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出自清代纳兰性德的《摊破浣溪沙》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私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赏析
  从“已化萍”、“记前生”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这是一首悼亡之作,是纳兰写给亡妻卢氏的。以悼亡为基调的词作,感情是凄婉哀伤的,风飘絮、雨打萍、莲藕都是一些萧条、衰败的景象,纳兰以风絮飘残、化萍暗示妻子已不在人世,以藕断丝连说明人虽已逝,深情犹在。二天人永隔,生死相错,正是人生之大悲痛,哀伤之情跃然纸上。

  《传灯录》中记:“有一省郎梦至碧崖下,一老僧前烟穗极微。老僧对他说:这是你的结愿香,烟存而你已是第三生了。第一生明皇时建南安巡抚官;第二生宪皇时西蜀书记;第三生即是今生。”“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正是在叮嘱妻子不要忘记这一生的夫妻情份,要她再点一柱结愿香,好在来世不忘旧情、再续前缘。

  美满的姻缘似乎总惹天妒,在最幸福的时候常常会遭遇打击。总希望幸福的时光就停留在那一刻,可是年华似水,昨日的光彩早已不在。愈是想念,便愈是幽怨,下片便由怀念转为直抒胸中的哀怨。可是当初的美满,当初的幸福让天公红了眼?可是因为过去的恩爱致使如今丧了姻缘?

  若早知太幸福会让彼此不能白头偕老,或许也不至于在今日空留苦恨,偷滴断肠泪。其实纳兰的感慨是无用的也是无力的,假如再重来一次,我想容若与卢氏定还是那般恩爱,他们定还是会有一段幸福的时光。

  细读这样的词作,总会让我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哀伤萦绕周身,无处排遣,难以用言语形容。容若,你已在三生石上记下了这份感情吧,想再延续这份感情。你偷零的泪又暗含了多少伤痛、苦悲,可曾让你稍稍释怀……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最著名词人之一。其诗词“纳兰词”在清代以至整个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彩夺目的一席。他生活于满汉融合时期,其贵族家庭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虽侍从帝王,却向往经历平淡。特殊的生活环境背景,加之个人的超逸才华,使其诗词创作呈现出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风格。流传至今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众多代表作之一。

猜您喜欢

十年重见,依旧秀色照清眸。

扫码关注公众号,精选诗文每周推送。

扫码下载

古诗文网客户端

扫码关注

诗词秀公众号

© 2020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