地廉雨肉,似羊肋,或大如手。是时梁太后摄政,梁冀专权,擅杀,诛太尉李固、杜乔,天下冤之。其后,梁氏诛灭。

【译文】
汉桓帝建和三年秋季七月,北地郡廉县落下肉雨,这些肉像羊的肋条肉。有的像手一样大。这时候梁太后执政,梁冀独擅大权,擅自诛杀太尉李固、杜乔,天下的人都认为他们是冤屈的。在那以后,梁家就被诛灭了。

梁冀妻怪妆
【原文】
汉桓帝元嘉中,京都妇女作“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①”。“愁眉”者,细而曲折。“啼妆”者,薄拭目下若啼处。“堕马髻”者,作一边。“折腰步”者,足不在下体。“龋齿笑”者,若齿痛,乐不欣欣。始自大将军梁冀妻孙寿所为,京都翕然②,诸夏效之。天戒若曰:“兵马将往收捕,妇女忧愁,踧眉啼哭;吏卒掣顿,折其腰脊,令髻邪倾;虽强语笑,无复气味也。”到延熹二年,冀举宗合诛。

【注释】
①龋(qǔ)齿笑:指女子故意做作的状若齿痛的笑容。
②翕(xī)然:形容一致。

【译文】
汉桓帝元嘉年间,京城的妇女流行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愁眉,是说画的眉又细又弯曲。啼妆,是说在眼睛下面薄薄地涂脂抹粉,像是哭过的样子。堕马髻,是说发髻偏向一边。折腰步,是说走路像脚支持不住身体。龋齿笑,是说像牙痛,不是高兴地笑。开始从大将军梁冀的妻子孙寿打扮做起,京城风行,全国都仿效。上天这样告诫说:“军队将前来收捕,妇女忧愁,皱眉啼哭;官吏狱卒推拉足踢,折断她们的腰脊骨,使发髻倾斜;即使勉强说笑,不再有那份心情。”到了延熹二年,梁冀全族都被诛杀。

牛生鸡
【原文】
桓帝延熹五年,临沅县有牛生鸡,两头四足。


【译文】
汉桓帝延熹五年,临沅县有一头牛生下一只鸡,有两个头,四只脚。

赤厄三七
【原文】
汉灵帝数游戏于西园中,令后宫采女为客舍主人,身为估服,行至舍,问采女下酒食,因共饮食,以为戏乐。是天子将欲失位,降在皂隶①之谣也。其后天下大乱。
古志有曰:“赤厄三七。”三七者经二百一十载,当有外戚之篡。丹眉之妖,篡盗短祚②,极于三六,当有飞龙之秀,兴复祖宗。又历三七,当复有黄首之妖,天下大乱矣。自高祖建业,至于平帝之末,二百一十年,而王莽篡,盖因母后之亲。十八年而山东贼樊子都等起,实丹其眉,故天下号曰“赤眉”。于是光武以兴祚,其名曰秀。
至于灵帝中平元年,而张角起,置三十六方,徒众数十万,皆是黄巾,故天下号曰“黄巾贼”,至今道服,由此而兴。初起于邺,会于真定,诳感百姓曰:“苍天已死,黄天立。岁名甲子年,天下大吉。”起于邺者,天下始业也,会于真定也。小民相向跪拜趋信。荆、扬尤甚。乃弃财产,流沈道路,死者无数。角等初以二月起兵,其冬十二月悉破。自光武中兴至黄巾之起,未盈二百一十年,而天下大乱。汉祚废绝,实应三七之运。

【注释】
①皂隶:差役。
②祚:福。

【译文】
汉灵帝多次在西园里游戏,叫后宫宫女充当旅舍主人,他身穿商贩的服装,走到旅舍里,宫女摆下酒菜,于是他和宫女一起喝酒吃菜,以此作为游戏取乐。这是天子将要失去帝位,降身为差役的流言。那以后天下大乱。
古代志书有这种说法:“赤色厄运三七。”三七是指经过二百一十年,会有外戚篡位,以及赤眉的灾祸,篡位盗贼福短,限于三六之数,会有飞龙之秀,来兴复祖业。又经过三七,会再有黄首的灾祸,天下就大乱了。从汉高祖建立帝业,到汉平帝末年,二百一十年而王莽篡位,因为是皇太后的亲戚。十八年后山东盗贼樊崇、刁子都等人起义,用赤色染眉,所以天下称为“赤眉”。这时候光武帝复兴皇位,他名叫刘秀
到了汉灵帝中平元年,张角起义,设三十六方,有信徒几十万,都是头裹黄巾,所以天下称为“黄巾贼”。至今的道教服装从此兴起。起初黄巾军在邺起事,在真定会合,欺骗百姓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在邺起事,是天下开始行事,在真定聚集,老百姓都向他们跪拜,相信跟随。在荆州、扬州尤其盛行。于是,抛弃财产,在道路上流落,死了无数的人。张角等人起初在二月起义,那年冬季十二月都被攻破。从光武帝中兴,到黄巾的起义,未满二百一十年,天下大乱。汉朝皇位被废止,正应验三七的运数。

