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元鼎的词集

作者:夏元鼎

夏元鼎

沁园春(和吕洞宾)

大道无名,金丹有验,工夫片时。似婴儿娇俊,不离门户,盈盈姹女,缓步深帏。二八当年,黄婆匹配,隔碍潜通势似危。须臾见,见灵明宝藏,一点星飞。
其时。似执躬圭。深保护阴阳造化儿。转南辰北斗,回风混合,雷轰雨骤,只许天知。梦幻浮生,天长地久,云路著鞭休要迟。金不坏,合朋合德,三教同归。


沁园春(和张虚靖)

太极才分,鸿_凿破,云收雾开。见曦魂蟾魄,升沈昼夜,光含万象,机应丹台。火里栽莲,水中捉月,两个人人暗去来。鹊桥畔,任传神送气,巽户轰雷。
微哉。火候休猜。无师授徒劳颜闵材。问从头下手,收因结果,争魂夺命,何处胚胎。小法旁门,幸勤一世,谩道修真不惹埃。争如我,水晶宫里,独步琼阶。


沁园春

敢隐默,不敢戏传,始以小词,庸谢雅意
天下江山,无如甘露,多景楼前。有谪仙公子,依山傍水,结茅筑圃,花竹森然。四季风光,一生乐事,真个壶中别有天。亭台巧,一琴一鹤,泥絮心田。

不须块坐参禅。也不要区区学挂冠。但对境无心,山林钟鼎,流行坎止,闹里偷闲。向上玄关,南辰北斗,昼夜璇玑炼火还。分明见,本来面目,不是游魂。


水调歌头

其胎息注想之迷,因与酬唱水调歌头于后。
采取铅须密,诚意辨妍媸。休教错认,夺来鼎内及其时。二物分明真伪,一得还君永得,此事契天机。记取元阳动,妙用在虚危。

法寅申,行子午,总皆非。自然时节,梦里也教不属精津气血,不是肺肝心肾,真土亦非脾。言下泄多矣,凡辈奈无知。


水调歌头(十之二)

要识刀圭诀,一味水银铅。驴名马字,九三四八万千般。愚底转生分别,刬地唤爷作父,荆棘满心田。去道日以远,至老昧蹄筌。
譬如人,归故国,上轻帆。顺风得路,夜里也行船。岂问经州过县,管取投明须到,舟子自能牵。悟道亦如此,半句不相干。


水调歌头(十之三)

耳目身之宝,固塞勿飞扬。存无守有,中间无念以为常。把定玄关一窍,视听尽收归里,坎兑互堤防。寤寐神依抱,形气两相忘。
圆陀陀,光烁烁,貌堂堂。分明真我,罔象里全彰。此即非空非色,自是本来面目,阴鼎炼元阳。出世真如佛,余二莫思量。


水调歌头(十之四)

真一北方气,玄武产先天。自然感合,蛇儿却把黑龟缠。便是蟾乌遇朔,亲见虎龙吞啖,顷刻过昆仑。赤黑达表里,炼就水银铅。
有中无,无中有,雨玄玄。生身来处,逆顺圣凡分。下士闻之大笑,不笑不足为道,难为俗人论。土塞命门了,去住管由君。


水调歌头(十之五)

律应黄钟候,天地尚胚浑。腾腾一气,家园平地一枝春。下手依时急采,莫放中宫芽溢,害里却生恩。火候精勤处,加减武和文。
定浮沈,明主客,别疏亲。真铅留汞,造化合乾坤。此是身中灵宝,谁信龙从火出,二八共成斤。些子希夷法,只在弄精魂。


水调歌头(十之六)

擒得铅归舍,进火莫教迟。抽添沐浴,临炉一意且防危。只为婴儿未壮,全藉黄婆养育,丁老共扶持。火力频加减,外药亦如之。
汞生芽,铅作祖,土刀圭。火生于木,炎盛汞还飞。要得水银真死,须待阴浮阳伏,杂类降灰池。用铅终不用,古语岂吾欺。


