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五

作者:干宝

王道平妻
【原文】
秦始皇时,有王道平,长安人也,少时与同村人唐叔偕女,小名父喻,容色俱美,誓为夫妇。寻王道平被差征伐,落堕南国,九年不归,父母见女长成,即聘与刘祥为妻,女与道平,言誓甚重,不肯改事。父母逼迫,不免出嫁刘祥。经三年,忽忽不乐,常思道平,忿怨之深,悒悒①而死。
死经三年,平还家,乃诘邻人:“此女安在?”邻人云:“此女意在于君,被父母凌逼,嫁与刘祥,今已死矣。”平问:‘墓在何处?”邻人引往墓所,平悲号哽咽,三呼女名,绕墓悲苦,不能自止。平乃祝曰:“我与汝立誓天地,保其终身,岂料官有牵缠,致令乖隔,使汝父母与刘祥,既不契于初心,生死永诀。然汝有灵圣,使我见汝生平之面。若无神灵,从兹而别。”言讫,又复哀泣逡巡。
其女魂自墓出,问平:“何处而来?良久契阔②。与君誓为夫妇,以结终身,父母强逼,乃出聘刘祥,已经三年,日夕忆君,结恨致死,乖隔幽途。然念君宿念不忘,再求相慰,妾身未损,可以再生,还为夫妇。且速开冢,破棺,出我,即活。”平审言,乃启墓门,扪看。其女果活。乃结束随平还家。
其夫刘祥闻之,惊怪,申诉于州县。检律断之,无条,乃录状奏王。王断归道平为妻。寿一百三十岁。实谓精诚贯于天地,而获感应如此。

【注释】
①悒悒:忧郁,愁闷。
②契阔:久别。

【译文】
秦始皇时,有个叫王道平的,是长安人。他年少时,与同村人唐叔偕如花似玉的女儿(小名叫父喻)订有婚约。不久,王道平被征兵役去了前线,后来流落南方,九年没有回家。父喻父母看见女儿已经长大成人,王道平又不知生死,便将她许配给了刘祥为妻。父喻虽不情愿,但父命难违,只得作罢。出嫁之后的三年中,她一直精神不定,闷闷不乐,常常想念王道平,终因抑郁而死。
父喻死后三年,王道平回到了家中。他问乡邻:“这个女子如今在哪里?”乡邻告诉他:“这女子的心在你身上,却被父母逼迫嫁给了刘祥,现在已经死了。”王道平问:“她的坟墓在哪里?”乡邻就引他去了墓地。王道平泣不成声,反复呼叫父喻的名字,绕着坟墓痛哭哀叹,感情不能控制。他对着坟墓祝祷说:“我和你曾对天地起誓,厮守终身。哪里料到官差缠身,造成你我长久分离,致使你父母逼你嫁给刘祥。我们不能实现当初的心愿,已生死永别。但是你如能显灵,就让我再见一次你生前面容;如没有神灵,我们就从此分别了。”说完,他又痛哭不止。
过了一会儿,父喻的灵魂从坟墓中出来,问王道平:“你从哪里来?你我分别这么久了。我曾与你盟誓结为夫妻,相伴终身。父母强逼,被迫嫁给刘祥。出嫁三年,日夜都在思念你,终含恨而死,被隔离在阴间。不过念你旧情不忘,心存安慰,我的身体没有损坏,能够复活,重新结成夫妻。要赶快挖开坟墓打开棺材,启出我,我就能活过来了。”王道平考虑了一会儿,就挖开了墓门,用手试探父喻的身体,父喻果然活了过来。于是父喻整理修饰了一番后,两人一道回家了。
刘祥听说后,十分惊异,就去州县官府申诉。官府审理此案时,查找不到符合断案的法律条文,只好照录案情,上报朝廷。朝廷判决父喻给王道平做妻子。后来,夫妻二人均活了一百三十岁。这实在是他们的忠贞不移感动了天地,得到了这样的好报。