夫妇相食
【原文】
灵帝建宁三年春,河内有妇食夫,河南有夫食妇。夫妇阴阳,二仪有情之深者也。今反相食,阴阳相侵,岂特日月之眚①哉。
灵帝既没,天下大乱,君有妄诛之暴,臣有劫弑之逆,兵革相残,骨肉为雠,生民之祸极矣。故人妖为之先作。而恨不遭辛有、屠乘之论,以测其情也。

【注释】
①眚(shěng):灾难。

【译文】
汉灵帝建宁三年春天,河内地区有个妻子吃丈夫,河南地区有个丈夫吃妻子。夫妻阴阳相配,是有深厚感情的人。如今反而相互吃掉,阴阳互相侵犯,岂只是日月的灾祸呢!
汉灵帝死了以后,天下大乱,君上有乱杀臣下的暴虐,臣下有劫持杀君上的忤逆,以武力相残杀,骨肉成为仇敌,老百姓的灾祸达到极点了。所以人妖首先出现了。遗憾的是,没有遇到辛有、屠黍那样的人来议论,以测定他们的心情。

寺壁黄人
【原文】
灵帝熹平二年六月,雒阳民讹言①:虎贲寺东壁中,有黄人,形容须眉良是。观者数万。省内悉出,道路断绝。到中平元年二月,张角兄弟起兵冀州,自号“黄天”。三十六方,四面出和。将帅星布,吏士外属。因其疲餒牵而胜之。

【注释】
①讹言:谣传。

【译文】
汉灵帝熹平二年六月,洛阳的百姓谣传:虎贲寺东面墙壁中有黄人,模样、胡须、眉毛清清楚楚。观看的人有好几万,皇宫里人的都去了,道路阻塞,中断交通。到灵帝中平元年二月,张角兄弟在冀州起义,自称“黄天”。设三十六方,四面八方的人响应。黄巾军将帅众多,朝廷一些官吏士卒做内应。后来是趁他们疲倦而又饥饿,才牵制住他们,把他们打败。

木不曲直
【原文】
灵帝熹平三年,右校别作中,有两樗树,皆高四尺所,其一枝宿昔暴长,长一丈余,大一围,作胡人状,头目鬓须发俱具。其五年,十月壬午,正殿侧有槐树,皆六七围,自拔,倒竖,根上枝下。又中平中长安城西北六七里,空树中,有人面,生鬓。其于《洪范》,皆为木不曲直。

【译文】
汉灵帝熹平三年,右校官署附属工地中,有两株樗树,都高四尺左右。其中一株,短时间内突然长高,高一丈多,周长有一围,长成胡人的模样,头、眼睛、鬓角、胡须、头发都具备。熹平五年十月壬午那天,皇宫正殿的侧边有槐树,周长都有六七围,自行拔出地面倒立,树根在上,树枝在下。另外灵帝中平年间,长安城西北六七里的地方,一棵空树中有人脸的模样,长有鬓发。这在《洪范》一书中,都是木失其本性而为灾害的现象。

洛阳生儿两头
【原文】
灵帝光和二年,洛阳上西门外女子生儿:两头,异肩,共胸,俱前。自以为不祥,堕地,弃之。自是之后,朝廷霿乱,政在私门,上下无别,二头之象。后董卓戮①太后。被以不孝之名,放废天子,后复害之,汉元以来,祸莫逾此。

【注释】
①戮:杀。

【译文】
汉灵帝光和二年,洛阳上西门外有一个妇女生下儿子:两个头,各有肩,共胸脯,都朝着前面。她认为不吉利,生下地就把他扔掉了。从此以后,朝廷昏乱,政权由权臣专断,国君和臣下没有分别,像人有两个头一样。后来董卓杀太后。落下不孝的罪名,放逐废弃天子,后来又害死他。汉朝建立以来,没有超过这样严重灾祸的。

草作人状
【原文】
光和七年陈留济阳、长垣,济阴东郡、冤句、离狐界中路边生草,悉作人状,操持兵弩;牛马龙蛇鸟兽之形,白黑各如其色,羽毛头目足翅皆备,非但彷佛,像之尤纯。旧说曰:“近草妖也。”是岁有黄巾贼起,汉遂微弱。