水调歌头(十之七)

要蹑天仙步,金丹是法身。不知谓气,须还识后自然真。大道从花孕子,点出个中阴魄,乌兔合阳魂。北斗随罡转,天地正氤氲。
采依时,炼依法,莫辞勤。立跻圣域,从此脱沈沦。夜气正当过半,龙虎自然蛰动,势欲撼乾坤。片饷工夫耳,庄算八千春。


水调歌头(十之八)

神气精三药,举世没人知。气随精化,镇常神逐气无归。心地不明天巧。业识更缠地网,背却上天梯。今古多豪杰,生死醉如泥。
树头珠,潭底日,显金机。两般识破,性命更何疑。活捉金精入木,炼就当初真一,方表丈夫儿。信取玄中趣,端的世间稀。


水调歌头(十之九)

闻道不嫌晚,悟了莫悠悠。过时不炼,今生乌兔恐难留。些子乾坤简易,不问在朝居市,达者尽堪修。火候无斤两,大药本非遥。
守旁门,囚冷屋,望升超。迷迷相授,生死不相饶。未识先天一气,孰辨五行生克,不向眼前求。试道工夫易,福薄又难消。


水调歌头(十之十)

我有一竿竹,偏会取根源。从来汲水桔槔,直挈上西天。不许常人著手,管定竿头先折,提桶落寒泉。拨得机关转,北斗向南看。
仗回风,乘偃月,勿波澜。麻姑此日,西北见张骞。选佛妙高峰顶,饮罢醍醐似醉,独坐玩婵娟。水湛月明处,太极更无前。


西江月

道,金鱼要换金丹,龟龄鹤算不知年,子其勉之,当遇赤城人矣。后于祝融峰遇圣师,指迷金丹大道,果应存无守有,顷刻而成之妙。乃知十余年间钻冰取火,盲修瞎炼,今一得永得,实在目前。因足前梦,为《西江月》调,以纪其实,并简同行。林质父。质父见和,意谓有道无丹,当求画前大易,遂与酬唱十首于后。
四十修真学道,金鱼要换金丹。龟龄鹤算不知年。行满身冲霄汉。

此事希夷玄奥,功参造化难言。眼前有药耀山川。好把元阳修炼。


西江月(十之二)

面目本来是道,阴阳造化成丹。骑牛寻犊不知原。真是三家村汉。
古圣立言设象,后人得象忘言。且如乾画必三川。舍此如何烹炼。


西江月(十之三)

太一画前是道,全凭龙虎成丹。九还七返保长年。好个逍遥闲汉。
日诣金门玉殿,青衣引赞无言。回风混合万神安。功向虚无中炼。


西江月(十之四)

举世沈迷大道,傍门小法求丹。咽津纳气等成仙。真个无知痴汉。
何异雄鸡抱卵,梦同哑子交言。阴阳非类隔天渊。总是盲修瞎炼。


西江月(十之五)

不死谷神妙道,杳冥中有还丹。坤牛乾马运无边。却是修行真汉。
脱去名缰利锁,金童玉女传言。工夫片饷彻玄关。水火从教法炼。


西江月(十之六)

大隐居尘奉道,衰颜能返朱丹。要须有主种三田。方免驱驰淮汉。
天下江山第一,昆仑景胜何言。希夷妙处集真仙。默默重帘修炼。


西江月(十之七)

万里担簦访道,要知一点灵丹。日乌月兔在朝元。岂在迢迢云汉。
罔象求珠易得,离明契后难言。五金八石是虚传。争似阳修阴炼。


西江月(十之八)

达磨西来说道,十年面壁安丹。争知水火不交煎。因果谩成罗汉。
仰箭射空力尽,依然坠地何言。虚空拶破强参禅。肯把金丹烧炼。


西江月(十之九)