贾文合娶妻
【原文】
汉献帝建安中,南阳贾偶,字文合,得病而亡。时有吏,将诣太山司命,阅簿,谓吏曰:“当召某郡文合,何以召此人?可速遣之。”
时日暮,遂至郭外树下宿,见一年少女独行,文合问曰:“子类衣冠,何乃徒步?姓字为谁?”女曰:“某,三河人,父见为弋阳令,昨被召来,今却得还,遇日暮,惧获瓜田李下之讥,望君之容,必是贤者,是以停留,依凭左右。”文合曰:“悦子之心,愿交欢于今夕。”女曰:“闻之诸姑:女子以贞专为德,洁白为称。”文合反复与言,终无动志。天明,各去。
文合卒已再宿,停丧将殓,视其面,有色,扪心下,稍温,少顷,却苏①。
后文合欲验其实,遂至弋阳,修刺谒令,因问曰:“君女宁卒而却苏耶?”具说女子姿质,服色,言语,相反覆本末。令入问女,所言皆同。乃大惊叹。竟以此女配文合焉。

【注释】
①苏:苏醒。

【译文】
汉献帝建安年间,南阳郡人贾偶,字文合,生病死亡。他刚死,阴间的小吏就把他带到泰山,司命查看生死簿后,对鬼吏说:“应当召另一个郡的文合,为什么召这个人?赶快把他送回去。”
这时天已黑了,贾文合就到城外树下过夜。他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单身夜行,就问道:“看你穿戴,像是大户人家的女子,怎么单身步行呢?敢问小姐姓名?”女子说:“我是三河人氏,父亲现任弋阳县令。昨天被鬼召来,今天又放我回去,虽然天已经黑了,因担心招来瓜田李下的嫌疑,所以只得夜行赶路。看你的样子,一定是贤良之人,因此停留下来,在你旁边,也有所依靠。”文合说:“你这样想,我很高兴,希望今天晚上就和你结为夫妻。”女子说:“姑姑们说,女子以贞节专一为美德,以纯洁清白为宝贵。”文合反复要求,女子始终没有动摇,天亮各自离去。
文合断气已经两天了,停丧将要殓尸时,看他脸上还有血色,摸他心窝里也还有点温度,过了一会儿,他居然苏醒了过来。
后来,文合想验证这件事的真实性,就到弋阳,送上名帖拜见了县令。他问县令:“您女儿真是死后又苏醒过来的吗?”然后详细地讲述了他所见女子的容貌特点、衣服颜色,以及他们对话的全部情形。县令进去问女儿,女儿所说和文合的讲述完全相同。县令大为惊叹,最后将女儿许配给文合为妻。

方相脑
【原文】
汉建安四年二月,武陵充县妇人李娥,年六十岁,病卒,埋于城外,已十四日。
娥比舍有蔡仲,闻娥富,谓殡当有金宝,乃盗发冢求金,以斧剖棺。斧数下,娥于棺中言曰:“蔡仲!汝护我头。”仲惊,遽便出走,会为县吏所见,遂收治。依法,当弃市。娥儿闻母活,来迎出,将娥回去。
武陵太守闻娥死复生,召见,问事状。娥对曰:“闻谬为司命所召,到时,得遣出,过西门外,适见外兄刘伯文,惊相劳问,涕泣悲哀。娥语曰:‘伯文!我一日误为所召,今得遣归,既不知道,不能独行,为我得一伴否?又我见召在此,已十余日,形体又为家人所葬埋,归,当那得自出?’伯文曰:‘当为问之。’即遣门卒与户曹相问:‘司命一日误召武陵女子李娥,今得遣还,娥在此积日,尸丧,又当殡殓,当作何等得出;又女弱,独行,岂当有伴耶?是吾外妹,幸为便安之。’答曰:‘今武陵西界,有男子李黑,亦得遣还,便可为伴。兼敕黑过娥比舍蔡仲,发出娥也。’于是娥遂得出。与伯文别,伯文曰:‘书一封,以与儿佗。’娥遂与黑俱归。事状如此。”
太守闻之,慨然①叹曰:“天下事真不可知也。”乃表,以为:“蔡仲虽发冢为鬼神所使;虽欲无发,势不得已,宜加宽宥。”诏书报可。
太守欲验语虚实,即遣马吏于西界,推问李黑,得之,与黑语协。乃致伯文书与佗,佗识其纸,乃是父亡时送箱中文书也。表文字犹在也,而书不可晓。乃请费长房读之,曰:“告佗:我当从府君出案行部,当以八月八日日中时,武陵城南沟水畔顿。汝是时必往。”
到期,悉将大小于城南待之。须臾果至,但闻人马隐隐之声,诣沟水,便闻有呼声曰:“佗来!汝得我所寄李娥书不耶?”曰:“即得之,故来至此。”伯文以次呼家中大小,久之,悲伤断绝,曰:“死生异路,不能数得汝消息,吾亡后,儿孙乃尔许大!”良久,谓佗曰:“来春大病,与此一丸药,以涂门户,则辟来年妖疠②矣。”言讫,忽去,竟不得见其形。至来春,武陵果大病,白日皆见鬼,唯伯文之家,鬼不敢向。费长房视药丸,曰:“此‘方相’脑也。”