【译文】
汉灵帝光和七年,陈留郡济阳县、长桓县,济阴郡东郡、冤句县、离狐县境内,路边长草,都成人的模样,拿着刀剑弓箭;有牛、马、龙、蛇、鸟、兽的形状,白的黑的各像它的颜色,羽毛、头、眼睛、脚、翅膀都具备,不是相似,而是特别相像。旧说道:“是草作怪。”这一年有黄巾军起义,汉朝就衰弱了。

嘉会挽歌
【原文】
汉时,京师宾婚嘉会,皆作“魁櫑”,酒酣之后,续以“挽歌”。“魁櫑”,丧家之乐;“挽歌”,执绋相偶和之者。天戒若曰:“国家当急殄悴①,诸贵乐皆死亡也。”自灵帝崩后,京师坏灭,户有兼尸,虫而相食者,“魁櫑”、“挽歌”斯之效乎?

【注释】
①殄悴:同“殄瘁”,困苦。

【译文】
汉朝时候,京城宴客婚庆喜事都要使用魁櫑。饮酒尽兴以后,接着唱挽歌。魁櫑,是丧家的哀乐;挽歌是牵引棺材下葬时互相唱和的哀歌。上天这样告诫说:“国家很快陷入困境,那些时兴的欢乐都要消亡。”自从汉灵帝死亡以后,京城毁灭,每户人家都有兼尸,虫互相咬食。魁櫑、挽歌,这是它的应验吗?

京师谣言
【原文】
灵帝之末,京师谣言曰:“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到中平六年,史侯登蹑至尊,献帝未有爵号,为中常侍段珪等所执,公卿百僚,皆随其后,到河上,乃得还。

【译文】
汉灵帝末年,京城流传歌谣说:“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到了中平六年,史侯刘辩登上天子之位,当时汉献帝还没有封爵号,他们被中常侍段珪等人所劫持。朝廷公卿百官,都跟随在他们后面,一直走到黄河边上,才得到返回。

鹰生燕巢中
【原文】
魏黄初元年,未央宫中有鹰,生燕巢中,口爪俱赤。至青龙中,明帝为凌霄阁,始构,有鹊巢其上。帝以问高堂隆,对曰:“诗云:‘惟鹊有巢,惟鸠居之①。’今兴起宫室,而鹊来巢,此宫室未成,身不得居之象也。”

【注释】
①惟鹊有巢,惟鸠居之:准备好了居所,等待新娘嫁到。语出《诗经·召南·鹊巢》。

【译文】
魏文帝黄初元年,未央宫中有一只小鹰出生在燕巢中,鹰嘴和脚爪都是红色的。到魏明帝青龙年间,明帝修建凌霄阁,开始建造时,就有鹊在上面做窝。明帝以这件事询问高堂隆,他回答说:“《诗经》说:‘鹊做好窝,斑鸠来住。’如今兴建宫室,鹊来做窝,这是宫室未建成,自身得不到居住的象征。”

河出妖马
【原文】
魏齐王嘉平初,白马河出妖马,夜过官牧边鸣呼,众马皆应;明日,见其迹,大如斛①,行数里,还入河。

【注释】
①斛:粮食量器名。

【译文】
魏齐王嘉平初年,白马河出现妖马,晚上经过官府牧场旁边嘶叫,牧场里的马都跟着嘶叫;第二天,看见妖马的蹄印有斛那样大,它走了好几里,才回到河里。

燕生巨鷇
【原文】
魏景初元年,有燕生巨鷇于卫国李盖家,形若鹰,吻似燕。高堂隆曰:“此魏室之大异,宜防鹰扬之臣,于萧墙①之内。”其后宣帝起,诛曹爽,遂有魏室。

【注释】
①萧墙:古代宫室内作为屏障的矮墙。喻内部。

【译文】
魏明帝景初元年,卫国县李盖家有一只燕子,生下一只很大的雏鸟,形体像鹰一样,嘴巴像燕子一样。高堂隆说:“这是魏国的大怪事,应该在朝廷内部提防武勇的大臣。”后来司马懿起事,诛杀曹爽,就掌握了魏国的政权。

谯周书柱
【原文】
蜀景耀五年,宫中大树无故自折。谯周深忧之,无所与言,乃书柱曰:“众而大,期之会。具而授,若何复。”言:曹者,大也。众而大,天下其当会也。具而授,如何复有立者乎。蜀既亡,咸以周言为验。

【译文】
蜀后主景耀五年,皇宫中有一棵大树无故自己折断。谯周对此深感忧虑,他没有议论的机会,就在屋柱上写道:“众多而且庞大,一周年而被兼并。具备而授予人家,怎么会再回来?”意思是说曹氏众多,魏氏庞大。众多而且庞大,是天下将要兼并统一。具备(指刘备)而且授予他人(指刘禅),怎么还会有立为国君的人呢?蜀国不久灭亡,都应了谯周的话。