几载鸡窗求道,费他兔楮铅丹。经书子史尽蹄筌。鹿走徒嗟秦汉。
百代兴亡瞬息,徒留纸上陈言。谁知太始道常存。乌兔仙家修炼。


西江月(十之十)

行处青牛引道,飞来鹤顶呈丹。谈玄玉局在西川。此日方当龙汉。
千载寂寥吾道,可怜平叔多言。画蛇添足悟真篇。付与谁人修炼。


水调歌头

尽性之道。愿方为世唾弃,曷能明子贡不传之旨。荷来诚既切,竟以诞圣于北方壬癸之位,为水调一词以谢,并呈乡人赵抚干季清、周提干达道,幸反求之有余师矣
三三乾妙画,佑圣诞弥辰。北方壬癸,水生于坎产元精。一数先天有象,元始化生相应,灵气属阳神。寿永齐天地,万物尽回春。

说龟蛇,名黑杀,蕴深仁。阴中阳长,要知害里却生恩。此意宜参造化,正是金丹大道,不在咽精津。富贵公方逼,肯问出人伦。


水调歌头

光诸丹经以质难。意初未释,凡辨问数十条,乃噤不语,垂首怅然而去。后忽具信香誓状,谓历江、淮、闽、浙,拜师几百,不识向上玄关,觉今是而昨非。不知其所觉何事,谬赠以水调一词。有天台郭应昌、仪真胡尧咨、徐勋、金陵赵拱、湖湘唐纯素预焉
人身藏宇宙,乌兔走西东。昼舒夜卷,不拘春夏与秋冬。存想非心非肾,吐纳非精非气,子午谩行功。一点真灵宝,混合自回风。

感婴儿,交姹女,爱丁公。黄婆匹配,一时辰内上仙宫。恍惚无中有象,阳火阴符密契,大道属鸿_。火候能调理,天地与无穷。


西江月(答王和父送□错认水酒)

甘露醴泉天降,琼浆玉液仙方。一壶馥郁喷天香。麹蘖人间怎酿。
要使周天火候,不应错认风光。浮沈清浊自斟量。日醉蓬莱方丈。


西江月(送腊茶答王和父)

万汇阳春吐秀,争如雀舌含英。先天一气社前升。啖出昆仑峰顶。
要得丁公煅炼,飞成宝屑窗尘。蜜脾神用脱金形。送与仙翁体认。


贺新郎(和刘宰潜夫韵)

天上神仙路。问谁能、超凡入圣,平虚交付。三岛十洲无限景,稳驾鸾舆鹤驭。更驯伏、木龙金虎。造化小儿真剧戏,炼阳精、要戴乾为父。须定力,似愚鲁。
三旬一遇交乌兔。便丹成、天长地久,桑田变否。四象五行攒簇处,全藉黄婆真土。无私授、人多胡做。堪叹红尘声利客,向花朝月夕寻妆妇。应不解,乘槎去。


满江红

人世何为,江湖上、渔蓑堪老。鸣榔处,汪汪万顷,清波无垢。_乃一声虚谷应。夷犹短棹关心否。向晚来、垂钓傍寒汀,牵星斗。
砂碛畔,蒹葭茂。烟波际,盟鸥友。喜清风明月,多情相守。紫绶金章朝路险,青蓑箬笠沧溟浩。舍浮云、富贵乐天真,酾江酒。


满庭芳

久视长生,登仙大道,思量无甚神通。正心诚意,儒释道俱同。虽是无为清净,依然要、八面玲珑。朝朝见,日乌月兔,造化运西东。
黄婆能匹配,天机玄妙,朔会相逢。正三旬一遇,消息无穷。不待存心想肾,非关是、打坐谈空。君知否,灵明宝藏,收在水晶宫。

夏元鼎

夏元鼎[约公元1201年前后在世]字宗禹,永嘉(今浙江永嘉)人。南宋时期人。► 64篇诗文

复制
© 2018 古诗文网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