【注释】
①慨然:感慨貌。
②疠(lì):瘟疫。

【译文】
汉献帝建安四年二月,武陵郡充县妇人李娥,年已六十岁,生病死亡,被埋葬在城外,已有十四天了。
李娥的邻居蔡仲,听说李娥很富有,心想随葬品中应有金银珍宝,就去偷偷挖开坟墓盗窃金银。他用斧头砍劈棺木,刚劈了几斧头,李娥在棺材里喊道:“蔡仲,你不要劈到我的头!”蔡仲当即吓得惊慌不已,慌忙逃离墓地,谁知恰巧被县吏撞见,当即拘捕。依照律例,盗墓者应当被处死并陈尸街头示众。李娥的儿子知道母亲复活,就来把母亲接回家了。
武陵太守听说李娥死而复生,召见她询问这件事的具体情况,李娥详细讲述了经过:“听说被司命错召,到时会放回来。我被放回来后,走到西门外,遇到了表兄刘伯文,都很惊讶,伤心落泪,互相问候。我告诉他:‘伯文,我一时被误召,现在被放回去了,但我不认识回去的路,不能自己回去,能不能为我找一个伴?我被召到这里已有十多天了,身躯已被家里埋葬了,怎么样才能从坟墓里出来?’伯文说:‘我替你打听一下。’伯文马上派门卒去询问户曹:“司命一天错召了武陵李娥,现在得以遣返,但她在此已有时日,该怎么出去呢?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一个人独行?她是我表妹,希望能妥善安置她。”户曹回答说:‘现在武陵西边的男子李黑,也要被放回去,可以为她作伴。同时叫李黑去告诉李娥的邻居蔡仲,让他去挖出李娥。’这样我就得以出来。与伯文分别时,他说:‘有一封信,捎给我的儿子刘佗。’我就和李黑一起回来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太守听了,十分感慨,说:“天下的事,真是无法理解。”于是他向上奏请:“蔡仲虽然掘墓是真,但是鬼神差遣,即使他不想去挖,情势也不允许,因此,应该宽恕。”皇帝下诏批复同意赦免蔡仲。
太守还想验证李娥所说的真实性,就派遣马吏到西边去查找李黑,经询问,李娥所说与李黑所说一致。于是顺便带回刘伯文给刘佗的信。刘佗认得那信纸确是自己父亲死时陪葬的箱子中的文书,上面的文字还在,但信却读不懂,就请费长房来读。信上说:“告诉佗儿,我要随泰山府君办案外出,会在八月八日中午时,在武陵城南水沟旁稍作停留,到时你一定要去那里。”
到了那天,刘佗带领全家大小在城南等候。一会儿,刘伯文果然出现了,只听见隐隐约约有人马过来的声音。走到水沟边,就听见有人喊道:“刘佗过来,你收到我让李娥捎的信了吗?”刘佗说:“正是得到信,才来到这里的。”刘伯文依次呼唤家中大小,见面很久,都还在悲伤,他说:“死和生在不同的世界,不能时常知道你们的消息。我死后,儿孙竟然有这么多人了。”又过了很久,他对刘佗说:“明年开春将流行病疫,给你们一颗药丸,把它涂在门上,就能避免明年的病疫疠气了。”说完后,突然离去,始终没有见到他的形体模样。到了第二年春天,武陵县果然疾病流行,白天都能见到鬼,只有刘伯文一家鬼不敢去。费长房看了刘家的药丸说:“这是驱疫的方相的脑髓。”

史姁神行
【原文】
汉,陈留考城,史姁,字威明,年少时,尝病,临死,谓母曰:“我死,当复生。埋我,以竹杖柱于瘗①上,若杖折,掘出我。”及死,埋之柱,如其言。七日,往视,杖果折。即掘出之,已活。走至井上,浴,平复如故。
后与邻船至下邳卖锄,不时售,云:“欲归。”人不信之,曰:“何有千里暂得归耶?”答曰:“一宿便还。”即书,取报以为验。实一宿便还,果得报。
考城令江夏鄄贾和姊病,在邻里,欲急知消息,请往省之。路遥三千,再宿还报。