孙权死征
【原文】
吴孙权太元元年八月朔,大风,江海涌溢,平地水深八尺,拔高陵树二千株,石碑差动,吴城两门飞落。明年权死。

【译文】
东吴孙权太元元年八月朔日,刮大风,江海里的水涌起漫溢,平地上有八尺深的水。大风拔起高陵的树二千棵,石碑略有摇动。吴郡城的两扇大门被风吹落下来。第二年,孙权死了。

孙亮草妖
【原文】
吴孙亮五凤元年六月,交址稗草化为稻。昔三苗将亡,五谷变种。此草妖也。其后亮废。

【译文】
东吴孙亮五凤元年六月,交址有稗草变为稻谷。从前三苗将要灭亡,五谷变种。这是草为妖。后来孙亮被废除帝位。

大石自立
【原文】
吴孙亮五凤二年五月,阳羡县离里山大石自立。是时孙皓承废故之家得复其位之应也。

【译文】
东吴孙亮五凤二年五月,阳羡县离里山有一块大石头自己立起来。这时,孙皓继承衰落的家业,是得到恢复帝位的应验。

陈焦死而复生
【原文】
吴孙休永安四年,安吴民陈焦死,七日,复生,穿冢出乌程。孙皓承废故之家得位之祥也。

【译文】
东吴孙休永安四年,安吴县人陈焦死亡,七天以后又活过来,走出坟墓。这是乌程侯孙皓继承衰落的家业,得到帝位的吉兆。

孙休服制
【原文】
孙休后,衣服之制,上长,下短,又积领五六,而裳居一二。盖上饶奢①,下俭逼,上有余,下不足之象也。

【注释】
①饶奢:富饶奢侈。

【译文】
从孙休以后,衣服的形制,上衣长下衣短。同时,穿五六件上衣,下衣只穿一二条。这大概是上面富饶奢侈,下面贫穷拮据;上面财富有余,下面财富不足的征兆。[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2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商颂·烈祖

先秦佚名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
申锡无疆,及尔斯所。
既载清酤,赉我思成。
亦有和羹,既戒既平。
鬷假无言,时靡有争。
绥我眉寿,黄耇无疆。
约軧错衡,八鸾鸧鸧。
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将。
自天降康,丰年穰穰。
来假来飨,降福无疆。
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武后大享昊天乐章

唐代佚名

大阴凝至化,真耀蕴轩仪。德迈娥台敞,仁高姒幄披。
扪天遂启极,梦日乃升曦。
瞻紫极,望玄穹。翘至恳,罄深衷。
听虽远,诚必通。垂厚泽,降云宫。
乾仪混成冲邃,天道下济高明。闓阳晨披紫阙,
太一晓降黄庭。圆坛敢申昭报,方璧冀展虔情。
丹襟式敷衷恳,玄鉴庶察微诚。
巍巍睿业广,赫赫圣基隆。菲德承先顾,祯符萃眇躬。
铭开武岩侧,图荐洛川中。微诚讵幽感,景命忽昭融。
有怀惭紫极,无以谢玄穹。
朝坛雾卷,曙岭烟沉。爰设筐币,式表诚心。
筵辉丽璧,乐畅和音。仰惟灵鉴,俯察翘襟。
昭昭上帝,穆穆下临。礼崇备物,乐奏锵金。
兰羞委荐,桂醑盈斟。敢希明德,聿罄庄心。
樽浮九酝,礼备三周。陈诚菲奠,契福神猷。
奠璧郊坛昭大礼,锵金拊石表虔诚。
始奏承云娱帝赏,复歌调露畅韶英。
荷恩承顾托,执契恭临抚。庙略静边荒,天兵耀神武。
有截资先化,无为遵旧矩。祯符降昊穹,大业光寰宇。
肃肃祀典,邕邕礼秩。三献已周,九成斯毕。
爰撤其俎,载迁其实。或升或降,唯诚唯质。
礼终肆类,乐阕九成。仰惟明德,敢荐非馨。
顾惭菲奠,久驻云輧。瞻荷灵泽,悚恋兼盈。
式乾路,辟天扉。回日驭,动云衣。
登金阙,入紫微。望仙驾,仰恩徽。
收藏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商颂·那

先秦佚名

猗与那与!置我鞉鼓。
奏鼓简简,衎我烈祖。
汤孙奏假,绥我思成。
鞉鼓渊渊,嘒嘒管声。
既和且平,依我磬声。
於赫汤孙!穆穆厥声。
庸鼓有斁,万舞有奕。
我有嘉客,亦不夷怿。
自古在昔,先民有作。
温恭朝夕,执事有恪,
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扫描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 2019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