【注释】
①瘗(yì):埋葬。

【译文】
汉陈留郡考城县人史姁,字威明。他年轻时曾经生过大病,临死时,对母亲说:“我死后会复活,埋葬我后,要在我的坟上竖着插一根竹杖。如果竹杖折断了,就把我挖出来。”他死后,家人在埋葬他时就照他所说在坟上竖了根竹杖。第七天,当家人去看时,竹杖果然折断了,当即就把他挖了出来。史姁复活后,跑到井边洗澡,恢复得像往常一样。
后来他和乡邻乘船到下邳卖锄头,还没有卖完,他说想回家一下再来。邻人不相信,说:“这里离家有千里,怎么能很快就回去呢?”他回答说:“一夜就回来了。”邻人就给家里写了书信,让他带回去,并要求带回信,以作为验证。果然,他一夜就回来了,而且带来了邻人家里的回信。
考城县令贾和,是江夏郡鄄县人,他姐姐在家乡生了重病,他急于了解姐姐的病情,便请史妁去看望。三千里的路程,史姁两夜就回来报告了情况。

社公贺瑀
【原文】
会稽贺瑀,字彦琚,曾得疾,不知人,惟心下温,死三日,复苏。云:“吏人将上天,见官府,入曲房①,房中有层架,其上层有印,中层有剑,使瑀惟意所取;而短不及上层,取剑以出门,吏问:‘何得?’云:‘得剑’。曰:‘恨不得印,可策百神,剑惟得使社公耳。’”疾愈,果有鬼来,称社公。

【注释】
①曲房:密室。

【译文】
会稽人贺瑀,字彦琚。他曾经得了病,不省人事,只有心窝还稍有温热,死了三天后又苏醒过来。他说,鬼吏把它带上天,拜见了官府,进入一间密室,室内有一层层的架子,上层放着印,中层放着剑,叫他随意取一件。他个子矮小,够不着上层,只能从中层取出了剑。看门的小吏问他取到什么,他说:“取得剑。”门吏说:“很遗憾,没有取到印。印可以驱使所有神,剑只能行使社公的权力而已。”贺瑀病好后,果然有一个鬼来,自称是社公。

戴洋复活
【原文】
戴洋,字国流,吴兴长城人,年十二,病死。五日而苏。说:“死时,天使其酒藏吏授符箓①,给吏从幡麾,将上蓬莱、昆仑、积石、太室、庐、衡等山,既而遣归。”
妙解占候,知吴将亡,托病不仕,还乡里。行至濑乡,经老子祠,皆是洋昔死时所见使处,但不复见昔物耳。因问守藏应凤曰:“去二十余年,尝有人乘马东行,经老君祠而不下马,未达桥,坠马死者否?”凤言有之。所问之事,多与洋同。

【注释】
①符箓:符节和簿箓的统称。

【译文】
戴洋,字国流,是吴兴郡长城县人。他十二岁时,生病死了,五天后又活了过来。他说:“我死后,天帝任我为酒藏吏,授予符节簿箓,派给随从卒吏和旗帜,引我到了蓬莱、昆仑、积石、太室、庐山、衡山等名山,接着又把我送了回来。”
戴洋擅长占卜测算,预知东吴将亡国,他托病不做官,回家乡去了。走到濑乡,经过老子祠庙,这些都是戴洋当年在阴府时出使到过的地方,只是看不到当时的那些东西了。于是他问守藏应凤:“说是距今二十多年前,曾经有人骑马往东走,经过老子祠没有下马,结果还没有走到桥上,就从马上掉下来摔死了,是否真有这事?”应凤回说有。所询问的事,多数都与戴洋曾经经历的相同。

颜畿托梦
【原文】
晋咸宁二年十二月,琅琊颜畿,字世都,得病,就医,张瑳自治,死于张家。棺敛已久。家人迎丧,旐①每绕树木而不可解。人咸为之感伤。引丧者忽颠仆,称畿言曰:“我寿命未应死,但服药太多,伤我五脏耳。今当复活,慎无葬也。”其父拊而祝之,曰:“若尔有命,当复更生,岂非骨肉所愿;今但欲还家,不尔葬也。”旐乃解。
及还家,其妇梦之曰:“吾当复生,可急开棺。”妇便说之。其夕,母及家人又梦之。即欲开棺,而父不听;其弟含,时尚少,乃慨然曰:“非常之事,自古有之;今灵异至此,开棺之痛,孰与不开相负?”父母从之。乃共发棺,果有生验,以手刮棺,指爪尽伤,然气息甚微,存亡不分矣,于是急以绵饮沥口,能咽,遂与出之。将护累月,饮食稍多,能开目视瞻,屈伸手足,不与人相当,不能言语,饮食所须,托之以梦。
如此者十余年。家人疲于供护,不复得操事;含乃弃绝人事,躬亲侍养,以知名州党。后更衰劣,卒复还死焉。

【注释】
①旐(zhào):引魂幡。

【译文】
晋咸宁二年十二月,琅琊人颜畿(字世都),生了病,到医生张瑳那里治病,死在了张家。尸体装进棺材好久了。颜家人去迎丧,引魂幡老是缠在树上解不开,人们都为死者悲伤。引丧的人忽然跌倒在地上,自称颜畿,说道:“我本不该死,只是服药太多了,损伤了我的五脏六腑而已。今天我就会复活,千万不要埋葬了。”颜畿的父亲抚摸着他说:“如果你能复活过来,这不正是亲人们希望的吗?现在只想要你回家,不会埋葬你。”引魂幡这才解开。
回到家里,当天夜里颜畿的妻子梦见他说:“我要复活了,赶快打开棺材。”他妻子第二天就对人说了这事。那天夜里,他母亲和家人又梦见他叫开棺材,就想立即去打开棺材,但是他父亲不答应。他弟弟颜含,当时年纪还小,但他却很有主见地说:“出乎常规的事,自古就有。现在既然神灵有显示,那么棺材开与不开的后果,哪一个损失更大呢?”父母听从了他的意见,一起去打开了棺材。果然颜畿有活着的迹象,他用手抓棺材,手指全都有伤,但是气息还是很微弱,是生是死还不能确定。于是父母急忙用汤水滴入他的口中,他能往下吞咽,就把他抬出了棺材。护理调养了几个月后,饮食慢慢增多,也能睁开眼睛张望,手脚也能伸屈,但不能与人正常交流,不能说话,想吃什么东西,就托梦告诉家人。
像这样过了十多年,他家里人都为护理他而忙碌,不能做其他事。他弟弟颜含则完全不管其他事,专门护理伺候哥哥,为此在全州都很有名。后来颜畿身体更加衰弱,最终还是死了。

婢埋尚生
【原文】
晋世,杜锡,字世嘏,家葬而婢误不得出。后十余年,开冢祔葬,而婢尚生。云:“其始如瞑目。有顷,渐觉。”问之,自谓:“当一再宿耳。”初婢埋时,年十五六,及开冢后,姿质如故。更生十五六年,嫁之,有子。

【译文】
晋代人杜锡,字世嘏。他家丧葬时,误将一个婢女留在坟墓里没有出来。十多年后,他家里要将另一个死者合葬在这个墓里,挖出墓,发现那个婢女还活着。她说:“开初就像是在睡觉,过了一会儿就慢慢醒来。”问她觉得过了多长时间,她说,也就是一两天而已。当初婢女被埋时,有十五六岁,到开墓时,面容气色跟原来一样。又过了十五六年,她出嫁还生了孩子。

冯贵人
【原文】
汉桓帝冯贵人,病亡;灵帝时有盗贼发冢,三十余年,颜色如故,但肉小冷;群贼共奸通之,至斗争相杀,然后事觉。后窦太后家被诛,欲以冯贵人配食。下邳陈公达议:“以贵人虽是先帝所幸,尸体秽污,不宜配至尊。”乃以窦太后配食。

【译文】
汉桓帝的妃子冯贵人因病死亡。到汉灵帝时,有几个盗墓者挖开了冯贵人的墓穴。埋葬已三十多年,她的容颜气色和生前一样,只是身体稍微有一点冷。那几个盗贼都要奸污尸体,闹得互相争斗砍杀,然后事情败露了。后来窦太后家被诛族,准备用冯贵人去袝祭帝庙。下邳人陈球提出异议:“冯贵人虽是先帝宠幸的妃子,但现在她的尸体已经污秽,不配用来祭祀尊贵的先帝。”于是就用窦太后祔祭帝庙。

广陵大冢
【原文】
吴孙休时,戍将于广陵掘诸冢,取板,以治城,所坏甚多。复发一大冢,内有重阁,户扇皆枢转可开闭,四周为徼道,通车,其高可以乘马,又铸铜人数十,长五尺,皆大冠,朱衣,执剑,侍列。灵坐皆刻铜人。背后石壁,言:殿中将军,或言:侍郎,常侍,似公侯之冢。破其棺,棺中有人,发已班白,衣冠鲜明,面体如生人。棺中云母,厚尺许,以白玉璧三十枚借尸。兵人辇共举出死人,以倚冢壁;有一玉,长尺许,形似冬瓜,从死人怀中透出,堕地;两耳及孔鼻中,皆有黄金,如枣许大。

【译文】
三国吴景帝孙休时候,守边将士在广陵挖开很多坟墓,取出棺木做成模板来建筑城墙。有许多棺木已腐朽无用。又挖开了一个大墓,墓内有多重房室,门扇都设有转轴,能打开关闭,四周还有道路,能通过车辆,它的高度,可以容纳人骑在马上。还有数十个铜人,高五尺,都是头戴大帽,身穿红衣,手持刀剑,分别守卫在灵位两旁。铜人背后的石壁上都刻着官职,有的是殿中将军,有的说是侍郎、常侍,像是公侯的坟墓。剖开棺木,里面的尸体头发花白,衣帽色彩鲜明,面容和身体像活人一样。棺木里铺设了一尺来厚的云母石,尸体下垫着三十枚白玉璧。兵士们抬出尸体,将它靠在墓壁上,有一块长约一尺,形似冬瓜的玉石从死人怀里滑出来,掉在地下。尸体的两个耳孔和鼻子里都塞有像枣子大小的黄金。

发栾书冢
【原文】
汉广川王好发冢。发栾书冢,其棺柩盟器,悉毁烂无余;唯有一白狐,见人惊走;左右逐之,不得,戟伤其左足。是夕,王梦一丈夫,须眉①尽白,来谓王曰:“何故伤吾左足?”乃以杖叩王左足。王觉,肿痛,即生疮,至死不差。

【注释】
①须眉:胡子眉毛。

【译文】
汉代广川王喜欢发掘坟墓。在发掘栾书的坟时,他的棺材盟器,全都毁坏腐烂了,只有一只白色的狐狸,看见人就惊慌地逃跑了。广川王手下的人去追赶它,没追上,只是用戟刺伤了它的左脚。这天晚上,广川王梦见一个男人,胡须眉毛全白了,来对广川王说:“为什么要刺伤我的左脚?”说完便用手杖敲击广川王的左脚。广川王感到肿胀疼痛,当即生了疮,一直到死都没有痊愈。[下一章>>]  [返回目录▲]

干宝

干宝

干宝,生卒年不详,东晋新蔡(今河南省新蔡县)人,字令升。著述颇丰,主要有《周易注》、《五气变化论》、《论妖怪》 、《论山徙》、《司徒仪》、《周官礼注》、《晋记》、《干子》、《春秋序论》、《百志诗》、《搜神记》等。其祖父干统,三国时为东吴奋武将军都亭(今湖北恩施)侯,父干莹,曾仕吴,任立节都尉,迁居海盐。干宝自小博览群书,晋元帝时担任佐著作郎的史官职务,奉命领修国史。后经王导提拔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除精通史学,干宝还好易学,为撰写《搜神记》奠定基础。► 2篇诗文

猜您喜欢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大雅·假乐

先秦佚名

假乐君子,显显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干禄百福,子孙千亿。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旧章。
威仪抑抑,德音秩秩。无怨无恶,率由群匹。受福无疆,四方之纲。
之纲之纪,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塈。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郊庙歌辞。祭汾阴乐章。太和

唐代王晙

於穆圣皇,六叶重光。太原刻颂,后土疏场。
宝鼎呈符,歊云孕祥。礼乐备矣,降福穰穰。
复制
背诵 赏析 注释 译文

题梅妃画真

唐代李隆基

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
霜绡虽似当时态,争奈娇波不顾人。
复制

诗词秀

关注教你赏诗词

© 2018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